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秋夜东湖


□ 葛昌永

高秋之夜,天空无云。
湖那边乘月还没有升起,放起烟花来。一朵朵一串串从湖岸线爆出,在梨园和磨山一带通身亮透的楼群之间闪烁。
这是一个虽然寂寞却快乐的晚上。寂寞是因为我一人独行,一人独行也充满快乐:我可以独自享用一夜圆满灿烂的中秋之月了。湖边虽然好多人,可是,他们是他们,我是我。
湖边的人们,多围坐在已有凉意的石凳上。我们在等月。月亮没有出来,大家便看远处的烟花。除了磨山那边的,龟山黄鹤楼以及被称为武汉外滩的汉口江滩一带,更是烟火辉煌,五颜十色的光环照耀武汉三镇,那硕大球状的火轮燃了熄,熄了燃,整个天空缤纷缭绕。我除了看烟花,还听到稀薄的秋蝉在梧桐树上寒懒的晚鸣,有一声无一声旁若无人地呜咽着。
忽然,身边的一群大学生叫起来:月亮,月亮,你们看!于是他们小声唱起来,“你看你看月亮的脸。”湖远处,月亮真出来了。许是被人们的呼叫和窥看惊吓了似的,她羞红了脸,从湖那边婆娑的树影里姗姗地闪出来。
渐渐地,她活脱脱地跳出灰淡淡树的丛影,高高地升起在湖的上方,红晕映活了满满的东湖。好长好长的光带,把继续燃放的烟火比得不成气象。月光被湖波嬉弄着,闪烁着,跳跃着,呈游龙模样,龙头在月亮那边,龙尾在湖这厢;游龙之波因风回环闪耀,瓦亮瓦亮地诱人,好像在说,坐上来吧,坐上来吧!湖滨楼阁的灯光、远处摩天大厦霓虹灯的光束,也折射到湖中,湖简直成了色彩荟萃的天堂。人便觉得整个空间都在漾荡。还有车灯,蛇一般在绕湖的路上流动,为夜东湖镶上闪光的项圈。
湖边的夜游人们热烈了。有人放起了轻音乐,有人便随着音乐跳起舞来。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一支腰鼓队,猝不及防地敲将起来,咚咚,咚咚咚,曾经沉寂的湖滨顿时有些沸腾。可是,我依然寂寞着,仍然与许多热闹无关,只想着无缰的心事——快乐的悲苦的热烈的沉寂的遥远的近切的甜蜜的辛涩的失落的激越的心事,还有关于许多个中秋的回忆。这便是独处的妙处。也只有在这样的看似热闹实则可以偷偷安静的夜里,在这盈圆皎洁的月光下,才最容易浮想联翩,使自己的心迹明晰起来,似乎来去匆匆之间理不清的思绪一下子清爽了。心中透过温馨和蔼的月光,丝毫也感觉不到厌倦、恍惚和烦躁不安了。
在我的印象中,中秋是少有晴天的。正月十五雪蓬蓬,八月十五雨蒙蒙。人们寄希望能在中秋夜看到一盈满月,“天涯共此时,千里共婵娟”,可常常事与愿违。越是美好的东西就越不容易拥有,拥有了说不定稍纵即逝。今晚的月,据媒体报道,巧是十五正圆,亮度也正在满月。这是九年一遇,下一次遇这样的月,当到2013年。又是九年,短促也漫长。那时,不说生活会将我们抛向何方,但说赏月,保不定,恰好遇上云雨天气。今天拥有一轮好月,千万不能辜负了她哟!
我与月儿交流。月华普度,人间的一切都披上一层蒙眬的外纱,只有风,轻得似乎还可以感觉。对岸东湖宾馆森森的林木,黛色的城堡一般,显得庄重肃穆。那里,演绎过多少载入史册的故事。这时,安静得像什么也不曾发生过。那是鸟的天堂,即使这么晚了,还能发现一些夜游之鸟从那里掠过来,在头顶冷不丁地叫一两声,飞到珞珈山黝黝的丛影里。先月亭还看得见。先月,许是可以先看到月,才有人这样给它命名吧;那里时不时也冒出一些不算繁大的礼花,证明有人在那里赏月。湖心远处飘着小船,船上模糊有人,围着小桌像在对饮。哇塞,像苏东坡—样,约一知己,对酒当歌,起舞弄影,吟诗作赋,击舷而啸,该是何等情致!而放鹰台这边,竟有人荡步放着风筝。好浪漫的人儿,他除了手中握着一条实在的线,飞上天空的风筝是什么形状,已经无法看清楚了;我祝福这风筝,要是挣脱了丝线,就飞到月亮上去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