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漫谈朱仙镇木版年画的形式美


□ 刘广祥


漫谈朱仙镇木版年画的形式美图片1
一、 朱仙镇木版年画形式美的社会历史根源
宋代孟元老的《东京梦华录》上有一段话,一般认为是有关朱仙镇木版年画最早的记载 :“近岁节,市井皆印卖门神、钟馗、桃板、桃符及财门钝驴、回头鹿马、天行贴子。”从所言题材来看,主要表现了当时民间百姓避邪纳福、吉利祥瑞的愿望和以佛、儒、道、民间宗教多元浑杂的诸神崇拜之风。从其品种来看,门神类年画占据着非常重要、和突出的地位。门,作为房屋和院落的出入口,是进出的必经之处,更是展现自家社会地位、身份、从事行业和经济状况的标示。所以无论皇家贵族,还是商家农户,都把门户的安全视为头等大事。《山海经》中的“神荼”与“郁垒”、“主阅领万鬼”,“悬苇索以御恶害之鬼”就被人们看作最初的守门把户之神。又相传唐时,太宗李世民病中夜闻门外抛砖弄瓦,鬼魅呼号,惊惧难寐,乃请秦琼、尉迟敬德戎装门口侍卫,于是秦琼、敬德也就成为了第二代的门神。这些形象只能满足人们祈求平安的心理,而人们的愿望和需要是多种多样的,于是加官进禄、福禄长寿、五子连登、和合二仙及各种历史英雄人物相继登上了门神的行列。
年画的审美对象是社会底层的普通民众,而它的产生则与木版印刷术密切相关。没有木版雕刻就没有年画的产生,年画是民间画家和雕版工人共同创造的画种。民间艺人植根于广大劳动人民之中,感受着劳动人民的疾苦,洞悉劳动人民的情感愿望和审美需求。他们的作品经过长期的重复、仿制而日趋规范化、固定化,形成了朱仙镇木版年画特殊的形式美。

二、 朱仙镇木版年画形式美的材料基础
朱仙镇木版年画的材料构成也和其他画种一样,不外乎线条和色彩,但和其他画种相比却有着鲜明的个性特色。
首先,创作者们使用毛笔只是用来绘底稿,底稿完稿之后毛笔就完成了它的作用。接下来就是选用各种刀具、木锤、线锯等在木质硬实、纹理细腻的梨木版上刻、凿、刨、锯,然后再用草刷、竹夹、砧子、扫托、砂袋等工具在纸张上印刷。这些最为普通的土产物质,遍布我国大部分地区,这就为年画作者们提供了最广泛的材料来源。
其次,它的色彩大多来源于矿植物,经炮制提炼而成。黄色是朱仙镇木版年画的主色调,俗称“槐黄”。它从黑槐树的花中泡制提取,色泽沉稳而略带红,比桔黄要黑,比土黄要亮,且经久而不褪色。其他如苏木红、广丹、铜绿、葵紫等色也均采用传统方法制作而成。因而朱仙镇木版年画的色彩艳而不俗、沉稳醒目、神秘肃穆,表现出强烈而独特的艺术效果。

三、 朱仙镇木版年画形式美的几种形式因素
1、线条
朱仙镇木版年画使用的直线、折线较多。其中粗短的直线更显拙朴有力、倔强劲健。折线所表现出来的多为三角形或方形,给人安定和刚直的感觉。另外,由于这种线条是木版上凸出的部分,有明显的木质纹理和刻刀韵味
2、色彩和块面
槐黄在朱仙镇木版年画中是主色调,它是整幅画中亮度最大、块面最多的色彩,象征温暖、祥和,使人联想到生活的美好和幸福。朱仙镇木版年画中的秦琼和敬德、燃灯道人和赵公明、五子连登、加官进禄等品种均以黄色为主,以最直接的方式告诉人们 :“我为尊,诸鬼神退避。”
年画题材很多来自戏曲,与戏曲人物的脸谱联系密切。朱仙镇木版年画中的寿星、关公、天官等均为大红脸色。另外,如鞭锏门神、铜换带、披袍门神等人物脸色也均以红色为主。当人们看到这些红色,就会很自然地就和社会生活联想起来。
朱仙镇木版年画的绿和紫作为红、黄色的对比色,是诸多品种年画共同的色彩特征。它们来自于人们对大自然中树木、花卉的感性认识,富有生机和朝气,给人以蓬勃、成熟之美以及丰收、富足的精神享受。

四、 朱仙镇木版年画形式美的原则
前面我们已经对朱仙镇木版年画形式美的因素作了一些探讨,这就为研究它形式美的原则提供了前提。也就是说,它的形式因素只有按照一定的组合规律组织起来,才具有一定的审美特性。朱仙镇木版年画在千余年的发展过程中,逐步形成了自己独有的形式原则。简单概括有:
1、构图饱满对称
朱仙镇木版年画的人物总是占据着整个画面顶天立地的位置,造型丰满粗壮。在占面积很少的空隙处,也总是填充着花草、瑞兽及各种吉祥物。这种“满”的构图极具装饰性,表达了人们祈盼富足兴旺的心理,营造出充实、热烈的画面氛围。对称原则在朱仙镇木版年画中更是广泛应用,门神类年画一左一右,分贴在两扇门上,形成相互呼应的艺术效果。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4年第07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