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手铐上的蓝花花


□ 吴克敬

  授奖辞:
  高歌一曲信天游,新旧两个“蓝花花”。深厚的地域文化,浓郁的陕北风情,奇幻的故事结构,冷峻的批判精神,构成了《手铐上的蓝花花》独特的艺术魅力。陕北女子跌宕的生命际遇、执着的人生追求和天然的高洁人性,像黄土地上的民歌,感人肺腑,动人心魄。
  
  1
  致死夫命的阎小样从监所的铁门里走出来了。
  纵然她是一个罪犯,纵然她在森严的监所里关押了很长时间,纵然冷冰冰的手铐箍在她的手腕上,她却还是那么出类拔萃,还是那么理直气壮,还是那么风情万种……头顶上,明晃晃的太阳光,照着一步步走来的阎小样,让前来押解她的青年民警宋冲云顿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丽!
  宋冲云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他难以相信,如此美丽的女子,怎么能够致死她的夫命?但他知道,这是事实,一个不容怀疑的事实呢,神圣的法律已经作出了公正的判决,死缓二年,宋冲云今天押解阎小样,就是要到省城西安的女子监狱服刑去了。
  按捺不住激烈跳动的心,让穿着警服的宋冲云十分无奈。
  宋冲云在心里无声地警告自己,要自己不要心跳。他是来提杀人犯的,他要把致死夫命的阎小样押解到省女子监狱去服刑的。他努力地压抑着自己那颗狂跳的心,但他却很无奈,怎么都压抑不住,感觉呼呼激跳的心,像是一颗火红的子弹,就要从喉咙眼里弹射出来了。没有办法,他俊朗的一张脸,不由自主地红了起来。
  赶在这个时候,谷又黄来到了监所的门口。
  谷又黄接受了任务,是和宋冲云一起押解阎小样的。
  与监所的管理人员进行交接,是一个必须的程序。宋冲云从押送阎小样出来的监管人员手里接过一份档案袋,抽出装在其中的档案纸,依着规定的程序问话了。
  宋冲云的声音是公事公办的,他问:你叫什么?
  阎小样接受了许多次的提审,对这个程序已经相当熟悉了。她很干脆地回答:我是阎小样。
  宋冲云接着问:年龄?
  阎小样接着回答:20岁。
  宋冲云又问:所犯罪行?
  阎小样又答:致死夫命。
  原以为在这枯燥单调的交接程序里,宋冲云的脸色能够恢复正常,但是没有,他的脸还红着,像是一个正发高烧的病患者一样红着。
  敏感的谷又黄,非常清楚地看见了宋冲云的红脸。
  谷又黄知道宋冲云为什么脸红。汉子嘛,见不得姿色艳丽的女子,特别是艳丽的却又犯了罪的女子。这一点,在公安队伍里滚爬了两年的谷又黄见得多了。她发现,自觉不自觉的,汉子警员在面对漂亮女子罪犯时,很有那么点儿怜香惜玉的情怀,表现就总是心慈手软了。她谷又黄就不,绝对不,纵然是个美如天仙的女犯,到了她的手里,该咋办就咋办,决不会下不了手,动不了颜色。好像是,她与犯罪的女子,天生是一对仇敌。譬如眼前,不就是个致死夫命的罪犯吗,还臭美个啥?理直气壮?风情万种?瞧着好了,看咱谷又黄怎么收拾你!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手铐上的蓝花花”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