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高陵揭秘(六)


□ 袁祖亮

  六、东汉之葬制与二号墓中之文物
  
  首先我们来看一下东汉时期的葬制。《后汉书》志第六《礼仪下》注引《汉旧仪》云:“天子即位明年,将作大匠营陵地。用地七顷,方中用地一顷。深十三丈,堂坛高三丈,坟高十二丈……”曹操是死的前一年建造坟墓的,虽然没有明载占地面积的数目,但从曹《遗令》中“广为兆域使足相容”的记载看,与《汉旧仪》中的记载相符。两汉帝陵深十三丈,而二号墓深十五丈,约合汉制三十四点五尺(汉1尺=0.23米)。占地七百亩的陵地,除了皇帝之墓穴外,“余地为西园后陵,余地为婕妤以下,次赐亲属功臣”(《后汉书》志第六《礼仪下》注引《汉旧仪》)的记载也与建安二十三年(二一八)六月曹操《令》中所述内容相符。《令》云:凡诸侯居左右以前,卿大夫居后。据上可知,陵区的安排是这样的:皇后、婕妤及其亲属葬在帝穴之左右。诸侯葬在帝穴的前方,卿大夫葬在帝穴的后方,规制虽然是这样安排,高陵及其周围的布局是否如此还未得到证实。死于黄初二年的甄妃,即汉明帝的母亲,葬在帝穴之东,即西门豹祠以东今京广铁路东侧。曹操非常喜爱的那位天才少年曹冲,十三岁亡故,曹丕称帝后将其迁葬高陵,并追谥为邓哀侯。按规制应葬在帝穴之前方,即今高陵之东面,因未探察,至今还未得到证实。
  关于地面的殿寝建筑问题,当初高陵是有殿寝建筑的,只是到文帝黄初三年(二二二)才废。高陵当初的殿寝建在何方呢?我们不妨了解一下东汉诸陵殿寝方位便可推测。《后汉书》志第六《礼仪下》注引《古今注》载,光武帝原陵:寝殿、钟皆在周垣内。明帝显节陵:寝殿、园省在东。园寺吏舍在殿北。章帝敬陵:寝殿、园省在东。园寺吏舍在殿北。和帝慎陵:寝殿、园省在东,园寺吏舍在殿北。殇帝康陵:寝殿、钟在行马中,因寝殿为庙,园吏寺舍在殿北。安帝恭陵:石殿、钟在行马内,寝殿、园吏舍在殿北。顺帝宪陵:石殿、钟在司马门内。寝殿、园省寺吏舍在殿东。冲帝怀陵:为寝殿行马,四出门,园寺吏舍在殿东。质帝静陵:寝殿、钟在行马中,园寺吏舍在殿北。从以上东汉诸帝的陵地设计来看,绝大多数皇帝的寝殿在墓穴之东,园寺吏舍在殿北,而没有在西和南的方位者。据此,我们可作为参考将来寻找高陵殿寝及园寺吏舍的位置所在。
  曹操高陵的发掘报告,目前还未发表,墓中文物情况见诸报端的有:《河南日报》二○一○年元月二日刊出的题为《曹操墓发掘背后的故事》,该报记者陈茁的另一篇报道——《我省召开曹操高陵考古发现说明会——多位专家回应社会质疑》,《河南法制报》二○○九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所刊《曹操高陵惊现安阳》,《大河报》二○○九年十二月三十日刊出的题为《曹操墓没发现墓志很正常》的文章,《人民政协报》二○一○年一月四日刊出黄震云先生的署名文章——《安阳发现的曹操墓遗物真伪解读》。上述诸家报道,墓穴中出土二百五十余件文物,刻铭石碑六十余件。还有铁甲、铁剑、水晶珠、玛瑙珠、石圭、石璧、金、银、铜、玉、古漆、陶、云母、带钩、玉珠、黄豆、刀尺……有六件刻有魏武王常用格虎大戟等铭文,为圭形。慰项石为警方收缴之物,亦刻有魏武王之名。《后汉书·礼仪下》所载东汉帝王陵墓中按规定所下之明器和物品,共计四十九种二百五十件(个),其中不少是瓦器,说明这时的丧葬制度逐步由奢侈向节俭转变。二号墓出土文物现在正在修复整理中,待报告整理出来后可做对比。其实《晋书》卷二十《礼中》中已有概括性结论:“古者,天子诸侯葬礼粗备,汉世又多改变,魏晋以下世有改变,大体同汉之制。”《后汉书》志第六《礼仪下》注引《汉旧仪》曰:“帝崩:以珠……诸衣衿敛之。凡乘舆衣服,已御辄藏之,崩皆以敛。”又注引《礼稽命徵》曰:“天子饭以珠,以玉。诸侯饭以珠,以璧。卿大夫、士饭以珠,以贝。”以上的礼制规定,饭和已穿过的衣服都要随葬恐怕是必不可少的,这在高陵的发掘过程中已得到进一步的证实。
