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云上的树杈


□ 刘 恪

  赤裸的云
  小薇开门时,啊了一声,欲说话,琳琳用手掩住了她。小薇顽皮地指了指里屋,琳琳奔里屋转了一圈,没人。又去几个屋扫了一眼,没人。右手进了小薇房子。薇薇,这么大孩子,桌子上东西掉下来也不捡,看你的内裤晾在椅子上多不好看,应该收到柜子里。汪望钻在小桌子底下擦地板,拾东西,嘴里唠叨。早晨的睡衣还没换,撅着屁股三角裤红粉式如桌边一朵花,琳琳上前作男音摸了摸她屁股,汪妹妹屁股还那么圆,真是让人吞口水。
  该死,有这么戏弄你妈的吗。汪望退出来时,头在桌子棱磕了一下,生生地痛,一看是琳琳,我说是哪个臭丫头呢,来也不吭一声。你这狗——汪望永远是这样,骂人只说头一个字,很羞涩地,那后面是一群狗东西,狗货,狗崽子,狗养的,狗日的等着,或者王,王八,王八日的,王八龟,只是这些词永远站在嗓子眼里,永远也不肯走到牙齿和唇边。汪望拖着琳琳时便把抹布靠在她肩头,琳琳闻到一股怪味,汪望,你就这么待客的。
  哦,哦,不好意思,汪望把抹布扔给了女儿,小薇,洗一下。小薇尖着拇指和食指,拎着抹布去了洗手间。我正想用抹布擦你的臭嘴,你从天上掉下来的,也不打个电话。我来突击检查一下,看看汪望姐屋里是否藏着一个男人。汪望拉着琳琳去厅里,你这狗——哇,我替你说吧,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汪望本想骂狗日的,但终于只能挤出狗货。哇,汪姐也学会骂人了。
  汪望、梅英、琳琳是闺中密友,一块儿从小学厮混大的,琳琳最小。琳琳本名琳娇,自我介绍时总称70年出生,汪与梅都知道她是69年生人。原本仅是渔巷子里卖鱼的鱼婆子。到了网络时代便把自己改为琳琳,或有时自称琳达,见到男人时总不忘了摆弄几下风情。
  汪望说,把梅英叫来,或者我们去,她在一个叫潞花庄的地方住着。我这先收拾打扮一下,她进洗手间,琳琳在外面开始找零食的糕点,水果,啃得苹果咔哧咔哧地响。明天再约梅英,今天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谁呀?汪望脱了睡衣换上入时的裙装。琳琳手晃了晃,去了你就知道了。汪望换好衣服,化了妆,对女儿说,薇薇,妈和你琳琳姨去会朋友,晚上陪你吃饭,钢琴老师一会儿到,中午你们到苏杭园去吃,钱在桌子上。她们俩咚咚地下楼,小停,汪望又返回去,在门边叮咛,薇薇,有陌生人千万别开门。
  啰嗦,每天说上十几遍。薇薇翘着嘴,她冲琳琳摆手,说阿姨再见。薇薇在北京大学附中读书,成绩很好,一点儿也不用汪望操心。可生活却是一团乱糟糟。汪望下楼拐弯打一辆车,她们便出了知春里。
  汪望问,我们去哪儿?琳琳说,大圣路。司机说没有大圣路,只有七圣路。哦,那就去七圣路。
  
  在光与影之间
  七圣路是一条斜街,小巷弯弯曲曲,看着眼晕。汪望在北京住了八年从没听说过,琳琳在前领着,停停走走似乎并不完全陌生。汪望突然问,你来几天了?琳琳说就这几天。汪望明白了。这个鱼婆子不长记性,总是被男人骗,烂仔潘泱府,园林局的老榆头,山东的曲平平,北京的光头警察。每次被骗以后她都撕心裂肺得痛不欲生。这次不知和谁厮混上了。汪望心里有些不高兴。在一栋小楼前停下来,扶着马路牙子上一辆半新的桑塔纳。我不愿去见你的那些烂人。汪望回看一眼,琳琳上前推着她,已经到了,从楼后进门。她们进了四单元的半地下室,推开门,一个男人蒙头躺着,琳琳推推,那人霍然而起。眼泡子盯着汪望,一手去摸眼镜,俩人惊恐万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