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崔颢题诗在上头


□ 吴永雄

史话“斗酒诗百篇”的李白路过武昌,一日来到黄鹤楼,举笔准备题诗,以抒发胸臆,但当读到崔颢的《黄鹤楼》诗: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处空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还,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诗仙为之倾倒了,随即放下手中的笔,没有留下诗篇便离去。后人据此传闻,盖“搁笔亭”纪念,而使黄鹤楼名声大噪。史载,崔颢(?—754年)汴州(今河南开封)人。唐开元十一年(723年)进士,官至太仆寺丞,司勋员外郎。少年时,诗多趋于闺情,流于艳事。后四方漫游,阅历倍加丰富,诗风变得雄浑奔放。据《旧唐书?文苑传》云:“开元、天宝间,文士知名者,汴州崔颢,京兆王昌龄、高适,襄阳孟浩然。”可见其诗名之盛传。

这是我第二次登临黄鹤楼。前次已被“搁笔亭”的美谈所迷醉,这次依然沉浸在诗仙“搁笔”的故事里。我们几位兴趣诗词的政协文史委员,伫立在“搁笔亭”前,静静地听着导游的讲解,引无边之遐思,谁说文人相轻呢?李诗仙对崔颢的好诗非但没有妒意,而且吟出“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可见诗仙被完全折服,连落笔也没有。之后,诗仙虽然多次来过黄鹤楼,且诗中多有提及,如《书情题蔡舍人雄》的“黄鹤不复来,清风愁奈何”;《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的“一忝青云客,三登黄鹤楼”;《望黄鹤楼》的“东望黄鹤楼,雄雄半空出”等等,都如蜻蜓点水,一掠而去,没有为黄鹤楼留下沉博绝丽的诗篇。诗仙只有在黄鹤楼送“布衣诗人”孟浩然之广陵时,才写下“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诗仙的旷世之才得以彰显。

后来,世间有好事之人,借诗仙读了崔颢的《黄鹤楼》诗后喟叹而设辞,作一偈云:“一拳捶碎黄鹤楼,一脚踢翻鹦鹉洲。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说这是诗仙的诗作。还有一少年,叫丁十八(有人说是僧人),用此诗嘲笑李诗仙:“黄鹤楼依然无恙,你是捶碎不了的。”诗仙果真在《醉后答丁十八以诗讥余捶碎黄鹤楼》(引《全唐诗》第二册,卷一百七十八,李白十八,河北人民出版社)诗曰:“黄鹤高楼已捶碎,黄鹤仙人无所依。黄鹤上天诉玉帝,却放黄鹤江南归。”又曰:“君平帘下谁家子,云是辽东丁令威。作诗调我惊逸兴,白云绕笔窗前飞。待取明朝酒醒罢,与君烂漫寻春晖。”诗仙把此事写得煞有介事,神气活现。我们望着这座有“天下绝景”之誉的黄鹤楼,由于崔颢和诗仙的渲染,历代诗人以“鹤”感怀,以“鹤”抒怀,随景引发,诗情画意,屈艳班香,黄鹤仙人的佳话,因有“搁笔亭”的轶事更加广泛流传了!

这时,我读着《搁笔亭》的联句“楼未起时原有鹤,笔从搁后更无诗”而离开,登上黄鹤楼前花岗岩砌成的台阶,忽又想起清初杰出剧作家孔尚任(《桃花扇》作者)《题搁笔亭》的诗,曰:“潇洒仙才有尽时,当年搁笔费寻思。唐人不及今人胆,敢续崔郎以后诗。”窃以为,这诗就有偏颇之举了。因为,一代诗仙并不是敢不敢“续”的问题(诗仙轻世傲物、放荡不羁的性格是世人熟知的),而是诗仙出于对崔颢的敬重,既然是好诗,自己一时又难有佳句,只好搁笔而去,这是诗仙的气度和涵养。诗仙后来在“六朝古都”写下《登金陵凤凰台》,不就可与崔颢的《黄鹤楼》相媲美而难分上下吗?所以,“搁笔亭”传诵的是“文人相知”的美德,而不是“敢续崔郎以后诗”,这是耐人寻味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