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杨”非“木易”说


□ 谭 庄

  郭玉琼的《杨四郎:从伦理困境到政治困境》(《读书》二○○七年第十一期)一文中云:“又有数次被改名做逃兵的顶替者的老兵说:‘名字啊,不重要,不重要,杨四郎,杨延辉不是也改了名,叫木易吗?’”郭氏沿袭一贯说法,谓“杨(杨)”为“木易”。其实,杨者,当为“木”合体。
  《说文·木部》云:“杨,蒲柳也。从木,声。”《勿部》又云:“易,开也。从日一勿。一曰飞扬。一曰长也。一曰强者众。”段玉裁《说文注》云:“,此阴阳正字也。阴阳行而废矣。辟户谓之乾,故曰开也。”至于易者,《说文·易部》云:“蜥易、蜓、守宫也。象形,书说曰:日月为易,象也。一曰从勿。”段玉裁《说文注》云:“书谓纬书。谓上从日象阳,下从月象阴。纬书说字多言形而非其义。此虽近理,要非六书之本。然下体亦非月也。”由此可知,易、并非同字,亦非同义。所谓杨为木,木表其属,表其声。而之所以说杨为木易,盖是因为易、字形太过相似,出现形讹。世人未详,是以造成京剧《四郎探母》或者杨家将故事出现如此谬误,可谓深憾。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08年第03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