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像泥霞池这样的地方


□ 迟子建

  七年前,我装修新居时,认识了一个少年。他来自外县,是一家门窗厂的工人,十八九岁,跟着他的师傅,在哈尔滨做安装。他姓王,大家都叫他小王。他也真是够“小”的,圆脸上看不到一丝皱纹,毛茸茸的小胡子,和善而天真的大眼睛,嘴唇微微翘起,一副对万事万物都感兴趣的模样。他不像其他工人厌弃劳动,干活时一脸的不开心。小王来我家三天,都是高高兴兴的。他干活时,总是情不自禁地打口哨。
  小王的师傅悄悄对我说,他徒弟的手艺并不好,有时给客户安门框,会安歪斜了,返工的事情不止发生一次了,但他喜欢和小王一组干活,因为这孩子性情好,整天欢欢喜喜的,好像没愁事。
  每到正午,我会去超市买了各色包子,和工人们一起吃午饭。我备了桶装的高粱烧酒,让他们每人喝点,解解乏。那些做体力活的男人,几乎没有不爱酒的。小王本来话就多,喝上酒后,更是什么都讲了。他告诉我,为了省钱,他们在哈尔滨,晚上不能住旅店,只能住浴池。因为浴池的木板通铺便宜,一宿十块,而且那里还免费为客人洗衣服。如果洗澡呢,只收他们一半的价钱。已多年不进公共浴池的我,并不知晓如今的浴池还兼做旅店。小王对我说,这样的浴池,哈尔滨火车站附近就有好几家。我向他打听,住在那里的都是些什么人?小王对我说,有来哈尔滨看病的,有像他们这样干体力活的,还有常年上访告状的。最多的,是南方那些春播完、来北方打工的农民。他们像候鸟一样,大雁南飞了,就会离开哈尔滨,回去秋收。他说大家住在一起很有意思,南腔北调的,他每天晚上都像在听戏。
  小王的师傅对我说,住浴池虽然便宜,方便,但也尴尬。因为晚上的时候,浴池的按摩女兼做皮肉生意。他们也不背着人,就在浴池搓澡的躺椅上买卖,睡在板铺上的人听得清清楚楚。小王听他师傅这么说,涨红了脸,打断他的话,不让他继续这等话题,并高叫了一声:“埋汰!”
  小王讲的浴池的故事,给我留下的印象太深了。装修的间隙,我去了火车站附近靠近海城街的一家私人浴池,那里确如小王所言,夜晚兼做旅店。白天的时候,通铺是没人的,只有软塌塌的行李堆在铺上。到了傍晚,住客才陆陆续续回来。而这样的地方,为了招徕生意,的确免费为住客洗衣服。你一进院子,就会看见晒衣绳上挂着一溜儿衣服。
  小王和他师傅,做完我家的活儿后,就从我的视野中消失了。可是他们的影子,却没有消失。他们进入了我的“文学记忆”,成为一笔素材,记录在我的笔记本上。每当我翻开素材本的时候,一看到关于小王的这一段,就有一股冲动,想写写那样的浴池,可是始终找不到一个“突破口”。
  去年,我看到一篇报道,说是如今少年犯在逐年增加,他们犯罪的原因,有的是家庭的因素,比如父母离异,或是因家里过于贫穷铤而走险;也有社会的因素,比如接触了混迹于市井间的不良人物,社会渣滓等等,渐渐被拉下水。很奇怪,这篇文章立刻让我联想起小王,想起住在浴池的他,如今他是否还做安装工?他会不会在那样的地方走上犯罪的道路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