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灵性来自独立的写作精神


□ 惠 文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是我国政治和经济转型的年代,国家政治和经济的转型,给文学带来了宽松的环境。在这一时期,文学也跟着悄悄地“转型”,从“救救孩子” 的声音开始,到“伤痕文学”之后,文学又开始慢慢地远离意识形态,朝道义、尊严、人性的方向去建构精神的乐园。严格地说,文学不是什么“转型”, 而是偏离之后的重新回归。
  唐佐军先生的系列长篇小说“生于七十年代”写的就是在这种转型的大环境下出生、多元化思想下成长的城市和农村的一群年青人;书中的几个主人公从走出大学校门进入社会后,面临着事业、工作、爱情和生活的选择,在理想与现实不断碰撞的过程中逐渐走向成熟的故事。“生于七十年代”是《与我同飞》、《星光燃亮圣堂山》、《幸福的柴门》系列长篇小说的总称。当我全部读完这三部长篇小说之后,我首先想到的是,相对而言,生于七十年代比生于六十、五十年代的人较为幸福。这种幸福不单指这一代人在成长过程中得到较多物质的获取,更重要的是自我精神的拥有。正因如此,他们性格的形成自然是少有共性多了个性。而我们要读懂这一代人,说得范围确切一点是“生于七十年代” 这一群年青人,我认为,一是要远离习惯审美情绪;二是既要对道义的宽容和理解,又要对尊严的关切和肯定;三是要对人性的审视和剖析。只有恪守这几个方面去解读文本,才能真正地读懂这一代人。值得一提的是,第一部《与我同飞》叙述性爱的情节是最多的,细节袒露没有传统的含蓄。他们把性爰看作是动物本能之间的需要,不存在道义的责任。后来我辗转在想,也许正是这一代人个性张扬和真诚的表白或宣泄。在此,我们不能不赞叹作者的才华和灵性,洞察这一代人内心世界信奉的生活真谛;并能成功运用一种独立的艺术,不在乎自已具有术语水准一类的零碎,而在乎文本具有一个富丽的人性存在。从这一角度上看,个人本位的人道主义视野下的传统思想在演变,可见,这需要一种独立的写作精神才能够完成。作者初涉文坛,致以系列长篇小说问世,其起点是很高的,值得我们认真地关注。
  
  一
  
  系列长篇小说“生于七十年代”, 我认为最值得推崇的是:没了“三性”理论的尴尬,多了真实生活的再现。作者本身就是生于七十年代的人,他也像他书中的人物一样,心灵没有什么顾忌,没有“写而优则仕” 的功利思想。我十分赞赏作者在访谈时说的那一句话:“若功利性写作,很累,而随心所欲写作,那是享受。”﹙《幸福的柴门》“自鸣天籁,不择好音”第2页﹚。没有顾忌,轻轻松松地写;不为功利,快快乐乐地作。把写作视为一种享受,需要人生的境界。有了境界,才有心灵的勇敢;有了心灵的勇敢,才能走出图解的误区回归生活的真实。故系列长篇小说叙述的人物和故事,让读者觉得离自已很近,就像发生在自已身边周围的事情和常见过的人物一样,是那么的令人可信。小说人物塑造获得成功,都是源于作者最洞悉这一代人的心灵轨迹。他们没有城府,心地诚实像一盆清水,让人一眼看见底;我们充分扬弃接纳了西方的平等、博爱精神,崇尚自我奋斗,追求个性解放,希望能实现自我价值。我们在生活中追求真善美,充满爱心,能有节制地处理自已的欲望。对封建,对钱权等腐败现象深恶痛绝,……。”这是一种多么坦荡的人生自白。他们之所以追求个性解放、崇尚自我奋斗自我设计,进而实现自我价值,这都是改革开放后,随着经济、文化的交流日渐频繁,西方存在主义哲学思潮的浸入不断影响着他们的思想;他们追求真善美,充满爱心,对腐败现象深恶痛绝,这是因为他们刚走出校门,课堂系统的传统美德教育在身上深深根植。他们这一代人的思想是复杂的,但他们既是浮躁、燃情的一代;又是迷惘、健康的一代。原因是他们成了传统与现代的对接口。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麒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