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20世纪文学日常生活话语中的性别政治


□ 王 宇

  [摘 要]从性别的视角来审视20世纪中国文学对日常生活的表述(即日常生活话语),不难看出这一话语实际上隐含了深重的性别政治。20世纪文学的日常生活话语预设了日常生活与非日常生活的二元对立及其之间的权力等级。而将这种等级关系与性别阶序挂钩,似乎成了一个普泛性的话语策略——即在对日常生活的超越与滞守的二元对立中,超越的向度始终被指派给了男人,而女人天生就是日常生活的滞守者,甚至本身就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即便20世纪50-70年代文学对女英雄的修辞也只是从一个相反的方向来贯彻这一话语策略。这一话语策略不仅参与了现代性意义的构建,甚至还参与了对现代性的反思。由此足见现代知识谱系中无所不在的性别政治。
  [关键词]20世纪中国文学 日常生活话语 现代主体 性别政治 二元对立权力机制
  [作者简介]王 宇(1966-),女,福建省福安市人,文学博士,厦门大学中文系副教授,主要从事中国现当代文学和性别文化的研究。
  [中图分类号]12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439—8041(2007)01-0111—07
  20世纪80年代末以来,随着日常生活日益成为文学叙事的重要特征,“日常生活”渐渐被作为一个文学/文化研究的重要范畴。新世纪以来关于“日常生活审美化”的争论还一度成为学术界持续良久的热点话题。显然,“日常生活”已成为透视中国文学/文化现代性的重要命题。但迄今为止,却很少人在关注这个命题时引入“性别”这个文化变量。许多人总以为性别的问题仅仅关涉男人与女人之间的关系,其实不然,性别的问题实际上从根部与一个时代文化精神的走向以及作为其根基的知识谱系的建构相纠结。因为“绝没有一种真理的模型不指向某种形式的权力,也绝没有一种知识或科学在行动上不展现或含括某种操纵中的权力”。而性别权力正是权力的源头与最基本的形式。因此,性别视角无疑为我们提供了一个介入中国现代性基本命题的另类路径。本文拟从这一视角来审视20世纪文学有关日常生活的话语(即对日常生活的表述)及其相关的知识背景,以期抵达文学现代性意义诉求的纵深处。
  
  一、日常生活与非日常生活二元对立中的权力机制
  
  所谓日常生活,指以饮食男女、生老病死、交往言行为主要内容,与公共社会活动、精神生产相对的私人活动领域。赫勒将它界定为“那些同时使社会再生产成为可能的个体再生产要素的集合”,它在整个社会结构中居于十分重要的地位。因为“个人只有通过再生产作为个人的自身,才能再生产社会”,“自我再生产成为社会再生产的原动力”。因此,日常生活的缺席将使社会结构空洞化、现代主体陷于“无家可归”的缺失焦虑中;但同时由于日常生活是以传统习俗、经验、血缘关系、自然情感等自然主义、经验主义因素为其根基,这又使它成为阻滞社会自觉文化因素生长的力量。尤其是在中国这样一个有着强大的农业文明传统的文化中(农业文明在本质上是个自在的日常生活世界)。因此,在现代性焦虑中伸展着的20世纪中国文学事实上始终纠缠着对日常生活的超越与回归的双重向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学术月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学术月刊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