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焚画记


□ 王泽群

  民国初年,岛城很蛰伏过一些清朝的遗老遗少。单说这解放之初的五十年代,就有“四大家”被坊间热议,是谓:孔祥臣的画,孟繁甫的石,庄子奇的文章,墨如蓝的字。徐启明给这四大家三叩头后被收为弟子,果然了得,他的画价高得惊人,一尺少则五千、六千;高的一尺要到数万元。居然是求购者盛。究竟是什么样的经历造就了这样一位传奇的画家呢?
  
   “天淡云闲,列长空数行新雁。御园中秋色斓斑。柳添黄,减绿,红莲脱瓣。一抹雕栏,喷清香桂花初绽。”
  这几句文字,学人曾经著文介绍,说这是写秋景极佳的一支名曲。缘自清代洪升《长生殿•惊变》。但这洪升是抄了白朴的《梧桐雨杂剧》第二折《中吕•粉蝶儿》中的句子呢。只是把“征雁”改为“新雁”,“夏景初残”改为“秋色斓斑”,“坐近幽栏”改为“一抹雕栏”,“玉簪花绽”改为“桂花初绽”。这一改,就把夏改作了秋,盛改作了衰,且秋意浓郁呢。只是学人也批评道:“荷减翠”被洪升改为“减绿”其实是个败笔,“荷减翠”已露田田荷叶于秋风秋露秋雨初怯的意思,且美极;“减绿”?算是什么玩意儿?看不出有什么高明之处来呢。自古文章一大抄。抄得好是妙手回春,抄不好,露了怯,便留人话柄了呢。
  闲时把酒,我们这些一起从小玩尿泥长大的老伙计,偶尔也会扯点儿文化,甚至把酒令规定为“对对子”。起者出上联,应者回下联,这就相当雅了,也就有些文化难度呢。记得有一次老虚调侃我,出了个上联“酒仙色鬼文中子”,徐启明立即回了个下联“侠心义胆世间人”,赢得满堂喝彩!大家逼着老虚连喝了三个满杯。道理是:你想把人家大哥贬个一钱不值,却叫启明这下联,把大哥的为人处事交友写了出来,大哥也是红尘人世冷月关山走过的汉子,仗义着呢。何况,启明将你这上联也托得煌然生彩。个你小子,个小子你!你不好好喝,谁能饶你?
  三杯老烧进肚,酒量不错的老虚,那天醉得也不轻。我虽然感觉徐启明对得有些过誉,但老虚的上联我尤为欣赏,何况众人已起哄了,不妨就随波逐流哈哈哈哈一把罢了。
  
  徐启明,画家也。专攻山水花鸟,金石尤为有名。
  他和后来做了中国美术创作院创作研究部主任的赵建成先生,曾被我们那些从柴达木盆地里返城的“哥们儿”并称为“二青双杰”。“二青”者,青岛,青海也;“双杰”,当是指他们二人才华不相上下,都是出类拔萃之辈。
  说起来,这启明与建成,都是从青岛出发去了青海,再由青海返回岛城之后,才真正出了大名声的。正是那一片戈壁荒滩、冷月边关、大漠孤魂、残堞夕阳……陶冶了他们、磨砺了他们、锤炼了他们,使他们均成大器。他们两位,一个专攻人物,一个专攻山水花鸟。要是从我们这些市井闲人辈看来,两位都是“了得”的人物。但他们的路子,走得绝对不同。建成是一“出山”即惊天下。自第六届全国美展以《铺......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