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勇敢地走在生命两旁


□ 梁宾宾

爱在左,同情在右,走在生命的两旁。随时撒种,随时开花,将这一径长途,点缀得花香弥漫,使穿林拂叶的行人,踏着荆棘,不觉得痛苦,有泪可落,却不悲凉。
冰心先生这样形容和赞美我们的护士:“爱在左,同情在右,走在生命的两旁。”我以为,世界上再没有比这更高的评价了。当一个新的生命来到这个世界上时,是护士的双手首先将他托起,当一个生命结束时,还是护士的双手送他走完最后的路程。如果没有对人类的爱,谁会做护士?如果没有对病患的同情,谁会做护士?如果没有奉献精神,又怎么会轻易地走在生命两旁?唯有我们的护士,才可能具备这样的高尚情怀。
四月人间,正是草长莺飞的好季节。然而,就在这样一个美妙的季节里,我们的国家正遭受着SARS病毒的猛烈袭击,这突如其来的疫情使我们广大的医护人员顾不上安排眼前和明天的生活,临危受命,勇敢地与病魔进行着艰苦卓绝的斗争。当北京市民被笼罩在“非典”的阴霾中,当北京严重的疫情摆在人们面前时,北京大学医学部下属的数家医院的医护人员,承担起了北京地区近三分之一病人的救治任务。在医治病人的过程中,许多医护人员被病魔击垮了,有的同志甚至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他们以操守职业道德的行动实践着崇高的誓言。“爱在左,同情在右,走在生命的两旁。随时撒种,随时开花,将这一径长途,点缀得花香弥漫,使穿林拂叶的行人,踏着荆棘,不觉得痛苦,有泪可落,却不悲凉。”
在特殊时期里,眼泪,不全是怯懦的代言。它也许是人世间最本能也最崇高的情感流露!在这个世界上,谁没有父母?谁没有家?谁没有最亲爱的人?然而当“我去!”两个字一出口,便意味着从此有可能永远抛舍这一切!我相信,只要是一个人,一个有血有肉,有情有感的人,当她们突然明白,这一去有可能会倒下,或许要舍弃自己的亲人,告别这美好的生活,离开这美丽的世界的时候,没有人会无动于衷———她们泪眼盈盈,她们泪如泉涌……
在她们当中,有许多还是年轻的姑娘,或者孩子的母亲!然而她们毕竟还有另一种特殊的身份,她们不仅仅是普通意义上的人,她们还是护士,肩负着救死扶伤的人类使命。无论心里多难过,有多少委屈,多少挂念,只要一到病人床前,她们就振作了精神,全心全意地投入到工作当中。我不禁要问:这需要什么样的毅力来支撑?需要多么高的境界做后盾?请回答我,我亲爱的姐妹,我可爱的弟兄!
刘玮本是一名眼科中心的护士。可当她得知医院组建的SARS隔离病房急需护士援助时,便马上给科护士长打电话请求道:“我去!别让小妹妹们上,我先上。别犹豫了护士长,就让我去吧!”正是午夜,她虽话不多,却字字坚定,如同一道闪电划破了寂静的夜空。更令人感动的是刘玮的母亲,在这与生命紧密相关的时刻,她接过女儿手中的电话对护士长说:“就让刘玮去吧。救治病人是护士的天职。我已经为她整理好了行装,我支持她去……”
刚刚休完产假的急诊科护士高振芳将不满半岁的女儿交给了婆母,与丈夫一起奋战在抗击“非典”前沿。这位年轻的妈妈3周没见到自己的孩子,奶水早已回去了。当人们问她“你有没有觉得对不起孩子?”时,她说:“现在是国家的危难时刻,根本顾不上想其他,既然我选择了从医,关键时刻就得舍出个人的利益。”......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