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诗品与人品


□ 朱世达

  明人胡应麟的《诗薮》里说:“光尧题金山一绝云:‘屹然天立镇中流,弹压东南二百州。狂虏来临须破胆,何劳平地战貔貅!’”诗风雄浑,大张国威,视敌寇如草芥,但“光尧”即是宋高宗赵构,却是个颜事敌、向金称臣纳贡的儿皇帝,所以胡应麟评论此诗“殊不类其人”。清人潘德舆的《养一斋诗话》里对刘豫其人其诗也有评论:“寒林烟重暝栖鸦,远寺疏钟送落霞。无限岭云遮不断,数声和月到山家。’此宋贼刘豫诗也。清光鉴人,诗竟不可以定人品耶!”就是这个金统治者扶植的傀儡却写出了这首“清光鉴人”的诗篇。诗品无关乎人品。以言取人,难免失真,知人论世,是论诗的要着。
  补白
  顾鉴明
  “我是非洲文学的一部分”
  记沃莱·索因卡
  
  前些年,当我在非洲时,诸多感触中最深刻的莫过于当地部落人民原始、丰富、深厚、狂野的文学传统给我的震撼了。漫无边际的干旱草原、骆驼、水、草、树是他们歌吟的主题,爱情、英雄、部落的撕杀与格斗给他们的文学蒙上了一层引人入胜的传奇色彩。在金合欢树下,一个民族诗人或歌者坐在篝火前可以吟唱一夜的诗或歌,由于语言关系,外来的人们只能从他们的表情和伴舞以及匆匆的现场口译来了解这一切。这犹如站在浩瀚的大海的边岸上,只能是“望洋兴叹”了。
  然而,在非洲,也有一些作家,他们植根于非洲文学的沃土之中用英语写作,给非洲文学通向更多的人们的心灵架筑了桥梁。获得一九八六年度诺贝尔文学奖的五十二岁的尼日利亚剧作家沃莱·索因卡就是其中的一位杰出的代表。当他在巴黎参加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戏剧研究所会议得知获奖消息时,他说,“我决不认为奖金是发给我个人的,它是发给我所代表的文学,我是非洲整个文学传统的一部分。”
  当人们问他诺贝尔文学奖是否会影响当代非洲文学时,他说,“这是一个非常难以回答的问题。非洲文学是一个概念,我不知道你怎么能影响一个概念。非洲文学一直是异彩纷呈,非常富有生命力的。我并不认为诺贝尔文学奖会影响非洲文学。”
  谈到感想,他笑一笑,说,“要是说我没有从获奖得到一点快乐,那无疑是谎话。”
  他说,“我把自己主要视为一个搞戏剧的人,当然,我还要继续用其他文学形式写作。”
  当人们问他今后的创作计划时,他说,“我从来不披露我的写作计划。我在写作。一个作家任何时候都是在写作,无论是坐在打字机前,在散步,还是在构思。”
  几年来,索因卡作为非洲最有影响的作家之一和塞内加尔前总统、诗人桑戈尔一起一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他是十月十六日最后从六名作家的候选名单中由十八位文学院院士秘密投票产生的。这最后筛选的六名作家名字是保密的,据说,其中包括墨西哥作家奥克塔维奥·帕兹和亡命美国的苏联诗人约瑟夫·勃洛德斯基。在文学院成员中有一位名叫奥斯顿·肖斯特朗德的院士,他将索因卡的诗歌翻译成瑞典文,一直竭力推荐索因卡为文学奖候选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