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映山红


□ 包光寒

旧上海淑女米彤在阴差阳错间当上了国民党的一名女兵。表面上看生活一切正常,可正常的下面有着怎样的真实呢?同性间的暧昧情感,长官对女兵们身体与精神的双重占有与摧残,让她们暗无天日,也让我们牵肠挂肚。对米彤来说,有什么可以支撑她活下去呢?米彤开始寻找一种绝望中的爱情……

1

米彤被副连长刘遗文带到北山坡下那幢二层大楼前的时候是十六岁过两个月,她身上挂了个小包,一脸的灰尘和疲倦。那时正是下午四点钟光景。两个女兵在伙房水池边洗准备明天早上吃的雪里蕻咸菜。一些女兵在大楼前的空地上游荡着等吃饭,她们头上的橄榄帽没有一顶戴得一样,看上去漂亮英俊。米彤的眼睛盯着一个高个子女兵发愣。那个五大三粗满脸青春痘的女兵正把头上的橄榄帽摘下别在腰带上伸手拎起平板车上的百斤大米轻松地挥到肩上走向伙房。米彤心里吃了一惊。心想还有这种女兵!等着吃饭的女兵们看到副连长领了个黑裙白衣很有几分姿色的女学生回来,以为是他妹妹或是什么亲戚。她们怔怔地盯住米彤,正纳闷龇着一对板牙的刘遗文怎么会有如此芙蓉般的妹子或亲戚,眼光里都透出对那女学生掩饰不住的嫉妒的时候,一个胆儿大的或许和副连长关系较密切的圆脸女兵在花坛边上大叫,连副,你的小老婆怎么这么漂亮?立刻引来一阵哄笑。米彤狠狠地剜了那个女兵一眼,心里恶毒地骂道:畜牲!娘西匹!这时,那个大个儿女兵在伙房门口推波助澜:连副,是不是带来入洞房啊!要不要给你烧黄酒炖蛋?一阵更大的哄笑。米彤猴腚似的满脸通红,气得眼泪涌上眼眶。按往常对这种带有下流色彩的玩笑,刘遗文是不会有什么表示的,但看到这么多女兵哄笑而且是在新兵米彤面前,实在觉得有失尊严。他便绷紧脸瞪着花坛边的圆脸女兵训道:“米小芳你放肆!我日死你!”然后歪着脑袋扫了一圈众人,龇着牙大骂:笑什么!我日死你们!女兵们立刻收敛笑容,表情虔诚而庄重。她们清楚,谁要是真得罪了刘遗文,绝对要倒楣一圈。刘遗文扫了女兵们一眼,表情松了下来。这是新来的战友,叫米彤。今后大家要多关照。他又转向米小芳:一排长!到!米小芳迅速跑到刘遗文跟前,靠腿立正:长官有何分咐?米小芳的嗓音清脆悦耳,似银铃般钻进刘遗文耳朵。刘遗文顿时气消一半。米彤就编在一排。刘遗文说罢朝米小芳挤挤眼。米小芳漠然地看了米彤一眼:走吧。米彤跟着米小芳走进大楼,脑中不屈不挠地不断出现刘遗文向米小芳挤眼的镜头,心想副连长干嘛要对一排长挤眼呢?刚才不是还在训她吗?
排队吃饭前,女兵们叽叽喳喳,议论着连里又来了个漂亮的新兵。现在不是招兵的季节,她肯定是有来头的。女兵们分析着评判着。又有鱼吃喽!那个高个长着满脸青春痘的女兵用不高不低的调子悠悠地说,引得旁边两个女兵放肆地笑了起来。一个女兵转过头来问,晚上吃鱼吗?两个女兵更笑弯了腰。问话的女兵莫名其妙跟着傻笑。米彤跟着米小芳出来时,一百多双眼睛齐刷刷射向她。米彤紧张得心怦怦乱跳,手里的碗差点掉地上。米彤感觉脸上火辣辣地烧着。米彤没穿军装,站在队列最后。一个带黄袖标的值班少尉高声起了个音,女兵们立即唱起了歌。歌声清脆而嘹亮。米彤不会唱,便左顾右盼,米彤发现个个表情严肃唱得认真,那个长满青春痘的大个女兵站在排头唱得尤其卖力神圣。米彤后来知道,她叫单珊,是一班长。......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