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纯木本中国,福兮祸兮


  文/冯永锋

  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推行近30年,据说获得了成功的改革经验;集体林权改革就全方位推行起来。草本中国,似乎要做木本中国。而这时,不少长得还很弱小的树,在一夜间被火炼烧。天然林中国,似乎要做经济林中国。也是在这时,不少长得很杂的森林,也就是俗语所说的“天然林”,被种上经济林木,桉树、杨树、苹果树、芒果树、松树、杉树。木本中国,似乎就是纯木本中国。

  森林除了生产金钱,其他似乎都是无用的,都是没必要的。长此以往,我们的森林,我们的风土,我们的文化,我们的河流之源,我们的二氧化碳之归宿,我们所有人的精神庇护,何以依存?如此作为,福兮,祸兮?

  几年来,我去每一片所有可能生长森林之地,理想,就是想看一看真相,找一找答案。

  而一切,根本没有答案。万木沉默,林涛低回,暴雨之后是干旱。

  在它们身边,一些根本听不懂树语的群体,每天都在对树动手动脚。

  小树,满眼全是小树

  1962年,诗人郭小川来到黑龙江著名林业生产基地伊春市采风,豪饮闲逛之后,作下被林业工人读得精熟的《林区三唱》: 《青松歌》、《大风雪歌》和《祝酒歌》。 《大风雪歌》中有一段这样说:

  南征,

  北伐;

  东挡,

  西杀。

  哪儿有任务,

  就向哪儿进发!

  风如马,

  任我跨;

  云如雪.

  随我踏;

  哪儿有艰难,

  哪儿就是家!

  钢锯呀,

  亮开银牙;

  铁斧呀,

  迸出金花;

  一声吆喝,

  大树迎风纷纷下!

  冰雪滑道呀,

  好似天河山前挂。

  森林铁路呀,

  好似长江过三峡:

  咱们的木材哟,

  追波逐浪走天涯

  小材呀,

  造船桨车架。

  大材呀,

  建高楼大厦:

  擎天托地哟,

  也是咱家!

  壮怀激烈。郭小川在伊春,不知道和著名的林业工人马永顺谈了些什么。可以肯定,他们都为森林喝了不少酒。你看他这《祝酒歌》写的:

  天上天下的英雄呀,

  最风流的是咱们这一辈。

  目标远,

  大步追,

  雪上走,

  像云里飞,

  人在山,

  就像鱼在水。

  重活儿,

  甜滋味,

  锯大树,

  就像割麦穗,

  扛木头,

  就像举酒杯。

  一声呼,

  千声回,

  林荫道上,

  机器如乐队,

  森林铁路上,

  火车似滚雷。

  一声号令下,

  万树来归队,

  冰雪滑道上,

  木材如流水,

  贮木场上,

  枕木似山堆。

  且饮酒,

  莫停杯,

  七杯酒,

  豪情与大雪齐飞,

  十杯酒,

  红心和朝日同辉。

  小兴安岭山哟,

  雷打不碎,

  汤旺河的水哟,

  百折不回,

  林区的工人哟,

  专在这里与困难作对。

  “锯大树,就像割麦穗”,所有像马永顺一样在林中砍过树的人,都比郭小川还能体验这句诗的那种不顾一切的豪情。这句诗也不小心泄露出,林业,一度多么想成为农业。

  2009年9月14日,马永顺(1914-2000)被评为100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人物之一。在改名为马永顺林场的“二股林场”,马永顺的老朋友、小同事,张道庭,也要做热爱森林的歌词和歌曲。一年四季,张道庭都要为马永顺扫墓。遇上他的前几天,下了场雪,他花了很长时间,把马永顺的墓扫了一遍。

  张道庭65岁了,他过去和马永顺在一起工作时,对马永顺的所作所为十分敬佩。8年前,他从林业局物资供销科长的岗位上退了下来,回到马永顺林场,当上了马永顺事迹义务宣传员。他干了三件事:一是写诗歌和歌词,颂扬马永顺;二是当导游,向来参观的旅游团宣传马永顺;三是经常到马永顺墓地,为早年的砍树英雄、晚年的种树英雄,清扫墓地,要是没人清扫,这墓地,早已经荒芜。

分享:
 
更多关于“纯木本中国,福兮祸兮”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