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黄金书


□ 陈元武

  一、黄金
  
  它黄灿灿的,精致、细腻,油脂一般光亮润泽。古印加人认为,黄金是太阳的光芒在大地上凝结成的固体物,是太阳的一部分,因此,它是不灭的、永恒的。古希腊人喜欢黄金,在死亡者的遗体眼睛上盖着两块金币,然后让遗体在熊熊的大火中化为一缕青烟,最后,金币与骨骸的灰烬融为一体,这样,他就可以回到阿波罗的神殿。特洛伊城的王子帕里斯喜欢上希腊斯巴达王麦尼劳斯的妃子海伦,并拐跑了她。就因为海伦有一头黄金一般灿烂的金发,以及有着月亮一般皎好的面庞,爱琴海一般深蓝的眼睛。他用准备给阿波罗的神圣祭器之一,黄金做成的酒杯和马车架,给了海伦,结果招来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并最终导致特洛伊城的陷落。
  古希腊人喜欢黄金,崇拜黄金,认为只有高贵的神才会拥有和太阳一样颜色的黄金。在印尼古帕劳族里,有将黄金嵌入肉体的传统,他们认为,正因为肉体是肮脏的,污秽的肉体需要黄金来洗涤,只有永恒不变的黄金,才会让人的灵魂永远不会老去,即使是死亡之后,在幽暗的地狱里,因为有黄金发出的光芒,恶鬼和厉灵才不敢靠近和伤害他。黄金几乎成为人类共同的喜爱。
  在公元前六世纪,孔子在鲁国的杏坛上给学生讲课。出身于贵族名门的学生子贡怀里突然掉下一块金饼,引起了学生们的一场小小的骚动。孔子说,君子普遍都爱财和好色,但未见有比爱财和好色更喜欢道德的修养。学习的目的就是改变这种喜好,抑制自己的喜好是一个人是否具备为国家效力的首要条件之一。人一旦能够视黄金如粪土了,那么,他就不会贪婪,也就不会被行贿者引入歧途。所以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黄金被富贵者引为专用品,普通老百姓哪怕是拥有丁点的黄金,便不免骄矜于色。黄金马、白玉堂,多么富丽堂皇的排场啊!可是,普通人眼里,那只是一个梦想。古时有个叫乐羊的人,在路上拾到一饼金子,他喜形于色,心里高兴得不得了。匆匆回来并告诉了自己的妻子,妻子却面露忧色,她说,读书人哪里会贪来路不明的财物呢,一旦喜欢不义之财,就会变得不思上进,就是将来做了官,也一定会贪污受贿,下场一定很惨。乐羊很惭愧,就捐金于野。黄金成色,神仙们也喜欢黄金。于是,学道的人就喜欢炼仙丹。据说有道行的学仙者,会将普通的铅和汞炼成金和银。秦始皇就上了方士的当了,他给了方士很多金银铅汞,结果却什么也没炼出来。他还让一个叫徐福的人给大大地耍了一回,白白送上几千童男童女和无数财货去寻找什么海外仙山,结果是一去不返。他知道上当了,只是将没来得及跑掉的方士杀了,而且是悄悄的,不敢声张。
  道家认为,天下至阳者为太阳,金属中至阳者为黄金,至阴者为太阴星(即月亮),物中至阴者为汞液。黄金纯阳之色,能克万物,五行中属金,音行商,西方为金位,四季中秋季为金,古代凡是刑斩死囚,通常都在秋后执行。就因为秋天属杀,能阻止那些死囚的亡魂来追索搅扰。家宅中置金物以避邪祟,《阅微草堂笔记》里有一则鬼贪财的故事,看了让人好笑:一鬼到金铺里索财,掌柜的让他纠缠得无法安生,就想了个办法,让他和一小块金子一起过秤,如果他比金子重,那就奉上那块金子。结果,鬼挑了一块最沉的金子,让掌柜的将自己和金子过秤比重。鬼想:自己是鬼,设个神通,想要多重就有多重。正暗喜,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那金子比山还沉,自己当然比不过金子了。天平的一端高高翘起,鬼摔了个大屁墩。掌柜就用那块金子压住鬼,鬼再也无路可逃,化为一只丑陋的癞蛤蟆。小时候,我姥姥家境殷实,姥爷做过国民党的保长。家里有一些碎散的金银,姥姥临终之时,将自己的一只金扳指给了母亲,算是留念之物。那金扳指也就是几钱重,让姥姥经年摩挲得光亮可鉴。姥姥交代我母亲:这物件可以避邪保平安,小孩子若是生病了,让将它揣在孩子的怀里,病魔就会钻进扳指窟窿里出不来了。姥姥总是认为小孩的魂魄不太强健,不像大人,阳气重,鬼物不敢靠近。孩子阳气弱,得有金子镇住邪煞。后来,不知道是怎么搞的,竟将扳指摔坏了,一头摔瘪了,怪模怪样的,母亲再也不让我们摸它了。
  《山海经》里说:西方有山,终年烈焰蹈空,其下有金银铅汞无数。西王母派使者监守,有喷火巨兽叫藿疏,形如马,赤鬣而独角。据说,太阳每天落下,即栖于此山中。西王母用这里的黄金筑成宫殿,用白银做成床榻和屋里的物品。餐饮汞汁,食白玉屑。天下至富,无可过此。《本草纲目》里说:金屑,辛,平,有毒。镇精神、坚骨髓,通五脏邪气,服之神仙。疗小儿惊伤五脏,风痫失志,镇心安魂……以箔入丸散服,破冷气,除风。《礼记》中说:周制:三公及王侯犯罪当诛,可允许吞金自尽。就是吃金块,金块沉重,虽然刚下喉时软滑,入腹则沉重,坠坏五脏。吞金者先是失志,就是迷失意识,然后在沉睡中无痛苦死去。富贵人家的大小姬妾如果一时想不开,也是吞金自尽。如《红楼梦》里尤二姐受不了王熙凤的冷折磨,就吞金自尽了。而尤三姐则因为柳湘莲变了心而拔剑自刎,一个死得窝囊,但死得无痛苦,无声无息,另一个则血溅榴裙,死得刚烈而轰然,如男儿战场上的英勇行为。尤三姐的性格从她的死法上就可明了——宁可死,不受枉屈。脂砚斋评说:如此刚烈女子,虽须眉尤难及也!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