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父母的“受难”


□ 邓乃刚

父母的“受难”
邓乃刚

我的女儿,又到该给你过生日的时候了。你妈再三嘱咐我,今年过生日给你发E-mail,一定写上一句:“你的生日就是母亲的受难日!”
你妈说的没错。你妈怀着你的时候,正赶上那场震惊中外的大地震,我们颠沛于内蒙和北京之间,经历了多少周折,只有我们自己知道。12月6日上午,你妈肚子痛得直嚷嚷,来不及找出租车,我和你姥爷就赶忙推着自行车把你妈驮到医院。从永定门东街到友谊医院大约两公里的路上,我们躲着车辆,躲着行人,又怕压着胎儿,又怕冻坏你妈,艰难地挪动着,将近一个小时了才赶到产房、家属就被隔离在门外。你妈躺在病床上,怎么也生不出你来。由于你妈小时候得过软骨病,骨盆有些狭小且有畸形,医生在她的肚子下面侧切了一刀,又使用了电吸的方法,折腾到7日凌晨,才把你生出来。这一天一夜的折磨,个中的痛苦,也只有你妈自己知道。
“儿女的生日就是母亲的受难日!”为什么你妈想起和你说这些?大约是女儿也到了该生育的年龄。我们人类,因为爱而结合,因为爱而绵延,为了这一切,就必须做出牺牲,有时甚至是很痛苦的牺牲。爸爸深信,我的女儿也会做出牺牲,乐于牺牲,倘若有了儿女,会更加爱她的下一代。
哦,亲子之爱,是人类最基本、也是最伟大的爱。为了这种爱,多少父母耗尽了体力和精力,乃至感情。远的不说了,就说近的吧。2003年,当你在美国使馆连续三次遭到拒签之后,决定到上海闯荡闯荡。其时,为父的心里是一点儿把握也没有,爸爸甚至是非常的内疚——正如你妈所说的:人家都能托人为儿女找个工作,你也帮助过不少人,轮到自己女儿,你就“憋灯”了。不是没有托过人,为父也曾向一位司长张过口:能不能介绍我女儿到上海某高校实习或见习半年?她也是中科院研究生院毕业的硕士生呢。可司长立马就摊开双手:“我们是人家的上级主管部门,让我怎么开口啊?”是的,爸爸不该给人家出这样的难题。那一阵子,你不知道爸爸的心情是多么沮丧,从来没有感到自己这般的无能和窝囊。爸爸一狠心让你走了,把爸爸所有的感情也都带走了。然而,正是漂泊,勇敢地漂泊,使我的女儿走向了新生。上海一年的艰苦磨炼,是你走向独立、走向成人的重要标志。有了上海这一站,你到美国的异邦他乡后,面对任何艰难都从容镇定了许多……
哦,儿女是父母心头的一块肉啊!不曾设想,倘若我没有儿女,会不会像今天这样充满爱心、充满宽容?我这样说,绝不敢误解那些没有生育过子女的人,他们一定有他们的爱,也许只是对象和方式不同。在这里,我只是假设我自己“这个人”。自从2004年8月你到美国以后,你妈经常在睡梦里想起你,睡到半夜就醒了。她不止一次地对我叨唠:“女儿要是在上海该多好——想她了,我买张火车票就去了。就你——非要让她去美国,越走越远了!”我怎么向她解释呢?多少次,我都没有解释,只用沉默来回答。我不能用一两句解释得清楚,也不晓得她能不能弄明白我的意思。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