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通向何方的路线图?


□ 爱德华.萨义德

  五月初,在访问以色列及其占领区期间,鲍威尔与巴勒斯坦新任总理阿巴斯举行了会晤;随后,还分别会见了包括汉娜·阿什拉维和莫斯塔帕·巴格哈提(Mostapha Barghuti)在内的少数几位文明社会的积极分子。依照巴格哈提的说法,当鲍威尔看到由计算机绘制的定居点地图、八米高的围墙以及不可计数的以色列军队检查站——已经使得巴勒斯坦人民的生活处于极度的困境之中,也使得巴勒斯坦的未来扑朔迷离——时,他显出一丝惊讶的神情。他表示,这里的情况出乎他的意料之外。鲍威尔认为巴勒斯坦的现状,至少可以这样说,是有缺陷的。尽管他身居高位,但他仍坚决要求撤下保镖;更重要的是,他向巴勒斯坦人民承诺,和解决伊拉克问题一样,布什总统会尽同样的努力实现“路线图”计划。极为接近的论调在五月底布什接受阿拉伯媒体采访时,由布什本人亲自做了表述;虽然照例,他总爱强调原则,较少涉及具体问题。在与阿拉伯主要领导人(当然,除了叙利亚总统阿萨德)的会谈结束之后,布什在约旦与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的领导人见了一次面。如今,所有这一切似乎都被归功于美国在其中的斡旋。在美国的“推动”下,沙龙已经接受了路线图(还有相当的保留使这种接受大打折扣),仿佛预示着一个可行的巴勒斯坦建国计划前途一片光明。
  人们认为,布什的设想(它使人们对最终确定下来了的这份精明的和平计划产生出一种不切实际的幻想)将通过改组巴勒斯坦政权结构,消灭一切反以色列的暴力激进组织,扶植一个迎合以色列和所谓对计划负责的“四重奏”(美国、联合国、欧盟、俄罗斯)利益的政府而获得实现。至于以色列方面,他们许诺将改善人道主义状况,放宽限制,取消宵禁,尽管地点和时间尚未确定。同样处于设想之中的和平计划,其第一步是考虑拆除六十个小山顶定居点(即所谓的“非法前哨定居点” ,沙龙于二○○一年三月倡导建立),虽然他们对其他的定居点是否拆除只字未提——在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存在着大约二十万个定居点;也没有提及为以色列兼并的东耶路撒冷的二十多万个定居点。第二步,是和平计划的过渡阶段,其核心议题令人困惑地集中在“建立一个拥有临时边界和主权的、独立自主的巴勒斯坦国的各种可能性”上,什么具体内容都没确定,就以国际会议一致赞同的“建立”巴勒斯坦国和再一次划定“临时边界”为这一阶段画上了句号。第三步将要通过国际协商来彻底解决争端,这也是以巴矛盾中最棘手的问题:难民、定居点、耶路撒冷和国界。在此过程中,以色列的任务是协同合作:真正的重担压在巴勒斯坦一方的身上;虽然二○○二年春天以来被占领区的形势已趋于缓和,但由于军事占领或长或短仍将持续一段时间,他们就必须一直有良好的表现。监督机制的缺席是个漏洞,和平计划在结构上的非对称性使得以色列实际上操控了事态的发展动向。至于巴勒斯坦的人权,与其说是被忽略,不如说是被压制了。没有任何细微的调整写入计划:显然,和之前一样,都是由以色列来决定是否要把和平计划继续下去。
  只有一次,所有的时事评论员一致认为,布什正在为中东地区的和解指明一条真正的希望之路。白宫蓄意透露的信息暗示,如果沙龙的态度太过强硬,美国将考虑对以进行一系列的制裁。但这种传闻很快就被证实是不实之词,并很快就被人淡忘了。一家引人注目的媒体公布了这份有关的政府公文。这份文件是布什取得伊拉克胜利后重新找回信心的结果,其中的很多内容与初期的和平计划并没有太大的不同。关于巴以冲突的讨论已是如此之多,以至于泛滥成灾的言论大多是些耳熟能详的陈词滥调和牵强附会的推测,极少有关于政权和日常生活的真实报道。怀疑者和批评家的声音被套上了反美的帽子而被冷落在一边。虽然犹太人领导阶层中有相当一部分人公开指责路线图,因为它要求以色列做太大的让步,但非官方的报界总是提醒我们,沙龙早已对“占领区”问题表明了立场。事实上,他曾经公开声称,他的目的是要结束以色列对超过三百五十万巴勒斯坦人的统治。然而,迄今为止,他还没有一点让步的迹象。我甚至怀疑,他知道他想要结束的是什么吗?《哈勒特兹》(Haaretz)评论员吉登·利维在六月一日写道,同大多数以色列人一样,沙龙对宵禁中的大众生活一无所知,而这种围困已经持续了许多年。他对检查站的耻辱了解多少?他对巴勒斯坦人被迫在沙石和烂泥路上迁徙,冒着生命的危险,只是为了孕妇能够在医院里分娩的悲惨状况又知晓多少?那些差不多快饿死的生命呢?一所被毁坏的住宅呢?在午夜时分,亲眼目睹了他们的父母遭到殴打,蒙受羞辱的孩子们呢?
  路线图中另一个令人齿寒的忽略是以色列正在约旦河西岸建造的巨人般的“隔离墙”:混凝土墙南北长三百四十七公里,其中一百二十公里已经建成。墙体有八米高、二米厚;每公里耗资一百六十万美元。这堵墙并没有简单地将以色列与公认的巴勒斯坦区域——基于一九六七年的边界协定——区分开来:事实上,它又占据了一片广阔的巴勒斯坦领土,有时甚至向巴勒斯坦腹地延伸了五至六公里。它的周围满是壕沟、电网和护城河;每隔一定的间距还设置了瞭望塔。在南非种族隔离政策已经结束了近十年之后,这种赤裸裸的种族主义隔离墙却在以色列呈增长的趋势,虽然这是大多数的以色列人和正在为此做出补偿的美国同盟——无论他们喜欢与否——几乎看不到的。卡尔齐亚小镇上的四万居民居住在隔离墙的一侧,而他们实际上耕种和作为生活保障的土地却在隔离墙的另一边。估计在隔离墙竣工之时——很可能由于美国、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三方关于程序的争论将拖延上几个月——大约会有三十万巴勒斯坦人流离失所。对此,路线图表示沉默,一如它对于沙龙近期正式批准在约旦河西岸东部地区修建隔离墙的态度一样。一旦这一区域的隔离墙建造起来,粗略地估算,就会使巴勒斯坦的版图(也就是供布什做梦的国家)缩小至现在的40%。这或许就是沙龙一直以来所打的如意算盘。
分享:
 
摘自:读书 2003年第1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