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沙漠,词语也会脱水(组诗)


  末未(苗族)

  鸣沙山沙漠终于有块小小的湿地了

  四个怀胎的轮子,一鼓作气

  把我从呼和浩特,运到鸣沙山

  黄河也没拦得住它

  鸣沙山,一条铁索,横空出世

  拴住了一条干河谷的两岸

  却放走了天空,朵来朵去的云

  我是来看风景的

  风景在彼岸

  彼岸是一片沙漠

  我热一脚,冷一脚

  试探着沙漠的深浅。当我回头

  脚印已经被风沙抹平

  我忍不住跳起来七丈

  后来又加了一丈。差点

  扯下一片云影

  结果,却攥住一把黄沙

  其中几粒顺风钻进眼里

  掏出体内大片泪水

  夭闻

  好好的眼睛,为什么

  要来点颜色,还要多两个框框

  封顶的脑壳,为什么

  要再封一次顶,还要加个箍箍

  双脚已经够沉了,为什么

  要套住它,还要钻进两个洞洞

  为什么,我睁大双眼

  看漫天黄沙的来龙去脉

  为什么,我裸着光头

  顶撞同样裸露的烈日

  为什么,我打着光脚板

  叩问同样光嘿嘿的大地

  在沙漠,我为什么不戴墨镜

  不戴太阳帽,不穿沙袜

  问天

  天上没有云

  钩钩针

  ——献给沙漠植树者

  他自己挖的窝窝

  自己把它填平,自己

  再跳上去,一脚一脚地踩

  他不厌其烦,重复自己

  坑坑挖挖的工作

  春来春往,一排排杨树

  在沙漠边扎下了根

  像扎下了一根根绿色的线

  远远看去,他单调的劳作

  就像我们当年的妈妈,穿针引线

  在缝补破衣服上的洞

  但大地这件破衣上的洞太大

  缝好了这个边边,那只角角又开

  始绽线

  靠他一个人的力量,要补好这个

  洞,绝对

  不可能

  但他一年又一年,固执已见

  像根钩钩针,在绿洲与沙漠之间

  弹性十足,又见缝插针

  我拿会么来安慰

  呜呜,呜呜……

  沙子在叫,不

  是过路的风,集体喊渴

    南来北往的风

  早已渴得心慌,早已

  掉头的掉头,转向的转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