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相逢无纸笔 别前各尽觞


□ 吴 亮

相逢无纸笔 别前各尽觞
吴 亮

如果把写回忆录比喻为拍电影,很容易产生著名的费里尼疑问:这部片子就是我原先想要拍的那部吗……我所叙述的未必就是我脑中所有以及如我脑中所有,我想说的一切,永远存在于我已经说出的“之外”。对,它仍然在某处,在黑暗中,在大脑皮层深处,电影胶片都做不到真实呈现,纸笔又能捕获到些什么呢。那时候上海到处都在拆房子,有一次我对孙良说,说不定哪一天你的威海路画室就要从地图上消失了,我会为它写本书,半回忆半虚构,描述你那个不再存在的房间,还有曾经围绕着它发生的那些事情……十多年过去了(瞧,用一个省略号就能把十多年光阴轻轻带过),孙良的画室,那个三教九流混居的大杂院奇迹般地还屹立在原地。那个写书的承诺不了了之,虽然我曾多次在想像中草拟这本尚未成型之作的某些章节。我是一个喜欢想甚于喜欢写的人,当然我还喜欢说。在孙良画室里,我们两人的闲聊可以被整理成厚厚的一本《马厩谈话录》,可是这本书也许永远不会问世啦。就像我常挂在嘴上的那句话,“说过了就存在过了”,说的快乐如同做爱的快乐,并非一定要为了生出一个贝贝。
陈年老账搁一搁,先记一点最近的事吧,新闻迟早要成为历史,谁说不是呢……3月20日,孙良画展《纹身月亮》开幕,我非去不可,他的画能一再把我带回1990年代。除此之外,还因为孙良是我的死党,没说的。杜尚定居纽约后,从来不去博物馆,但他会在周末的朋友画展上露面。向杜尚致敬。一个春风沉醉的下午(顺便再向郁达夫致敬),张江当代艺术馆,地铁2号线终点站,大街对面,路尽头,一幢小建筑空降在那儿,郁郁草坪和煌煌雕塑,均无历史凭据,再过十年八年全是历史,昨天那儿还荒原呢。浦东,海市蜃楼啊。
我喜欢无凭据的一切,舍斯托夫有一本谈信仰和基督的书,书名《无根据颂》,令人呼吸急迫心跳加速,醉酒般地好。无根据,还要颂,这就丈量出我等凡夫俗子的距离。我们哪敢这样想?二楼的十字形展厅光线敞亮,摩登如斯,楼下空气里飘过来咖啡氤氲。穿戴时髦的和不修边幅的人们正陆续抵达,握手,脱外衣,签到,领画册。画册封面深蓝,上书“纹身月亮”四字,烫银,几乎人人手持一本,在展厅里晃荡,虚眼望去,场面居然有点诡异。一位美女迅速走近我,将一朵紫色的鲜花别在了我的胸前。她见我一脸狐疑,忙笑道:“你不认识我了吧,我是边平山的老婆。”想起来啦,啊啊不好意思。我一边敷衍,一边目迷五色四下张望,嚯,美女真多,可惜大半认识。知根知底,没戏。没戏也不错,瞧别人的戏,天下太平。哪里有艺术哪里就有可人儿,哪里有可人儿哪里就有未知,生活多美好!人越聚越多,到点了,我稀里糊涂地被边平山太太(她亭亭玉立主持开幕式,很遗憾我只能看到她的背影)推到前面,和几位头面人物站成一排:孙良(他是主角嘛)李旭(老弟现在是张江当代艺术馆馆长啦,中式棉袄,还刨了个光头,酷呆了)以及张江的城隍土地。开幕老一套,依次简短致词,城隍土地敲锣打鼓,李旭承前启后,孙良最后答谢。我担心会轮到让我说几句,赶紧搜索枯肠打腹稿。结果剃头挑子一头热,我站在那儿还在胡琢磨,开幕式就收摊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上海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上海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