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上访


□ 阎 刚

  万云这一次看到王会玲,他印象最深的是她的形象依然娇好鲜亮。
  万云从县委大院走过来,与王会玲打招呼道,你怎么到这里来了?王会玲说,我怎么就不能来呢?万云只好笑了笑说:当然能来,当然能来!万云说这话时,他自觉嗓音也起了一些变化。这种变化王会玲也能感觉到。王会玲说,我大老远来,你中午至少要请我吃顿盒饭吧!万云还没来得及回话,代生明从后面抢着说,这有啥问题,求之不得。王会玲一双凤眼盯着说话的人,万云回过头来,介绍说,政策研究室的代主任。王会玲松弛了果肉般的面颊,随口说了声,代主任好!万云见代生明盯着王会玲白皙柔润的脖子,就感到很不痛快。
  临近中午下班的时候,万云借口上厕所,给王会玲打了个电话。他开始还担心王会玲原来的电话还能不能打通。万云在走道上拿出了手机,翻出了王会玲的号码,拨通了,但没人接。万云就想,也许她已经走了。他这样想着就去了洗手间。当他再回办公室时,王会玲早到了。王会玲端着一杯茶姿态雍容地坐在那张三人沙发上,代生明则侧坐在她旁边。让万云更不痛快的倒不是代生明与王会玲靠得那么近,而是代生明转而又盯上了王会玲的侧脸。万云很早就听人说过,一个女人的最大魅力也许就在她的侧脸上。代生明见万云进来了就说,客人自己来了,你总得让女人保持一点矜持吧。王会玲知道这是代生明在有意讨好自己,王会玲马上说,他早就给我打电话了,我就是冲那电话来的。如果顾得了矜持,我还上访干啥?王会玲说这话,叫万云和代生明有些错愕。
  万云此时不好直问王会玲。王会玲就起身拥着万云的肩膀,说,我俩找个地方细说吧,今天中午我请客。王会玲显得从容,她回头对代生明说,代主任,不好意思啦。王会玲还侧过头来很不屑地斜瞟了他一眼。王会玲从代生明的脸上看出了几分愠怒。但万云始终不敢与代生明对上眼。临下楼梯时,王会玲才愤愤地说,什么德行,是饿死鬼呀。万云只好笑笑说,不错,人家正在饥饿着呢。王会玲说,那也不能打老娘的主意呀,真是。你一点感觉都没有吗?王会玲又侧瞟了万云一眼。
  王会玲和万云来到紫云宾馆,他们进了一个包间。王会玲点了几个菜,要了一瓶红酒。王会玲现住在洋河镇,万云对她这次上访很感兴趣。
  酒斟满后,王会玲举着杯,与万云碰了一下说,我男人被抓了,就是前天的事。万云本能地怔了一下。他想,你男人进了号子与我有关吗?王会玲以这种方式告知,万云不知是悲是喜。王会玲抿了一口杯中的红酒说,你不信是吧?这可就是事实。万云不仅认识王会玲的男人,他还曾经诅咒过他。王会玲说,陈泽生很不靠谱了。你也早听说了,他在外面有女人,而且不是一个两个。我一开始还以为这样治他一下也好,但不想这是有人指使的,他们是另有图谋,真正目的是想把那煤矿经营权弄到手。你说,这一手黑不黑?万云有些不知所措,他不知道怎样劝慰王会玲,或者说该不该介入这件事。万云以为既然人都抓了,他介不介入已是无所谓了。他知道这绝对不是自己能摆平的。
  万云问王会玲,既然这样了,你打算咋办?王会玲笑了笑说,我能咋办?还不是一级一级找人呗。我不上访太便宜他们了。万云部分赞同王会玲的说法,只是他认为,既然公安都插手了,不找对相应的人物,恐怕也是无济于事。万云直到这时还不知道陈泽生是为何被抓,又是谁授意的。王会玲也没有明说,万云猜测陈泽生不可能是经济方面的问题。王会玲显得很轻松,她似乎对自己丈夫的命运还十分乐观。在万云看来,这是王会玲能力的表现。吃过午饭后,王会玲说要去看守所打听打听,看陈泽生是不是在里面撞墙。她还带了几件换洗的衣服要交给他,即便自己不能亲手交给他,请看守转交也行。
  万云与王会玲分手后,他没有回家,就直接去了办公室。他打开办公室的门,就看见代生明与小李在下象棋,两人激战正酣。代生明见万云回来,就对小李说,你先出去一下吧,我与万主任有事要说。小李收拾了棋盘出去了。代生明就对万云说,这下她真的遇上麻烦了。你们走后,我到信访办打听到了,你那美人的男人被抓,犯的啥事你知道么?万云首先不赞成代生明说你那美人,因为王会玲并不是自己的女人呀,他知道代生明一向先入为主。代生明接着说,陈泽生强奸幼女。万云其实已知道了,但他却被代生明的渲染震住了。他想,如果真是这样,王会玲又有什么必要还东奔西走呢?王会玲是不是脑子进水了。万云只是晃了几下脑袋。
  几年前,陈泽生承包了镇上一座煤矿。当时,煤还没有现在这好的行情,每吨也就三十元左右。镇上之所以把这矿承包出去了,也是缘于煤炭处于低迷的行情,企业长期处于亏损状态。加之,这一带的煤层都是高瓦斯矿层,开采的风险又大,说不准眨眼就会死人。这样的企业,有哪个承包人会护着不放?陈泽生敢承包。他为了说服镇政府的头头们,还专门做了一个规范的标书,镇政府对标书很满意,于是就与之签了10年的承包合同。合同的最后一款还注明,在同等条件下,续约者优先。陈泽生在承包后的第三年,适逢全国整治矿业秩序,那些私开私采的小煤窑被查封了。煤价也因此一路飚升,很快每吨就突破了百元大关,随后又突破了两百元,陈泽生几乎是一夜之间就富得流油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