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爱情会在不远处等我


□ 张子雨

  在医院里给老娘买药的时候,一个头发雪白的老头摔倒在地上。我前面的人逃开了,我只好跟上一步扶起他的上身,扯开嗓子喊门诊室里的医生。我要他们快点帮忙把老头送急救室。没想到我这一喊,医生就认定我是老头的儿子,从此再也脱不了和老头的关系。我的命运从此发生了意想不到的转折……
  
  一
  女朋友和我分手了。
  这不怪她。是我,也一定会和自己分手。这话有些拗口。我是说如果我是文敏,也一定和那个叫王维的家伙分手。这下你听明白了吧?我说话一直就是这样,读文学书不多,所以说话没有条理。而且最气我父亲为什么把我和一千多年前的大诗人取一样的名字。
  文敏其实还是爱我的,我也很感激她能做我女朋友。和我分手的主要原因是因为我主动要求下岗。也不是因为下岗,而是因为下岗引发的争议。事情是这样的:我在一家小公司上班,因为勤快——这得益于女朋友的培养,老板出差时喜欢带我。比如订房间、订车票、订饭店、订菜单、订酒甚至订小姐等等。公司一个陈大姐丈夫下岗,儿子在读大学,总是穿十几年前的衣服。老板看她脸泛菜色,就说她影响了公司对外形象。其实公司有什么形象啊,老板趴在小姐身上的时候怎么不说公司形象啊!后来说烦了就决定让她下岗。陈大姐当时眼泪就下来了。公司员工们用眼神安慰她,换个眼神敬佩老板。我说老板,你不能让她下岗,人家不容易。做人要厚道。这是句信手拈来的电影台词,记不住是哪部电影的了,如果记住了我会起诉这部电影的。老板对我当众顶撞非常愤怒。你敢说我不厚道!你厚道是吗?你替她下岗。员工们用眼神赞叹老板语言如此幽默机智,又用眼神劝我认个错,或许能挽回败局。我说好啊,把下岗指标给我,但不许让她下岗。谁赖谁狗日的!
  反正我要走了,而且走得很男人,我就没必要把眼睛变成“痒痒挠”了。
  文敏认为我没有“耍酷”的资本。陈大姐下岗是早晚的事,而且有人会对她负责,不需要你摆POSE。即使争取下岗指标,至少也应该和她商议一下。她说我不在意你有没有工作有没有钱,我在意你是不是在乎我。你对工作不负责任就是对自己不负责任,对自己不负责任就是对她不负责任。我说这是我自己的事,我不想让你为我担心。
  文敏冷笑着点头。好,这就是你不在乎我的证据。当初你说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感动了我,我同意和你好。现在我觉得你的观点是:我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还是你自己的事。你是个没有责任感的男人,我们分手吧。
  我不知道她立论的依据是什么,可也反驳不了她。我一直反驳不了她,习惯了。但她让我难堪了。我继续很男人地说分手就分手。谁不分手谁小鳖。文敏脸色在变,我有些慌乱。不过,我们以后还是朋友,没有爱情了我们还有友谊。
  文敏像电影上的恋人分手一样哭着跑了。我则用嘴“嘻”了一声以表示我的不在乎。等她跑远了,我一屁股坐在马路上,心被掏空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