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昨日的枪声


□ 杨少衡

  “就这样。”林一新说,“全县震动。”
  “他妈的土匪。”陈排长感叹,“真是该杀。”
  林一新说,吴文龙的血债可不止一笔,商会会长的儿子敢杀,不愿臣服的匪股敢火并,老百姓更不在话下。谁让他看不顺眼,谁就掉脑袋。吴文龙这样的匪首不杀人不行,杀人才能扬威,才管得住土匪,镇得住百姓,独霸一方。
  陈排长说:“现在他到头了。”
  吴文龙临时变卦,更改谈判地点,心怀叵测。这种情况下,陈排长林一新完全可以按兵不动,不予理睬,静观其变。他们也可以赶紧撤离,不跟这个土匪头子再费口舌。但是这样一来就没法完成任务,失去了一次劝降的机会,也不能帮助被困在莲塘的突击队迅速解脱。
  陈排长问林一新:“小林怎么样?怕不怕?”
  林一新不怕。他早说了,土匪的子弹怕他,不是他怕。
  陈排长指定一班长接替自己指挥,让他的战士在小山包上严密警戒,自己与林一新一起,带着一个战士,跟着联络人走下了小山包。
  陈排长带了两支枪,挎一支驳壳,还背了一支美式卡宾枪。
  从小山包到田中央祖厝,他们没有受到阻拦。祖厝周边田间非常空旷,稻子已经收割,稻田里丢着些草把,没见有人。远远山边,有农民吆牛犁地,景象平和。
  他们走进祖厝。几分钟后枪声响彻原野。
  吴文龙没有如约前来会谈,他派了手下一个小头目守在田中央祖厝里,等候解放军谈判代表。小头目手下有七个人,一共八个土匪,分开来散布于祖厝厅堂两 侧,荷枪实弹,把枪口对准上门谈判的这三个人。土匪小头目说,吴司令请解放军长官到北山里做客,有话到那边慢慢说,保证好饭好茶招待。山上有规矩,外人不 能带枪进去,所以委屈三位客人先把枪缴了,谈完出山保证奉还。
  陈排长当即拒绝:“我们不去。说话要算话,让吴文龙来。”
  对方劝告,说吴司令很客气,已经吩咐杀猪摆酒,款待贵客。本县城里城外,没有谁不知道吴司令的脾气,他说怎么样,就得怎么样。解放军长官是外乡人,到此地想必也听说过。大家有话好说,要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别怪吴司令不够意思。
  “吓唬谁啊?他要是不来就算了,不谈,走着瞧。”陈排长冷笑。
  他招呼林一新和身边战士后退,离开祖厝。对方几个土匪一起举枪,对准他们三人。他们三个也一起举枪对准土匪,但是谁都没敢动手。
  土匪小头目说:“长官看清楚了,恐怕由不得你们。”
  双方力量悬殊,对方八杆枪对着,差不多是三个打一个,占有绝对优势。如果不放下武器,乖乖当土匪的所谓“贵客”,进山让吴文龙款待,怕是难逃一死。但是他们手中的这支枪能够缴吗
  这时枪响了,祖厝刹那间变成了战场。
  是林一新开了头枪。事后他承认,下山时陈排长跟他说过,谈判中如果发生意外,需要见机行事,由陈排长指挥,不要轻举妄动。为什么他突然就自己动手了? 不是他发现对方即将发动进攻,需要先发制人,也不是他急中生智寻机突破僵局,他开的那一枪属于意外,几乎相当于走火。双方对峙,高度紧张,手握枪把,一不 留神扣动扳机,子弹就射了出去。
  林一新这一枪打飞了,没有击中土匪一根毫毛,如同他在县政府后山射击破碗的那一匣子弹。这一枪的唯一效果就是引发枪战,土匪一起开火,陈排长和手下战 士迅速卧倒,手中两支卡宾枪同时扫射,祖厝内外顿时子弹横飞,硝烟四起,双方人员东倒西歪。待枪声稍平,林一新回过神时,祖厝里倒了一地。土匪小头目浑身 是血摔在天井里,像是已经断气,另几个土匪倒在地上哼哼,已经失去战斗力,靠门边的三个土匪不见了,是借就近之便逃出祖厝。七八个土匪,居然给两个解放军 打成这样,可能因为他们没估计到解放军以少打多,一时大意了,也因为解放军正规军战斗经验丰富,不是一般土匪能比,他们的卡宾枪也好,扫射起来威力强大, 压住了土匪打一枪拉一下栓的破步枪。但是毕竟实力悬殊,占不了太多便宜,陈排长带来的战士已经倒地牺牲,陈排长自己身中多枪,头上、胸部、腹部都有重伤, 如他事先对林一新的警告,给打成了筛子。
  林一新毫发未损。
  他俯下身子喊叫。陈排长已经说不出话,但是还有气。林一新把他扶起来,靠柱子坐着,自己弯下身子,把后背靠上去,抓住他的双臂搭在肩上,用力一躬身子,把他背了起来。陈排长的身子在林一新的脊背上发抖,林一新喊了一声:“咱们走。”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