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什刹海畔两题


□ 刘建斌

  (一)冬夜梦回忆儿时
  “小雪”节那天,虽有些阴但未降雪,只是路边大杨树的叶子在朔风劲吹中萧萧而下。白天是越来越短,寂寂长夜则越来越长。近些天,常常在漫漫长夜中醒来,下床活动影响家人,拥被而卧,把记忆的闸门打开,冬夜梦回忆儿时,倒是一件可行之事。
  我六岁时随爷爷、奶奶来到京城,投奔爷爷的姐姐,我称为姑奶奶家。这是坐落在什刹海西南边旌勇里胡同中的一座宽敞的四合院,大门前有两棵枝叶虬劲的老槐树,为平易的门楼增添了几许沧桑感,大门内影壁前栽有一盆开着紫花的水生植物,盆中还养着几尾金鱼。通过一个简易的二道门进入里院,宽阔、舒落的里院有砖砌的十字甬道,路旁摆满了大大小小的花盆,栽种着石榴、月季、桂花等,两个大磁缸中养着睡莲和金鱼。院子南侧还有一个葡萄架和两棵香椿树。
  五间正房中摆放着装有二十五史的大书柜,上边写有“宋史”、“明史”、“北齐书”等字样,字涂成黑绿色,显得十分醒目又淡远雅致。镶嵌着大理石面的书桌上摆放着文房四宝,墙上挂着字画。
  后院有一排后罩房,最南边两间经过改造,成为坐北朝南的小瓦房。我和爷爷、奶奶就被安置住在这里。在后院北边有一棵老榆树,树干中间有一个树洞,很深,好像半棵树都成了空洞。院里还有槐树、枣树等。即便是夏天,后院屋里也是冷森森、潮乎乎的。
  什刹海畔的旌勇里,在清初曾称“鬼门关”,后来谐音改为“贵人关”,为正黄旗地界。我姑爷爷曾是国民政府的国会议员,据说他根据胡同口路北有建于乾隆时期的旌勇祠而建议将这条胡同改称“旌勇里”,以纪念为国尽忠的云贵总督兼兵部尚书明瑞及护军统领观音保、总兵李全、王玉廷等人。经北平市政府批准后,这个地名一直叫到今天。
  我住进旌勇里时,姑爷爷已经去世,姑奶奶50多岁,曾经上过大学。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每天下午姑奶奶都要伏案看报纸,她翻来覆去看得十分认真,还常把当时街面上发生的大事告诉我们。她曾经送给我一套带插图的《西游记》,我当时特别喜欢书中那个浓眉大眼的红孩儿。
  令人奇怪的是旌勇里这个四合院的外院,有一株大桑椹树,浓阴罩住了半个院子。每临夏日,外院的墙角下都会看到一闪一灭的萤火虫。这种萤火虫不会飞,而是形似大尾巴蛆的白色小米虫,尾部能发光,捉上十几条放在玻璃瓶里,发出萤光也能照清小人书的字迹。那时,我喜欢夏天,也怕夏天,因为中午蝉声扰得人难已入睡,用木杆儿轰“季鸟”就成了小孩儿的任务,可以上房、上树,大反特反,兴奋极了。不喜欢夏天的原因是经常有暴风雨袭人,还有那可怕的惊雷。让我记忆犹新的是六岁那年夏秋之间的一个夜晚,突然降下了飘泼大雨,电闪雷鸣,那闪光和惊雷仿佛就在院子前后转悠,久久而不离去,猛然一声炸雷把已经睡熟的表妹惊醒,吓得哇哇大哭,我也被震得把头紧紧地藏在奶奶的怀里……第二天早晨,看到院子里的大人跑到后院,小声地说着什么,原来后院老榆树被雷击,烧焦的树洞中还发现一团黑乎乎的血迹,据说是一个蜘蛛精被雷劈死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西城追忆》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西城追忆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