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昨日的枪声


□ 杨少衡

  我问他:“要是爷爷不去,我怎么找得到地方?”
  “你去过嘛。”他说。
  “那时候才多大?我哪记得住。”
  这个难不倒他,爷爷早有准备。他给了我一个电话,让我到老家找一个叫郭木鑫的人,那个人知道地方。
  我说,大老远自己一个人开辆车跑回老家扫墓,也太孤单了吧?不妨多叫几个人,一块儿去走走。爷爷年纪大了,动身不便,还有姑姑姑父、表弟表妹不是?没事的都叫上,扫墓加上踏青,权当下乡玩儿。可以吧
  爷爷坚持不要,理由不变,那些人都不姓吴。我的女朋友虽然不姓吴,她可以去,但是要等今后,结婚嫁过来才算。所以这一次委屈一点,让我独自行动。
  事情就这么着了。弥勒佛一锤定音,笑逐颜开。
  清明节前一天,准备动身之际,我又找爷爷试探了一下,说这些天眼见得老人家气色很好,身体状况优良,是不是可以再考虑考虑,大驾亲征,率孙子回乡扫墓?我爷爷依旧那个样子,笑一笑,很神往,但是一口拒绝。
  “还是姓吴的去吧。”他说。
  他特别交代了一件事,我在曾祖父坟前,要叩头。
  我挺吃惊,因为家中一向没有这个习惯,长这么大了,我没给谁叩过头,包括给爷爷这尊弥勒佛。他一向随和可亲,从不向小辈要求大礼。
  “这个业务比较生疏。”我自嘲,“不能放松点吗?”
  他说不行,入乡随俗,乡下人要这个。叩头又不是杂技,没那么难学。土话说,没见过猪拉屎,总见过猪走路。如今电视剧里天天有人叩头,肯定见过的,就那样。
  “其他的还有什么要交代?”我问他。
  没了。除了叩头,其他业务听便,他不管。
  第二天我独自动身前往。清明扫墓属私人业务,不便动用公务车辆,分局里的警车尤其不好动。我找朋友借了辆越野车,该车四轮驱动,上山有力。出省城上高 速,开了三个小时,而后出高速走省道,来到我家乡那座县城。这是我个人材料里记录在案的籍贯地,但是与我没有更多关联,我从未在这里生活过,没有熟人,没 有朋友,没有同学,想不出有谁值得让我一找。十数年前我到过这里,此后再无涉足,这段时间里,这里的变化无疑称得上翻天覆地,到达之后,我发现自己已经找 不到任何一点旧日记忆了。
  我给郭木鑫打了电话,买了袋水果,登门拜访。郭木鑫看起来比我爷爷年纪还要大一点,已经老态龙钟,身体也远不如我爷爷,牙齿基本掉光,头发不剩几根。这家人的景况不太好,他们住在县城边缘,小巷里,旧平房,破家具,满屋子黑洞洞的,透出一股霉味,属于贫困之列。......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