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激情,狂放·魔幻·诡奇


□ 李掖平

  前言:

  莫言获得本年度诺贝尔文学奖实在是令人欢欣鼓舞,这不仅是他个人的一件喜事好事,也是全体中国人民、更是中国文学的一件喜事好事。作为一个全球最有影响力的文学奖项,诺贝尔文学奖的专业性和权威性是举世公认的,我们以前也曾欢欣鼓舞地宣告中国当代文学已经产生了重要的世界影响力,但这种影响力实际上是需要通过一个标志性事件来予以验证的。而莫言的获奖无疑表征了世界对中国当代文学的真正认可,为中国文学在国际文坛上的尊严与荣光、自信与独立提供了一个极其有力的佐证,是中国文学在世界产生真正影响力的一次历史性突破。从这个意义上说,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将成为中国当代文学史上的一个里程碑。说到中国当代文学史,我们心里充满了骄傲和自豪,因为中国当代文坛活跃着一批有才情有能力冲击诺奖的作家,如张炜、韩少功、贾平凹、余华、刘震云等,这些作家写作的思想深度、广度和优秀的艺术品质,既是有目共睹的,更是广受好评的。我希望并相信,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这一事件将会有力引发新一轮文学热潮,吸引更多的人关注文学重视文学喜爱文学,这将有力推进中国文学事业朝向更好更高的境界提升,使璀璨的文学阳光,真正温暖大地照亮人心美化人性。

  莫言写于20世纪80年代的小说“红高粱家族”(包括《红高梁》《高粱酒》《狗道》《高梁殡》《奇死》五部中篇),以横空出世的强势姿态,挥动奇艳决绝、汪洋恣肆之笔,全力张扬乡野民间的雄强勇武之气和中华民族蓬勃旺盛的生命力,字里行间涌动着难以阻遏的炽热激情,在姿情任性中腾舞起力的漩涡和诡奇的魔幻,表征了中国小说的昨天已然古老。“红高粱家族”不仅是莫言最具代表性、象征性的作品,而且是莫言最优秀最出彩的作品,堪称当代文学史上划时代的史诗精品。

  从故事层面上看,“红高粱家族”讲述的是“我”的祖先在抗战时期上演的一幕幕敢活敢死敢爱敢恨的轰轰烈烈英勇悲壮的舞剧——“我”的爷爷、奶奶、父亲、姑姑等先辈们,在赢得一次次抗击残暴的日本侵略者的胜利的同时,也收获了让我们这些子孙后代愧叹不如的传奇爱情。从审美层面上看,在这个极为独特的文学王国“高密东北乡”里,超出中国传统文化冲淡、平和、雅静、悠远等审美常规的异质之美,以排山倒海之势覆盖了一切——这里的土地是燃烧着愤火的狂暴的海洋,这片土地上所发生的一切博战,都呈现出惊心动魄的残酷和原始性的野蛮,生存在这方水土中的人们,大都敞开着一种自由放纵的原朴生命形态、挥洒着火山暴突一泻千里的激情,甚至连这里的自然景物,也都散溢出一种浑莽粗犷的野性气息……即使是时隔20多年后的今天,当阅读并审美着莫言“红高粱家族”提供的这些艺术景观时,我相信,每一个读者都仍然会深切而强烈地感受到由这种野蛮粗粝的美所传达出的生命元气和强力,是那样的狂傲刚勇,又是那样的酣畅淋漓。正是这种充盈的生命元气和强力,构成了莫言“红高粱家族”小说生命意识的个性表现形态,引领我们以整个身心去一次次欣然呼应这个世界中灿烂喧闹着的一切生命律动,进而去激情拥抱这一段段布满创作主体奇思狂想的“历史真实”。

  莫言的“红高粱家族”所着力表现和强化的生命意识,侧重于对性与爱这一生命自然性的发掘。莫言之所以要坚持以民间自身的主题模式来讲述抗日战争故事,就是为了逾越政治意识形态的限制,对生机勃勃的民间激情和狂野不羁的野性生命力进行一种直接的观照与自由的表达。因此,莫言始终把性爱作为考察和衡量生命与人性的具体样本,渲染描绘着由那种毫无遮掩的生命欲望和原始本能冲动所释放出的生命能量、生命元气和生命强力。这种表现的深刻之处不仅在于展示弘扬了一般心理层次上和理性意义上的人性解放和个性自由,还在于它对人的深层结构中爱欲本能和潜意识的大胆肯定和张扬。五四小说家郁达夫就曾坦率地宣称过:“种种情欲中间,最强有力直接动摇我们的内部生命的,是爱欲之情;诸本能之中对我们的生命最危险而同时又是最重要的,是性的本能”(《戏剧论》)。尽管这种表述自身是一种片面选择后的抽象理论阐释,但至少我们应该承认,情欲本能是感性生命的最重要的驱力,爱欲之情是生命意识中最深层最基本的生存欲望。正是这种生命本能冲动构成了人类社会运转不息的原始基质,因此被马克思称为“全部人类历史活动的第一个前提”。“红高粱家族”是从这一层面人手,绘制出一幅幅故土高密东北乡人事景物的生命图画,弹奏着北方农民蓬勃生力的热情礼赞,以此来鄙弃一切传统文化的文明的伪饰,呼唤和激策着在传统理性禁束下与现代生存困扰中逐渐衰弱的广大国民感性生命力的复活。

  莫言从红高梁家族中那些情感热烈狂放、气性强悍坦荡的爷爷奶奶们身上,发现了未受虚伪文明桎梏的原朴鲜活的生命激情。“我”的爷爷余占整,每每被生命对自由的渴想驱动得不能安生也不肯安生。面对各种压制和束缚他奋起反抗,凡事总是要斗勇争强。在爱欲冲动的支配下,他近于狂暴地抢占了奶奶的肉体与灵魂,并进而杀死了奶奶婆家的父子和胆敢侮辱奶奶的土匪白脖子。这种直率而粗鲁的领会生命的方式,固然体现了一种最朴素的人之尊严,但更体现了一种强烈的人类情爱本能冲动的勃勃活力和一种痛快淋漓自由放浪的人生态度。而奶奶们的形象则无疑更为迷人,她们仿佛是草泽山林的精灵,真率而放浪、柔媚而刚强,焕发着勃郁强旺的野性之美。“我”的奶奶戴凤莲,无论是“渴望着躺在一个伟岸男子怀抱里缓解焦虑消除孤寂”,“痴迷地呼吸着这男人的气味”,还是为了维护爱情,赶走了恋儿的争风吃醋,或是那许多在“我”看来浪漫美丽无比的“花花事儿”,显然都源自一种强烈的对性爱渴求的生命激情:也是出自同一原因,“我”的二奶奶才为爱情负屈忍辱而义无返顾……这种对情爱性爱大胆热烈的追求,以一种巨大的力量,支撑起了爷爷奶奶们在艰难困苦境遇中不断提升自我人性的一种原动力。而当这种追求的实践融入了当时当地的文化、生活形态而成为一种社会化行为时,爷爷奶奶们生命自然性的实践行为(对性与爱的追求),便升华成一种人性的价值和民族性格的意义,闪烁出生机勃旺、自由不屈的民族灵魂之光和崇高神圣的人性之光,张扬着辉煌灿烂的力之美。

分享:
 
更多关于“激情,狂放·魔幻·诡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