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家疯狂医院的最后疯狂


□ 朱晓军

一家疯狂医院的最后疯狂
朱晓军

  “31岁的未婚女士王洪艳受电视广告吸引,到上海协和医院(民营)去作检查,结果被医生诊断为‘不孕症’。入院检查不到3个小时、诸多检查结果尚未出来,医生便将其推上急诊手术台,不到24小时花去医药费近4万元。令人吃惊的是,一周后,当王洪艳拿到另一家医院作的妇科检查报告时,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大病!”———这不是天方夜谭,而是来自新华社记者的一则报道。这一则报道在全国引起了震动,让成千上万曾经上当受骗的患者痛心疾首,怒不可遏。
  然而,是谁揭开了这个史无前例骇人听闻的医疗骗局?是本刊2006年第6期发表后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的报告文学《天使在作战》的主人公、上海女医生陈晓兰!面对医疗界监管曾经失控腐败猖獗患者遭殃的丑恶现状,身单力薄的陈晓兰是如何挺身而出不屈不挠地继续揭露医疗腐败、为患者伸张正义的呢?
  
  引言
  
  2007年社会蓝皮书《2007年,中国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的调查统计表明,“看病能,看医贵”的关注指数为57.95%,位居中国社会问题之首。
  中国出现一怪现象,这边病人说,“看病贵,看病难。”生病进医院像羊进屠宰场,浑身筛糠腿哆嗦;那边营利性民营医院纷纷开张,越办越多,医疗广告像蝗虫似的铺天盖地,从电视飞到路牌,从报纸爬到杂志,无所不在,无所不有。对民营医院来说,每年几千万元的广告费,已是平常数字,高的已达数亿元。2005年,上海长江医院投在央视的广告费就高达2000多万元。
  染坊没有出白布的。羊毛出在羊身上,民营医院的所有开销最终都要落实在病人身上。
  据莆田的《湄洲日报》报道,中国现有的上规模的民营医院约有80%为莆田东庄人所有。被媒体称为“打假医生”的陈晓兰认为,上海的民营医院80%掌控在东庄游医手里。
  30年前,位于福建省莆田市的东庄还是一处穷乡僻壤,其别称为“界外地”,意思是不在官方统计之内。东庄人多地少,耕地盐碱化,一穷二白。20世纪90年代,东庄的村民在性病上发现了商机,纷纷进城非法行医———在犄角旮旯开设性病诊所。从此中国出现了一种专业职称序列之外的医疗“界外地”———游医。游医病毒在城市的表现是“牛皮癣”泛滥,即厕所、电线杆和小区楼道里“专治性病”的小广告。
  莆田东庄游医很快就完成了原始资本积累,“据圈内人透露,这些诊所在短短几年内就完成了约有七八十亿规模的原始资本积累”。暴富的莆田游医不再偷偷摸摸看性病了,成为民营医院的投资人或管理者和国有、集体医院的承管者。英雄不问出身。他们若能守法行医,悬壶济世,自然是好事。遗憾的是,他们的医疗广告从厕所转移到报纸电视、网络户外等传媒,游医本质却没有发生转变。他们将游医的骗人手段写进了“医院电话接诊技巧”“医生销售技巧10法”等读本,用以培训员工。他们或用高额的提成进行引诱,或用下岗失职进行胁迫,要医生将没病的病人说成有病,将小病说成大病,将一个疗程可治愈的病拖到十个疗程,把十几元一瓶的药卖到几百元……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