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别人的城市


□ 晓 晓

在合肥的大街小巷游走已经接近三年了,长江路也好,金寨路也罢,尤其是卖命工作乃至休养生息的琅琊山路,可以说,像是一个交道打久了的熟人,虽不知他有几根汗毛,但大致的胖瘦容貌性情好坏已基本上了解一二。
可有意无意间,我总觉得自己像一个胆大妄为的将脚插进别人家庭的偷情者,在根本就不属于我的地方做起主人的梦。这个城市虽不存在居留权之说,但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我的外乡人身份。即使,他不明言或看不出,我的内心还是惶惶不得安宁,像做贼心虚,更像是在人屋檐下,哪敢抬头?
我知道,就在这个城市,比我生活境况更差,比我自身条件更差,比我工作状态更差的也大有人在,但两两并肩而立,我还是得对他采取仰视的姿态。他可是正儿八经的市民呀,这个城市有属于他的门牌号码,他有那个形似“绿卡”的小本本,他可以享受政府提供的最低生活保障、就业优惠、发言权选举权等等权益。他可以在我的面前高昂着头,用眼角的余光斜着我,不屑一顾地说:乡巴佬!咋的啦?而我呢,惟一的选择只能是:落荒而逃!
甭说别的,我可是在抢他们碗里的饭吃哟。他们不会想,他们的生活环境生活水准生活质量的提高有我们的功劳;他们只会想,我们给他们带来的就业的威胁、治安的不良、环境的恶化是我们的罪过。针对外来工对城市影响的讨论还少吗?特制的横幅之类在不止一个地方一个城市高挂过是不争的事实。没办法,真的没有办法,谁叫这是他们的城市,我们属于侵入他人领土领空的入侵者。
再者而言,所谓城市居民是什么素质?我们又具备几何?从他们的穿着打扮言谈举止生活习性喜好追求,无不可以看出作为城市人的档次品位和涵养。你比如,在俺们那旯旮,狗是看家护院的,是吃人不吃的剩饭剩菜甚至屎的,可在城市,那玩意基本上就享受后生娃娃的待遇了,还有过之无不及!再比如,文化人的象征——文凭,在城市那几乎是人手一个,甭管它是函授的进修的党校的夜校的或是花钱花权弄来的,反正绝对有,有没有本事是次要的,就凭那“入门证”,尽可畅通无阻矣。没它,谁信你的能力实力云云?一边呆着去吧!
再再者言,他凭什么相信外来的我们?接受外来的我们?同为这个城市居民的他们,虽然对面不相识,相邻不交往,但与生俱来在同一方土地上相互依存呀。我们呢?当劳力使唤使唤还可以(但也要保持距离),给你一个台阶,拾阶而上,登堂入室?你瞧瞧你那样?影响市容不说,坏了人家口味,造成视觉污染,还有身心安全等等等等,水与油岂能相溶之?
我们能做的,是听他们的,甚至言听计从,哪怕是歧视和不人道不公正的对待。能让我们立足于其间,已属开恩和不易了呀。降格以求吧,委曲求全吧,夹着尾巴做人吧,低眉顺眼任劳任怨吧,照单全收,谁叫我们把城市当作了前进的目标和圆梦的所在?忍得胯下之辱,图未来大业大计呀!能否有大业大计,那是另一回事,先努力着,抓着机会再说。能让我们有一只脚踏在这钢筋水泥丛林中的大道上,已算幸运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