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波湖谣(短篇小说)


□ 陈世旭

  满子

  分家

  装完最后一车棉花秆子,日头已经下去很久了。给友义做对手的满子把牛车赶到大路上,忽然说:

  "你一个子赶回去吧。我去把先头丢下的那半垅麦种完。"

  前年暑假从高中毕业回来的满子,眨眼间已经像同他上下年纪的人一样,成了一个大黑皮佬。因为皮黑,眼亮得像两盏灯。茸毛胡子底下,一口牙齿白得像玉,声音也变老了,像鸭公叫。

  儿子是到用他独立的名义承包的责任田里去。友义怅怅地看着他宽宽的肩头一耸一耸地在还没拔倒的棉林里消失,忽然觉得心里有些酸酸的:最小的儿子也这么大了。儿子大了.离娘老子就远了。

  牛车嘎然发出一声响动。套在轭里的牛有些不耐烦了。友义一怔,回转身,用巴掌在牛背上轻轻地拍了一把——他拿着牛鞭,但从来不用。牛后腿股上的皮肉像触电似的颤动了一下。然后,棉花秆子堆得像半座山一样高的牛车就巍巍地移动起来。响起了车轴和车底摩擦发出的时而尖锐,时而沉闷的巨大声音。响声断断续续,传得很远。

  友义在车旁跟牛并排走着。莫说是实车,就是空车,他也决不坐。他怜惜牛,觉得牛是世上唯一应该同人一样看重的活物。庞大的、高过人头的车轮在他身后缓缓地滚动。车轮是用近二寸厚的硬木板完整地拼起来的一个巨圆。没有辐。车辋外包着一层厚厚的铁箍,在沙质很重的路面上碾出许多深深的槽。隔不几远,那些槽就连成一片,成了个低洼。乡政府已经决定,一旦凑齐了资金,就要把这条横贯全洲的大路铺上沥青。到那时候,将禁止这种牛车在这条路上通行。尽管这样,分农具的时候,友义还是要了这驾车。儿子们极力反对:这是蠢事。分农具是抓阉的.哪个都怕这驾车落到自己名下。这种牛车早就被各种各样的胶轮车排除了。许多人笑友义。他不在乎。这驾车土改时分到他名下,合作化时入了股,也一直是他赶。老实说,他是喜欢。他喜欢这种笨拙的牢靠扎实:喜欢这种迟缓、稳重、有力的节奏;喜欢这种直径将近一尺的车轴不时发出的悠远的、让头皮发麻的声响。他过了大半辈子,他走路的步子,也是这样沉重、缓慢、实靠实的。

  有朝一日有这样一驾车,曾经是他上辈和上上辈的梦想。他们曾经是那样在暗中眼红这驾车子的原主。那一家的家道一直很兴旺,五代同堂,一直没有分家。

  友义实现了老辈子的梦想。他希望这驾车在他手上带来同样的福气。不论世事如何变化,这个念头在心里牢牢地扎了根,任什么也拔不去。

  谁能想到,在他一把骨头还十分硬扎的时候,会眼睁睁地看着他一手操持起来的家四分五裂呢?

  车轴发出一声声刺耳的锐响。友义心疼地回头看了一眼车毂:"车轴该上油了。"这驾车在他手上从来都是油光水滑的。人家两年给牛车打一次桐油,他一年打一次。可是去年秋后,他不但没有给牛车打桐油,连给车轴上香油也老是忘记。腊月里.几个儿子到底同他分了家。很长一段日子,他心里都是空落落的,走起路来脚底下像踩着棉花。

  前面的路变得暗起来。路两边没有落尽叶子的树枝,在半空中模糊一片。

  "夜了。"友义想。他摸到粗大的车柄是湿漉漉的,在下露水了。牛车前后的路上,都看不到一个人。入夜时的寒气很重,友义打了个寒噤。刚才装车时汗湿的背脊开始作冷。

  本来,该是有一大帮人跟着这辆车回家的——老婆,三个儿子,两个媳妇。他心心念念的就是一家人在一起,吃口薄薄粥,享个清清福。家一分就鸡也飞了蛋也打了。

  满子是三个儿子里闹分家最起劲的一个。

  "你是怕吃了亏啊?"老大、老二帮老子的腔:"莫忘记了,你读书读到高中,是哪个供你的。"

  满子说,"我是为大家好。"

  "好个鬼!"

  友义气不过,一力弓敲到满子头上。

  先是老大挖了老子的腰包,去同老婆娘家人合伙做生意,结果蚀得两手空空。后来是老二认定老大吞了那笔钱,天天跟友义大吵大闹。闹不出结果就三天两头往城里跑。有一次,城里来电话,让乡政府去领人。他在城里赌输了钱又拿不出,叫人家打得半死。两个媳妇,不是今天这个用帕子缠头不能上工,就是明天那个要带伢子上医院。一家人好不容易头齐脚齐地下了地,可是,不到半上午,老大、老二和他们的媳妇就不见了影。四下一寻,几个人正在棉花林里抹纸牌。

  友义只能气得哼.气得跳脚,气得抛石头打天。

  满子并不同情老子.友义到了断黑还不肯喊收工,他就唱:

  日头落西往下丢,

  叫声老板把工收。

  路上行人歇了店,

分享:
 
更多关于“波湖谣(短篇小说)”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