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猫庄的秘密


□ 于怀岸

  猫庄
  
  我在许多小说里提到过一个村庄,它叫猫庄。作家都是从自己最熟悉的地方写起的,我当然也不例外。猫庄是我的故乡,严格意义上说,它只是我此刻的故乡。我此刻人在广州,但是我的户口、房子、田地都在猫庄,父母和孩子也在。此刻,我在广州的状态就是一个字:混!也就是说,我有一天总得回猫庄的,不管混不混得下去,我都得回去。也许今天,也许明天,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事实上,这些年来,我每年最少也得回猫庄一次,无论是在长沙、北京,甚至有几年是在离猫庄超过五千公里路程的哈尔滨和乌鲁木齐也没拉下过。若是哪一年只回一次的话,那一次必是春节,原因不言自明。
  其实,在我们那里,远远不止一个叫猫庄的村庄,就像是一个村庄里远远不止一个人叫秋生或者腊狗。一个村庄跟一个人一样,不仅有正式的大号,也有非正式的小名,我不知道别的地方也是不是这样,反正我们那里是这样的。若是你从我们县城里坐车到了我们大狗乡后,你说你要去猫庄,人家就会问你是哪一个猫庄,你说就是猫庄村。对不起,人家就会告诉你我们这里没有正式注册的猫庄村,倒是有几个小名叫猫庄的寨子,分别叫做某某村,某某村,某某村。我们这里把村庄不叫村庄,也不叫村子,而是叫寨子,只要是有人聚集居住的地方,无论规模大小,一般都叫寨子。某某村正式场合下才叫的,譬如乡政府的报告里,譬如与外面的人通信,譬如我在写小说时(只不过我直接就写成了猫庄村),就像是我们这里的熟人见面,不会呼你的大号,一律只叫小名,这样显得亲热和亲切。
  关于猫庄这个寨名,我还想多说两句,算是饶舌吧。前面说过,我们这里把村庄不叫村庄,也不叫村子,而是叫寨子,只要是有人聚集居住的地方,无论规模大小,一般都叫寨子。青石寨,白水寨,老寨,小寨等等,不叫寨子的你就更听不懂了,如普若、搓查库,黑弄古,惟独把猫庄叫做庄,而且一下子还蹦出了好几个,像是一个特别好听的名字被人抢着用一样。我一直弄不清楚这是什么原因,而且也觉得不方便,尤其是外乡人问路的时候,被人一指,很可能就南辕北辙了。因为要写小说,我曾经做过调查和研究,但无果而终。我最初曾怀疑最先来这几个寨子居住的是北方人,也就是现在住在猫庄的汉人们的先祖,他们迁徙到此地后就以北方村子的命名法叫庄了,经考证之后却不是,最早在此扎根的汉人是石达开进川前留下来的伤兵,而猫庄很多古老的墓碑上的皇帝年号证明了此地土著民比汉人要早在这里聚居二百年以上。那么猫庄只能是土著语言残留下来的一个符号。它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我们那一带土著的语言早在一百年前就彻底消亡了,土著民都改说西南官话。现在只留下来几个简单的音节。我曾就这个寨名求教过我们州城大学的一位教授,他是研究这一带土著语言的专家,自己也是土著民。今年才三十二岁,比我还小两岁,但四前年就是正教授了,是我国三十岁以下评上正高职称的少数几个大学教授之一。他在学术上的主要贡献是考证出了我们这里的土著语言属于藏族语系的一个分支,叫什么什么来着,一长串拗口的字,我记不清了。而且巧合是,他也是猫庄出生的,不过不是我们这里的猫庄,而是邻县的猫庄。三年前,我和教授在州城一座茶楼的雅座间里聊天时,得知我们同是出生在一个叫猫庄的寨子,我遂向他求教猫庄的原意,教授告诉我他自己其实也不懂得土著语言,他说这种语言由于没有文字,已经失传了。现在除了几个莫名其妙的音节之外,没留下一句完整的话来。我说那你是怎么研究这种语言的。他告诉我他是从散落在武陵山脉里的一些土著村庄的名字去考察的,然后尽量把它们复原成语言。譬如猫庄就很有意思,他说,我田野考察过,我们这一带最少就有八十六个寨子叫做这个名字,也许猫庄是一把打开土著语言的钥匙,弄懂了猫庄的原意,其它的像普若、搓查库,黑弄古等寨名就迎刃而解了。也许穷尽我一生的精力也解不开这个谜,他摇晃了一下茶杯,盯着一撮慢慢舒卷、沉浮的茶叶,语气伤感地说,主要是这里的土著民没有留下古歌之类史诗性的东西,所以语言消失得特别彻,我们这个民族(其实还不能这样说,他一直有志二把我们这里的土著从现在所属的民族里独立出来,让中国成为五十七个民话五十七朵花)是一个懒惰的民族,留下了太多的秘密。
  我在这里要说的猫庄是我的出生地,也是我的户籍所在地的那个猫庄。请原谅我不便说出她正式注册的村名,以免对号入座。其实这样的故事在我们那里的任何一个猫庄都有可能发生,也有可能不发生。而一旦发生,我敢保证,它必定会是我们猫庄的故事。
  我得从三年前我回猫庄过春节时说起。那年我是在北京的一家杂志社里打工,由于我们那个主编要我们几个他招来的编辑天天陪他喝酒,一喝就得喝到凌晨两三点钟,烦不胜烦,因此到了年底我就辞职不干了。公历的年底也就是旧历的冬月末腊月初,而每年我是要等到腊月二十几放春节假才能回家的,与往年相比我就提早了整整二十来天回家。因此,我就能在家里过了一段轻松、舒适和闲散的日子。没事就到处去玩,走亲访友,天天夜里都去邻居一位老嫂子家里烤火聊天。
分享:
 
摘自:西湖 2007年第08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