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在廊桥上等你(散文)


□ 陈 霁

  1

  那年, 因为迷恋摄影,我高考落榜,索性成天泡在嫂子的照相馆里,帮她打理生意。

  这是一个初春的上午。生意清淡,我百无聊赖。

  这时,一个姑娘出现了。因为街头冷清,她出现的第一时间就被我的目光抓住。她轻快地走在距我百米以内的拐角处,红衣,短发,像日本影星山口百惠,更像我想象中的那些名门闺秀。人在远处,我已经感觉到了她的清纯、优雅,甚至有几分高贵。

  优雅。高贵。这是我在外国小说中经常读到的两个形容词,它们专门配置给名媛贵妇。但在我们这个叫塔水的川西北小镇上,它们却是太高档的奢侈品,让所有的女人都消受不起。成长在东倒西歪烟熏火燎的屋檐下,生活在粗声大嗓的环境中,粗衣粝食,柴米油盐,缺少文化的滋养。这样的土壤显然不适合优雅和高贵的生长。它们只能存活在小镇女人们的想象世界里。因此,现在一个气质有几分优雅和高贵的姑娘,风姿绰约地走在一个古老破败的小镇街头,立刻让我想到了一句唱词: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我在心里默默地喊:林妹妹啊林妹妹,你朝我这里走吧。

  想不到,她真的朝我走来了。不,严格地说是朝我们的“真善美照相馆”走来了。

  她是来照高中毕业证照片的。这就是说,她比我低一个年级。她一口纯正的普通话,也很礼貌。但是她的美丽让她拥有了绝对优势,这种优势在她不经意中成为一种压力,居高临下地压迫着我。我不敢正眼看她,语无伦次,额头冒汗。直到把她领进摄影间,我才慢慢恢复了镇定。

  我让她坐下,依次打开顶灯、轮廓灯、脚灯和侧光灯。这些灯是我忠实的帮手。它们将她严严实实包围、控制。这样,我与她的地位就颠倒过来了。她像一个腼腆而听话的小学生,中规中矩地坐在我画的蓝天白云背景板前面,接受我的指挥。我左手晃动着一枚红薯样的小皮球,头钻进那一团黑布里,把笨重的座式照相机反复推拉摇移,像一个大摄影家。我还通过镜头大胆看她,肆无忌惮。我的目光久久地在她的鹅蛋脸上停留,一寸一寸移动,像占领军趾高气扬地巡逻。柳眉细长,丹凤眼出奇地清澈明亮。微微上挑的眼角,天然地带了几分微笑。她此时的微笑让我轻松,甚至让我感到亲近。我的思维也活泛起来,曾经读过的一首诗,像一只小鸟,在心头轻轻跳跃: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像一朵水莲花

  不胜凉风的娇羞……

  开票的时候,攀谈几句,我知道了,她来自附近山中那个国防科研基地,名叫晓月。

  哦,晓月。对她而言,这是一个恰到好处的词。

  2

  两个月以后的一个星期天,我已经与晓月走在了去廊桥的路上。

  因为她对上次拍的照片满心欢喜,我就顺势鼓动她多照。我使足了力气,为这个爱美的姑娘拍了各式各样的照片:正面、侧面、半侧面;特写、半身、全身;顺光、逆光、侧光、侧逆光;高调、低调。这个星期天拍照,下个星期就取相片,然后再拍。拍照,取照片,循环往复,我与她的联系就得以持续。约她去廊桥拍照,这只是乘着惯性的顺流而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