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人的突围


文丨张华

  张謇说:“一个人办一县事,要有一省的眼光,办一省事,要有一国之眼光,办一国事,要有世界的眼光。”这些话在今天听来依旧振聋发聩、令人深思。

  一九九三年秋天,我还在海门师范上学,为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我来到常乐镇张謇纪念馆。和大多数同学一样,当时懵懵懂懂的我,对张謇只留下了模模糊糊的印象。没想到的是,十多年后,我居然能到常乐镇履职。这时,对于十多年前的匆匆造访,我感到了深深的愧疚。

  我竟然忽略了这样一位重要而伟大的人物!

  幸好现在还有弥补的机会。

  一切都从修建张謇纪念馆开始。

  纪念馆拔地而起的过程,是我不断触摸智慧、感受震撼、体验崇高的过程。张謇是中国传统文人中的异类,是思想和行动的“先知”者。“先知”往往意味着孤独,意味着不被理解,意味着遭遇世俗的非难和抵制。无论是形而上的思想,还是形而下的实践,张謇一生都在进行一场艰苦卓绝、惨烈无比的突围,作为一介书生的张謇竟常常独自以横刀立马的姿态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

  自从我国实行科举制度以来,平民书生便有了前途和希望,他们放下锄头,放下麻袋,投身到轰轰烈烈的科举洪流中。张謇就是其中的一员,科举考场成了他人生突围的第一个战场。初次参加州试,张謇名列百名之外。先生宋蓬山训斥道:“就算一千个人去考,如果录取九百九十九人,只有一个人不取,那就是你!”这话就说得相当过分了。张謇听后羞愤交加,回头就在屋子里都贴上写有“九百九十九”的纸条。睡觉的时候,他用青竹板将辫子夹住,睡熟时身体一翻转,辫子牵动头皮就疼醒了,看到满眼都是“九百九十九”,不禁泪如泉涌,立刻起来掌灯读书,每夜必“尽油二盏”。夏天蚊子多的时候,张謇就在桌下摆两个坛子,把脚伸入坛里发奋苦读。经过一次次“卧薪尝胆”,张謇不仅中了举人,而且学业大进,获取了“江南才子”的美誉。虽然张謇顺利考中举人,但是后面的科举之路却走得十分艰难。从十六岁到四十二岁,张謇的科举苦旅历经二十六年,仅在考场中度过的时光多达一百六十多天。屡战屡败的经历和科场案的折磨,让张謇心灰意冷,心意阑珊,直至四十二岁之时,因父命难违,第五次进京应试,不想这一次,却石破天惊、大魁天下。

  如果张謇就此止步于科举上的成功,满足于高官厚禄的锦绣前程,中国不过多了一个幸运的读书人,多了一个光宗耀祖的官宦,但他没有,他在酝酿着一场更为精彩、更加宏伟的突围。

  张謇高中状元之时,正值列强环伺、民族危亡、民不聊生的时代,在举国上下空谈绝望、消极逃避之时,张謇这个新科状元面对混乱不堪的险恶局面,表现出可贵的理性精神。他审时度势,毅然辞官回乡,“遁居江海,自营其事”。张謇远离官场并非出于文人的清高或英雄迟暮的消极,而是以强国拯民为己任,他“上不依赖政府,下不依赖社会,全凭自己良心做去”,将一腔“救亡图存、振兴民族”的爱国情怀,书写在江海大地。每每重温这段历史,我们都不能不叹服张謇当年的智慧和勇气。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