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吃醉蟹记


□ 申晓国

近午时,逸风兄打来电话,说有朋友要聚聚。
地点在高新开发区的生态园,我没去过,但知道那里十分有名。在十二点的时候,我来到生态园。生态园坐落在并发区的主要街道上,一进园门,似乎进了花园,在一张张圆桌的旁边是绿的草,红的花,玲珑剔透的假山上哗啦哗啦流着细水,水顺着弯曲的河道绕削、桥向另一景区流去。在淡淡的音乐衬托下,就餐的人很绅士地小声谈着话。
今天有什么名堂呢?不是喝竭酒聊聊天,叙一下这几日没有见面的新闻,然后在一片醉意中各自散去。
哦,是姚远先生。
姚先生是在一次古琴的雅集上认识的知音。他是“琴棋书画”的“棋”。是抱壅堂主人的校友,现在一家出版社工作,从小便喜欢下棋,经常与聂卫平及李昌镐等人相往来,每年至少与他们来往一下。那次在抱壅堂喝酒如剑客,酒后且即席赋诗挥毫一首,记得有一句“且将秃笔寄豪情”印象挺深,并且说请大家有空吃他家的秘传“大醉蟹”。
十二点半时,朋友们陆续来了,有抱壅堂主、逸风、昆右、刘刚、潜帝、我及主角姚 先生。
坐定,姚先生发话云云感谢上次聚会等等,且潜斋兄已将那句诗刻成印文,这成了此次聚会的引子。为了让大家尝尝他家的秘传,今天特地请大家来品尝醉蟹喝花雕酒。
服务员从一个带有汤的罐子中将蟹取出,有秩序地摆在一尺见方的盘子里、一共十五只,中等个,八条腿和两个螯,从色泽上看感觉像活着的。蟹壳的颜色叫“蟹壳青”,这种颜色如能调出画山水应该最好的.。潜斋说,有一种砚台也叫“蟹壳青”的。两坛三斤装的花雕酒摆了上来。每人面前的玻璃杯倒人多半杯紫红色的酒。放在鼻子下一嗅,一种香味沁人肺腑。
姚先生是浙江金华人,平时爱喝花雕,说这是家乡产的陈年花雕,在老家,陈年花雕是小孩生下来之后,家里将上好的花雕酒埋人地下,等孩子成人后开启享用。生男孩叫“状元红”,生女孩叫“女儿红”。小呷一日,果然好味道,一种说不出来的爽。别人说是加饭酒,相当于米酒,吃醉蟹还得以此酒相伴才叫绝。我感觉到是真正吃与晶的幸福,当然还有一些雅士天南海北地聊天也是快乐的源泉。
一人面前的盘子放了一只醉蟹,撕一条腿慢慢地吮,真鲜呢,有一种淡淡的酒味,似乎还有陈皮、糖、水果等等的味,感觉滑而不腻,不太咸,淡淡的。一帮人从来没吃过,今天算是尝到一种“美食”了。在座的逸风兄是美食家,他煲的汤让我们经常回味,鲫鱼汤、清炒时蔬是他的拿手好戏。他说:“姚兄,这是怎么做的?”
姚说:“秘方不可外传,这是你嫂子好不容易学来的,这里面还有一个故事呢。你们慢点吃,七个人一人平均两只,另外一只到最后再想办法分配。夫人做的时候,我也只是打下手。怎么配料我也不清楚。”说得这么玄乎,我们一个个洗耳恭听。
“夫人为山东人,其干爹为北大教授,教授有二女,皆一米八左右,身材长相二流,有一女还在上海模特大赛中获取过一等奖呢。我亦常出入教授家,每次去都吃此醉物,询问做法,教授每次只说一点。由于长时间只顾与二女漫谈而未曾详细了解做法,每想吃,还得去教授家。有一天,夫人说她学到秘诀了,在家一做,果然与教授家里不相上下。我从此以后去教授家也少多了,秀色也餐不上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