  在二号墓随葬品中,除礼制规定的种类数量之外,还有凸显个性的地方,那就是“魏武王常所用格虎大戟”之类的物品。
  曹操、曹丕父子平时酷爱打猎,《三国志·魏书·武帝纪》载光和(东汉灵帝年号)末:“黄巾起,拜骑都尉,讨颍川贼,迁为济南相。国有十余县,长吏多阿附贵戚,赃污狼藉,于是奏免其八。禁断淫祀,奸宄逃窜,郡县肃然。久之,徵还为东郡太守,不就,称疾归乡里。”注引《魏书》曰:“……太祖不能违道取容,数数干忤,恐为家祸,遂乞留宿卫,拜议郎,常托疾病,辄告归乡里,筑室城外,春夏习读书传,秋冬弋猎,以自娱乐。”同书注引《魏武故事》载建安十五年十二月己亥令曰:“……故以四时归乡里,于谯东五十里筑精舍,欲秋夏读书,冬春射猎,求底下之地,欲以泥水自蔽,绝宾客往来之望……”曹操才力过人,箭法超群,“手射飞鸟,躬禽猛兽,尝于南皮一日射雉获六十三头”(《三国志·魏书·武帝纪》注引《魏书》)。曹丕在打猎的兴趣和能力方面堪谓青出于兰而胜于兰。《三国志·魏书·文帝纪》注引《典论》曹丕《自叙》说,在初平(汉献帝年号)之初时,天下大乱,当时他才五岁,曹操教其学射箭,六岁而知射,又教他骑马,八岁而能骑射。曹操每次出征的时候,他常从。建安初年时,曹操征荆州,到宛城,张绣降,结果旬日而反。“亡兄孝廉子修,从兄安民遇害,时余年十岁,乘马得脱。夫文武之道各随时而用,生于中平之季,长于戎旅之间,是以少好弓马,于今不衰。逐禽辄十里,骑射常百步。日多体健,心每不厌。建安十年,始定冀州,、貊贡良弓,燕、代、献名马。时岁之暮春,勾芒司节,和风扇物,弓燥手柔,草浅兽肥,与族兄子丹(曹真)猎于邺西。终日手获獐鹿九,雉兔三十。”可见其打猎的本领非同寻常。《全三国文》卷二十有王朗《谏文帝游猎疏》云:“近日车驾出临捕虎,日昃而行,及昏而返。违警跸之常法,非万乘之至慎也。”有趣的是一次打猎时的简短对话,闪念间决定了他立太子的意念。《三国志》卷三《明帝纪》注引《魏末传》曰:“帝常从文帝猎,见子母鹿,文帝射杀鹿母,使帝射鹿子。帝不从,曰‘陛下已射杀其母,臣不忍射杀其子’,因涕泣。文帝即放弓箭,以此深奇之,而树立之意定。”三国时期,生态与今日大相迥异,人烟稀少,群鹿残食生苗,处处为害,如荥阳周围数百里内,岁略不收。但魏国令苛,杀禁地鹿者身死,财产没官。大臣高柔上疏称:“今禁地广轮且千余里,臣下计无虑其中有虎大小六百头,狼有五百头,狐万头。使大虎一头三日食一鹿,虎一岁百二十鹿,是为六百头虎一岁食七万二千头鹿也。使十狼日共食一鹿,是为五百头狼一岁共食万八千头鹿。鹿子始知生,未能善走,使十狐一日共食一子,比至健走一月之间,是为万狐一月共食鹿子三万头也,大凡一岁所食十二万头。其雕鹗所害,臣置不计,以此推之,终无从得多,不如早取之为便也。”(《三国志·魏书·高柔传》注引《魏名臣奏》)也就是谏其放宽政令。从上所引可见,当时虎狼之多,既要满足先父打猎的嗜好,又要防止父亲不让虎伤,曹操高陵墓中怎能缺少“格虎大戟”之类的武器呢?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10年第11期  
更多关于“高陵揭秘(六)”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