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青年视点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范畴”内涵重析与中国古代文论范畴研究对象的确定


□ 姚爱斌

  摘要:“范畴何谓”是古代文论范畴研究的一个前提性问题,但由于学界对古代文论的“术语”、“概念”和“范畴”的外延作硬性划分,迄今未能明确古代文论范畴研究的对象。根据亚理士多德的“范畴论”,“范畴”本义乃是指各种不同种类的说明事物之词(“谓词”),因此“古代文论范畴”即应是古代文论中各种不同类别的说明文章之词。尽管古代文论的“术语”、“概念”和“范畴”有各自的独特内涵,但其外延基本相同。同一个词,既是古代文论这一学科的“术语”,又是反映古代某个文章现象或问题的“概念”,还可以是从某个方面说明古代文章现象的某类“范畴”。理清这层关系,古代文论范畴研究有望走出模糊之境,在更为坚实的学理基础上建立起完整的古代文论范畴体系。
  关键词:中国古代文论 范畴 概念 三位一体
  
  范畴研究是中国古代文论研究的一项基础工作,向为学界所重。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在大量范畴个案研究的基础上,学界开始尝试中国古代文论“范畴体系”的建构。①范畴体系研究乃是对古代文论范畴的整体把握,与范畴个案研究相比,需要研究者对“何谓范畴”、“何谓古代文论范畴”、“如何确定古代文论范畴”等前提性问题有更为自觉的认识。从现有研究论著看,学界对“范畴”本身已经做了不同程度的辨析,问题涉及“范畴”一词的涵义以及“范畴”与“概念”、“术语”之间的关系等。从其用心看,研究者显然是希望将古代文论范畴研究建立在一个明晰、可靠的学理基础之上;不过从实际效果看,与其说解决了一些问题,不如说暴露了更多问题。沿着这些问题深入下去会发现,其根源恰在于未能确切理解“范畴”以及“范畴”与“概念”、“术语”的关系。鉴于此,本文拟对“范畴”问题作一番追根溯源之论,以期能帮助古代文论范畴研究走出无法确定其研究对象的困境。
  
  一、“范畴”何谓:欲辨还乱的古代文论“范畴”
  
  说到“范畴”一词的涵义,研究者经常会引用列宁的话加以解释,即范畴是“认识世界的过程中的一些小阶段,是帮助我们认识和掌握自然现象之网的网上纽结”;②但是,一旦进入具体操作阶段,面对古代文论中历代累积起来的无数名词术语,人们又容易产生疑惑:难道这么多名词都是古代文论范畴?难道这么多名词都需要放置到古代文论的体系之中?于是由疑惑而生否定,人们便希望能够分清这些名词中哪些才是“真正”的文论范畴,哪些则不是。那么,应该根据什么标准来划分?那些不能归入文论范畴的词语又该称为什么?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一些研究者引入了“概念”和“术语”,试图以“术语-概念-范畴”这一三分模式为框架,将“真正”的文论范畴甄别出来,而将剩下的文论词语分别划归“术语”和“概念”之内。
  汪涌豪先生《中国古代文学理论体系·范畴论》一书对“术语”、“概念”和“范畴”三者关系的辨析在有关论著中颇有代表性。对于“范畴”与“概念”的关系,他认为,“范畴是比概念更高级的形式”,“概念是对各类事物性质和规律关系的反映,是关于一个对象的单一名言,而范畴则是反映事物本质属性和普遍联系的基本名言,是关于一类对象的那种概念,它的外延比前者更宽,概括性更大,统摄一连串层次不同的概念,具有最普遍的认识意义。”并举例说明,“范畴指超越于具体机械层面或技术层面的专门名言,是人们对客观事物本质特征的一些理性规定。譬如‘格律’之和谐、精整,‘结体’之遒劲、疏朗,这‘和谐’、‘精整’、‘遒劲’、‘疏朗’是概念、范畴,而‘格律’、‘结体’则不是。”对于“概念”与“术语”的关系,他认为:“术语是指各门学科中的专门用语,上述‘格律’、‘章法’属此,其情形正同‘色彩’之于绘画,‘飞白’之于书法。概念和范畴则不同,概念指那些反映事物属性的特殊称名,与术语一旦形成必能稳定下来不同,它有不断加强自己的冲动,它的规范现实的标准越精确,意味着思维对客体的理性抽象越精确。”据此,他批评“有人将古代文学理论批评范畴作泛化处理,在确认‘道’、‘气’等本原性范畴,‘神思’、‘兴会’等创作论范畴,‘靡丽’、‘豪放’等风格论范畴之外,还将‘格律’、‘结字’、‘章法’、‘流别’、‘文风’等也定性为范畴,从而使古代文学理论批评发展的线索,因此显得淆乱不清。”③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