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冤家


□ 李为民

  

  那应该是2003年的春天,经开区管委会为加快皖江经济产业结构转型升级,在市郊205国道边,仅用半年时间,盖了一幢综合服务楼,设立加贸区管理局,服务区内企业。我、马继光还有邱玉启(女)三人被抽调到加贸区管理局,机构是副处级架子,我主持管理局工作,马继光在监管部,邱玉启在内勤室,下面还有几十号年轻人,我就不一一赘述了,因为这个故事牵扯到的只有我们这三个人。

  我先介绍一下我们各自生活的背景,梳理一下我们之间的关系。先从马继光和邱玉启开始。按照百度百科对红一代的定义,这俩人应该属于这一类人的子女。马继光的老爷子是红四方面军许世友的部下,13岁开始爬雪山过草地,在延安抗日军政大学读过书,参加过孟良崮战役,其他丰功伟绩不提了,根据市档案馆保存的史料记载,从1949年解放到1965年期间,在本市工作过的地市级干部中,仅有5名干部被共和国授予过三枚三级荣誉勋章(八一勋章、独立自由勋章和解放勋章)证书,他老爷子算其中之一。

  我和老马调到加贸区不久,他单独请我喝过一次酒,喝到微醺时,特地从口袋里摸出徽章让我长眼。印象中,我除了模糊记得有红星照耀下的宝塔山、解放军军徽以及麦穗的图案外,就是没看到嵌有八一字样的微章,等于是三枚勋章少一枚。

  我其实对这些不感兴趣,因为刚离婚,找了个英语教师,她还拖了个油瓶,经济很窘迫。我老婆戏弄我的钱包说,里面除了毛主席老人家不在,各族人民都在。所以我脑子里萦绕的都是人民币。我便带着玩笑的口吻问,老同志还有一枚呢,如果把徽章拿到古玩市场上拍卖,肯定会值几十万吧?马继光像被马蜂蜇了一下,咝咝吐了口冷气责问我,这是钱能衡量的吗?那上面有我老爷子的鲜血!要不是邱大娘(老马给她起的绰号)偷了那枚八一勋章,我老爹不会死得那么早呢。

  我望着老马,半天没张口。本以为他请我吃饭,是借勋章来炫耀自己特殊的家庭背景,给我上一堂革命教育课,让我以后多照顾他一下,没料到把邱玉启也扯进来,而且他的话暗示俩人的积怨已经上升到老一辈的层面上了。那意思明摆着,不说和她划清界限,至少提醒我要提防这个女人。这里面水多深,他俩关系多么错综复杂,我心里没底,不得不暗自警觉起来。老马意味深长地说:记住兄弟,我们东北沈阳有句话,叫冷酒、剩饭和老女人不能碰,不然晦气。这个老女人应该就是指邱玉启了。

  关于邱玉启.,她的家庭背景和老马家差不多。邱玉启的老父亲是四川人,也是老红军,但她老爸是1936年1月21日跟着红一方面军从懋功参加长征的,按当时国家定的标准,三级八一勋章授予的是1935年10月20日前参加红一方面军的正排级干部。马继光的这番话有无历史考据无法论证,反正她爸少一枚八一勋章,他一直这么认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