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企业管理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霍英东畅谈商海成功秘诀




霍英东<a href=畅谈商海成功秘诀图片1" />
陈鲁豫:霍先生,您好!我想请问您,您每天工作那么繁忙,时间上是怎样分配的呢?哪一方面工作占了您最多的时间?
霍英东:我从学校出来一直到现在,每天都想着工作,从来没放过一天假。说到工作的支配,我有自己的事业,特别对祖国的改革开放,我是尽量多做一点努力。所以,工作方面整天都觉得时间不够。
陈鲁豫:看来,现在您可能在做生意上花的时间不是太多。我看香港报纸上说,霍英东先生现在在香港的生意是“只守不攻”,可能赚钱对于您已经不是目的了。
霍英东:单纯地赚点钱固然是需要的,但我认为还有更有意义的事。现在,中国已经改革开放很多年了。但我们回顾中国的历史,“鸦片战争”以后,中国一直受列强的欺负变得四分五裂。到了新中国成立之后,中国人民站起来了。但是,在经济发展方面,也碰到一些问题,比如“大跃进”、“文化大革命”等等。我们看到邓小平先生实行改革开放的政策,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新的希望。关于这一点,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做出自己的贡献。
陈鲁豫:说起中国内地的改革开放,霍先生是非常有发言权的,因为您是最早一批到内地去做生意的人。
霍英东:应该说是最早的,因为我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也就是1978年12月开放之后,第一天就开始搞中山温泉。当时,改革开放在当时国内领导人中的看法也不是完全一致的,有的担心会不会成为另外一个“大跃进”。当时,我们的条件非常差,我们的能源、交通等都很差。好多人吃惯了“大锅饭”,都不用怎么做事。所以,建中山温泉的时候,我就以一个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速度来完成。在当时的条件下,能做到这一点是十分可贵的。所有的十万件设备,包括墙纸、水杯都在国内买不到,就连烟灰缸都要进口。
陈鲁豫:我看过一些报道,说当时白天鹅宾馆建好以后,连洗脸盘都没有塞子。您在做生意之前,没有想到过会有风险吗?
霍英东:这并不是风险,因为风险最多是赔本而已。当时,大家都想对国家有一点奉献。关键是怎样完成一件事情,并最大限度地发挥每个人的积极性。当时,我们的国家应该说是陷于一个经济崩溃的边缘,而且一些年轻人上山下乡之后,在工作方面缺乏积极性。
陈鲁豫:我发现,霍先生很喜欢做“开荒”者。比如说,中国大陆刚刚改革开放,您就率先回去做生意。我知道现在霍先生手上有一个最大的项目,就是南沙。其实,那也算是“开荒”,对不对?
霍英东:当一件事情样样都比较成熟,每个人都可以做得到的时候,那件事就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了。南沙的开发则完全不同。它可以说是“鸦片战争”的始源地,这个地方几千年没什么变化,交通不便,人迹罕至,而且很容易受台风影响。但在我看来,这应该是一个宝地。因为所有的国际大城市都是在一个河海结合的地方,南沙就具备这样一个条件。当然,当时的桥路样样都没有,就连“番禺”这个名称都没有。当时的构想只是一个心中的梦想,但最终还是实现了。经过十几年努力,在基金会的顾问、同事各方面的努力下,我们在南沙完成了第一阶段工作,也受到当地政府的认同和支持。所以,我觉得开发南沙也算是“开荒”。对于我自己来讲,也算是一偿所愿。
陈鲁豫:但是,开发南沙会不会对香港经济产生冲击?我看香港的报纸好像也在问,说开发南沙之后,香港有些产业可能会受影响,比如说会冲击数码港、货柜港。会有这样的冲击吗?
霍英东:说到冲击,有很多东西是很难的,比如说数码港。说到数码港,大家都会想到高科技,那现在的高科技港是很多的。至于说货运,现在又开始搞物流。内地和香港关系非常密切,可以说是唇齿相依,既有竞争,也互相促进、互相推动。所以,总的来说,大家各有各的不同。南沙将来是能够让香港和整个珠江三角洲同国际接轨的一个有利的地方。至于说对香港本身会不会带来一些冲击,我个人估计不会很大。
陈鲁豫:现在香港也有很多人在问,说中国内地加入WTO之后,对香港依赖程度变小了,那对香港经济的长远发展会不会有影响?
霍英东:香港和内地是唇齿相依、互动互补的:如果没有内地,香港孤零零一个岛是没用的;内地的改革开放也需要一个比较成熟的、适应经济运作的地方,比如香港。在资金投入、人才培训等各个方面,香港都对内地逐渐由计划经济走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道路起到了非常重要的推动作用。应该说,香港在金融方面、法制方面、专业人才方面,都可以为内地提供很好的参考,其作用始终是存在的。
陈鲁豫:您喜欢轻松的生活,还是紧张的生活?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