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伊斯特伍德的“反战”双眼


□ 李一鸣

  获得历史的真实,人们需要有多角度的视点。克林特·伊斯特伍德至少具备了两只眼睛,并由此给观众带来了期待。
  伊斯特伍德的“反战”双眼图片1
  
  在美国老一代电影明星及导演中,克林特·伊斯特伍德一直是个有些不同寻常的人物。从早年主演《为了一把美元》《肮脏的哈里》等影片中的硬汉形象,到后来导演的《不可饶恕》,伊斯特伍德一直以特立独行示人。2006年,76岁高龄的伊斯特伍德又有惊人之举,他在一年中推出两部关于硫磺岛战役的战争片《父辈的旗帜》和《硫磺岛来信》,其惊人之举不仅在于这场战争的残酷,而且它们实际上是一部姐妹篇,分别从美国士兵和日本守军的角度叙述了这场战争。
  获得历史的真实,人们需要有多角度的视点。克林特·伊斯特伍德至少具备了两只眼睛,并由此给观众带来了期待。这是一个令人渴望的题材和一个令人有兴趣的想法。所以不论结果如何,这应该是一个有意思的话题。
  
  挑战战争片的底线?
  
  战争片从内容上说至少有两大类:讴歌正义的战争片,或反对战争的影片。传统好莱坞的主流战争片基本上是“好的”或正义的战争加上引人入胜的动作;欧洲战争片则更以反战题材而著名。当然,从《西线无战事》开始到库布里克的《光荣之路》,好莱坞的战争片也有一些反战题材的杰作,但主要还是集中在遭受失败的越战电影中,如《猎鹿人》《野战排》《生于七月四日》等等。
  老而弥坚的伊斯特伍德果然具有足够的胆量,他竟然拿二战美国历史上著名的硫磺岛之战,来挑战正义战争的底线。当年在这个充满硫磺气味和灰黑色火山石的小岛上,日薄西山的日军拼死抵抗美军的进攻,近7000名美国士兵和20000名日本守军在此长眠。但是,与1956年另一位著名牛仔约翰·韦恩的成名作《硫磺岛之沙》颂扬美国士兵英勇杀敌的情景截然不同,伊斯特伍德借助于詹姆斯的非虚构性畅销书《父辈的旗帜》提供的情节和人物,尽情渲染其反战的主题。正如他说:“我绝不拍狗屎的约翰·韦恩那样的影片!”
  伊斯特伍德的“反战”双眼图片2
  伊斯特伍德果然不负众望。在一个梦境中的士兵奔跑的脚步之后,无数的军舰逶迤开来,高俯视镜头下,那如蝗虫一般的舰队让人体验到战争的残酷。这个故事的核心缘起于1945年2月23日,硫磺岛36天空前惨烈的大血战的第5天,美联社记者乔·罗森塔尔拍摄的一张著名的照片:五个美国海军士兵和一个医护兵在硫磺岛上合力竖起一面国旗。这张富于视觉冲击力的照片对于因战争的旷日持久而筋疲力尽的美国人无疑于一针强心剂。其时,誓与岛共存亡的日军士兵正躲在地道中,用充满血丝的眼睛等待着美国兵的到来,以至竖旗的六名士兵中的三个不久便战死。但急于振奋人心和发行战争国债的政府把三名幸存的战士送回国内,在体育馆、在酒会上,在娱乐场进行英雄的巡回表演或亮相。这一段令三个英雄尴尬的过程,占据了大约影片一半的片长。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伊斯特伍德对战争的谴责。作为对正义战争的宣传无可厚非,甚至这张名扬全美的照片其实是后来摆拍出来的这一点也不重要(真正竖起的第一面旗帜被一位参议员索走了),他们同样是英雄。真正令人心酸的是几个被当作道具的士兵后来的经历,当战争胜利后,人们不再需要英雄时,他们很快便被抛到了脑后,其日渐沦落和悲惨的命运使人们对战争不免做出自己的思考……
  但是,伊斯特伍德对好莱坞战争片底线的挑战或拆解远远超出了上述主题。当年法国导演特吕弗在回答一份美国电影杂志关于战争片的调查问卷时说过:“不论主观意愿愿意与否,所有的战争片实际上都是在宣扬和美化战争。”不能不承认这句话中的真理性。刺激的动作、不可避免的英雄人物、甚至还有冒险的精神,实际上使残酷的战争在银幕上最终总是变成了一场激动人心的演出。克林特显然注意到了这一点。他在这部迄今为止个人导演作品投资最大的战争片中,忽略了战争进程和故事的完整性,而通过三个时间层次的叙事,破坏了观众对战争表演的期待。于是这个故事被一分为三,一条线索是硫磺岛之战的片断场面;一条是三位幸存的英雄为鼓舞士气被送回国后的人生经历;另一条甚至是当代的小詹姆斯·巴德里对其父亲的最后岁月的回忆。于是,在《旗帜》中,除了开场之初激烈的登陆战之外,硫磺岛上壮烈的战争诗史不断被三位英雄回国后的并不情愿的应酬和坎坷命运所打断。对战争的渲染和“美化”因这种多层的叙事被降到了最低点。战争的故事不存在了,战争片也随之土崩瓦解,使这部影片基本上成为一本充满反战思想的电影教科书。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