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偷窥中的异化


□ 王 童

  一个女性作者以男主人公的身份自我叙述所偷窥到的一些事物与情感的私密处,是乐瓅小说的一个文本特征。虽说作者以男主人公“我”的身份来叙述、阐释、剖析,但“他”所窥视到的也几乎都是女性视角的空间,可以说作者是在借这种角色的转换,用另一个窥镜在展示着自己。这样来看,乐瓅小说中的男主人公“我”只不过是一个符号而己。在角色的转换中乐瓅的小说带有一种异性恋、同性恋和自恋倾向。他偷窥别人的生活,不自觉中又陷入了被偷窥的境遇。乐瓅小说《翡翠镯》的情节设置,常使我想起意大利著名作家莫拉维亚一篇不足三千字的短篇小说的内容:一个患有夜游症的男人总在半夜起来去跟踪一个红衣女郎,结果跟踪来跟踪去,被跟踪者却原来是自己的妻子。我有幸在20多年前采访过这位现己去世的、曾担任过国际笔会主席的老作家。记得当时我就问过他,他小说中为什么老有人生如梦如鬼魂这种情结呢?他回答说是法西斯主义造成的,在墨索里尼时代,罗马的街道与甬巷里就常常会有鬼魂出现,法西斯就是鬼魂。而实际上,莫拉维亚在墨索里尼时代很走红,有一种说法,正因为有此瓜葛,他才没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而莫拉维亚在采访中又极力把法西斯的鬼魂扯出来,很有可能在为自己开脱,把鬼魂附体解释成法西斯主义对自己的侵蚀。
  显然,乐瓅的小说达不到莫拉维亚作品的那种深度,也无那么强的哲学思考。但人性人生不可知,难以把握的一面则是心结暗通的。小说从我见到姑娘手腕上戴的翡翠手镯开始,到再次见到它结束,看上去是一种巧合,但却也是一种必然。这个在网上经常同自己约会的“女巫赛琳娜”却同自己一样是有心理疾病的人。他们相互用匿名刺探着对方,激怒着对方的同时又抚慰着对方:傍晚的时候,长安街清风徐徐,我听见那尊鸽子雕塑里有风铃在响;看到了,女巫、妖怪、老狐狸,不就是去了趟后海吗?这是典型的网络语言,有着诗意、调侃与讽刺。但这又是在相互不了解真相的虚拟空间里。乐瓅在自己的创作谈里称写博客的人不是自恋就是有偷窥的欲望,这话对了一半。实际上,网络博客上的偷窥,除了偷窥本身还存有一种宣泄情感的欲望。由此,才会出现利用网络诈婚骗情的事。但也许更多的人是在网上的这种偷窥中获得了追求的情感。至于说到现代生活人的偷窥欲,我们完全可以用荣格“我们所接触的世界远不是一个物质的世界,而是一个心理的世界”的哲言来套用。因偷窥本身就存在这个心理世界中。除了网络博客,偷窥还躲藏在电影院中和望远镜以及汽车的玻璃窗里,而也只有在这种偷窥中,人的心理世界才会感到更安全。小说的第一人称有三段心理爱情与欲望。即上学时的女英语老师、美女编辑搭档,还有让他又爱又恨的“女巫赛琳娜”。在这迷离的欲望偷窥中,他老婆却是一个游离在他身外的人。这可说是人的异化。小说结尾处设计的两个女人与一个男人的故事,同两个男人与一个女人的故事,应该说是殊途同归。因无论是心理分析还是心理医治,两个人都要到心理专家马明那里去寻找答案。这就是马克思所定位的一个异化的人,就是在他生活的地方不自在的人。我不知道乐瓅本身是不是这样的人,起码她这篇小说有这种倾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