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红光


□ 王安忆
红光
王安忆
那是一个阴霾很重的冬日,大年初一的早上。那样的阴霾里,景物却显得很清晰,因为没有光影的明暗对比,人和物是平面的,每一点细节都丝丝入目。那个小女孩儿,来自隔壁弄堂,黄巴巴的没洗净似的脸,头发也是枯黄而且稀疏的,但眉眼还算清秀。我们的弄堂和他们的弄堂没什么往来,他们有时候会侵入到我们的前弄里玩,而我们通常不开前门,进出都走后门,小孩子呢,通常又不被应许走出家门。可是这一时刻,是因为过年,还是别的什么理由,纪律突然松懈,前门开了,我们和他们相遇。这条前弄变得很喧哗,闹喳喳的。那小女孩儿背着手,靠在竹篱笆上,篱笆那边是一所女中,在寒假中,又是过年,女中的操场上没有一个人。她靠在篱笆上,面前站着一圈人,其中也有我,听她说话。她在说什么呢?她在说,昨天夜里,她的奶奶去世了,所以,今天早上,就是待会儿,她的爸爸将带她去买棺材。除夕夜,家中有人亡故,照理是不幸的事情,可是她说话的神情,不仅没有悲戚,反而有一种骄傲,挺炫耀的。而我们,大约受她的影响,甚至生出了羡慕,当然不是羡慕亲人亡故,是羡慕她的经验不同凡响。更令我吃惊不小的是,“棺材”这一件东西,竟然会出现在我们生活的朗朗乾坤里。当我们对她的话抱着怀疑,追根问底的时候,她的父亲却来了。一个男人,穿着黑呢大衣,头戴黑呢帽,大衣和呢帽显得陈旧和不洁,面上浮着灰尘还是别的什么的微屑,可能是被他脸色映衬的。这是一张憔悴的脸,太阳穴,鼻翼两侧,眼睑底下,就像沾着洗不净的污迹。这父女俩都像罩着一层灰蒙蒙的蛛网,这是因为他们经历了同一个被死亡污染了的夜晚。我想,这男人是哭过了,他声音喑哑。奇怪的是,即便在这样的非常时刻,而且极有限的时间里,他依然表现出了个性。他很温和且有耐心,他从他们弄堂走到我们弄堂,穿过闹哄哄的小孩子,来到那小女孩子跟前,搀起她的手,领她走出去。小孩子们静了一下,然后窃语道:他们去棺材店了。
后来,我走在街上,街这边和街对面多是商店的橱窗,或就是敞开的弄口,也有临街的住户,在马路上晾晒衣物,淘米择菜。哪里嵌着一个棺材店呢?而我知道,就有。行色匆匆的人里面,也一定隐藏着个把去赴棺材店的人,为了装殓他们的亲人。这一个不期然间获取的知识开辟了我对这座城市的了解,在它光亮的表面底下,简直像蜂窝似的砌着无数空间,互相隔离着。这就是这城市的立体性质。
有一个学期,我们班新来了一个同学,一个留级生。她长一张粗笨的面孔,通常来说,留级生总是不好看的。他们身处学校这个社会的下层,学习落后又往往与家境好坏有些关系,所以他们大多形容粗糙,穿着简陋,行为乖戾。我说的这一个留级生,低额,短鼻梁,宽颧骨,单睑的小眼睛,骨骼粗大,身体就很结实。她身穿一件紫红灯芯绒罩衣,这罩衣说不上是新是旧,颜色算得上鲜艳,可是却有几处明显的虫蛀的痕迹,使它变成破损的了。她告诉我们,这块灯芯绒衣料在“当铺”里放了一些日子,赎回的时候就成了这样子。这又是个惊天秘密,生活又拓开一个密室:“当铺”,在我们成长的上世纪六十年代,共和国的青春期,那旧社会的产物早已泯灭在历史的黑洞里。想不到,却还残留在缝隙。它在什么地方呢?我还是看不出它在哪里。可我已经比较有经验,晓得在这水泥砖瓦的内腹,有着意想不到的存在。这名留级生很快就离开了我们班级,是转学走了,还是继续留级,抑或是退学。在这短暂的接触中,她也留下了印象,这印象的主体部分是那件紫红色、虫蚀的灯芯绒罩衣,穿在她粗拙的身体上,这身体也将承担起同样的被咬噬的命运,她那双小眼睛里流露出忠厚的驯顺的光。......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报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