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叶德辉的两个日本弟子


□ 刘岳兵

叶德辉的两个日本弟子
刘岳兵

在近代社会思想变革的风潮中,湖南是各种势力交汇争夺的一个重要据点。叶德辉(一八六四——一九二七)常常被视为保守派的典型,而且其为人处世也遭到许多非难。但是从学术史上而言,他的业绩不容忽视。而且在现代中日学术交流史上,他也是一个值得关注的人物
叶德辉有两个有名的日本弟子,一个是松崎鹤雄,一个是盐谷温。
松崎鹤雄(一八六八——一九四九),号柔甫、柔父。生于九州阿苏世家,青少年时代曾就读于济济簧、熊本洋学校、长崎镇西学院等名校,后随德富苏峰到东京,随汉学家竹添井井学习《左传》《论语》《诗经》等。一九○八年十二月在西村天囚的推举下作为《朝日新闻》的通信员,随水野梅晓来到长沙,“寓居在陶渊明的远裔、道光年间的政治家、南京总督、以整顿盐政而奏功、任地之民为之建立生祠的陶澍的曾孙家”(杉村英治编、松崎鹤雄:《吴月楚风》,出版科学综合研究所一九八○年版,117—118页)。他先后从王运、王先谦、叶德辉学。首先跟王运学习,据他回忆,是在一九○九年五月入门成为其塾生,“我在其门人中是最贫穷的。中国执弟子之礼要拿很多钱去,少则百元,多则三百元乃至五百元。同父子一样行三拜之礼。王先生说,因为你来自外国,很贫穷,就作为朋友来看待吧。这样,近八十岁的老爷子与三十多岁的我便成了朋友。伙食费三元,我虽然贫穷但是还能够支付”(《柔父随笔》,座右宝刊行会一九四三年版,88页。以下出自该书只注页码)。对王先谦,他说,“我亲炙葵园(王先谦的堂号)八年间,而频频叩其门”(26页)。而对叶德辉,师从的时间长达九年,而且在《湖南的博学叶德辉》等文中以“叶师”相称,将自己归入其“门人”之列。
对叶德辉的学问,他说:“叶师的学问特征在目录学与说文学(文字学)。其著书中所着力的是关于目录的研究及说文研究的资料,但是对音声、音韵也很熟悉。著作中的《六书古微》是根据为我所作的说文学的讲义而整理出版的。还有《读若字考》、《同声假借字考》是门人一同听讲过的。《说文故训》、《说文籀文考证》是叶师得意的著述。”(109—110页)“叶师常常说,将《孟子》与《论语》配合而放入四书(也称“四子书”)、将《大学》《中庸》从《礼记》中抽出而组成四书,这是宋学者的工作,对此非常不满。孟子是战国时诸子之一,因此应该与荀子一起列入儒家诸子中,《大学》《中庸》应放入《大戴礼记》中。我也服膺此说。叶师让我们一起读了《老子》《庄子》《荀子》《孟子》这四子书。叶师精于三礼(《周礼》《仪礼》《礼记》),精通历代掌故、制度,也让门人必须要读。春秋取《左氏传》,以《公羊传》为邪说而加以排斥。”(110—111页)
当时学习的情况,松崎说:“如果我提出问题,(叶师)有时从早到晚忘了看戏,来教我。有时不饮不食来教我,甚至引起我的脑贫血。常常还有我晚上告辞叶府而出时,他说来送我,准备了两台轿子。家人窃窃私语说又去矾石巷(矾石巷是风化场所),轿子并排出门时,叶师低唱着‘我去东来主向西’的俗谣,因此我便坐轿直接回去。”(111页)其“风流”的一面也可见一斑。而在“当我稍微流露出读书懈怠或不买书时,他便会大声地斥责我说:‘没有钱买书的话那么就让自己钻到书籍中去,如果说很忙不能读书,那么小便的时间或吃饭的空闲总有吧。’”(113—114页)“叶师乐于教人,这是受教者之幸。”(《吴月楚风》,61页)

松崎鹤雄在长沙学习,直到一九一九年六月。其间他经历了三四次叶德辉由于口祸笔殃而遭官宪追捕的事情。一九一三年叶德辉在逃难中还赠他一首留别诗,曰:“三年聚首又奔波,岁月催人奈志何。九死关头来去惯,一生箕口是非多。中原羹沸无宁息,王路平陂总折磨。辛辣久成姜桂性,道高奚畏世间魔。”(120页)很能见他的性情。
据松崎记载,与叶德辉过从密切的日本友人有白岩龙平、水野梅晓、永井禾原等,西园寺公望、内藤湖南、岛田翰、盐谷青山、泷川龟太郎、长尾雨山等来直接访问过他,与竹添井井只有书信来往(114页)。
松崎离开长沙之后,在大川周明的推荐下一九二○年到大连的“满铁”图书馆工作。相关情况可参考王若的《嘉业堂未毁之谜》(《图书馆学刊》,一九八七年三月)、《松崎与旅顺库籍整理处》(同上,一九八九年一月)和罗继祖的《内阁满文档案与松崎鹤雄》(《上海高校国情报学刊》,一九九一年第四期)等文章。在满铁期间,仰慕其学德的所谓有志者组织了“柔父会”,请他讲授毛诗、楚辞等,其《诗经国风篇研究》(第一出版社一九三七年版)就是根据这时的讲义编成的。总之,大概很难将他单纯地视为“文化特务”或像一些日本学者那样认为他是“纯学问的人”。一九二八年,其子松崎简加盟日本共产党被捕入狱,后来被保释,又组织“满洲共产党”,因此他也不得不辞去满铁之职。一九四○年受华北交通会社之聘迁到北京,一九四六年结束了三十余年在中国大陆的生活回到日本。历史学家邓之诚写诗为之送别,曰:“年中土思依依,绿鬓来游白首归。从此花开肠应断,落花风里送征。”(《吴月楚风》,287页)
分享:
 
摘自:读书 2007年第05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