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文官”二题


□ 从维熙

“太师椅”及其它

“太师椅”的形象,我除去在“戏说”一类的电视中看到过之外,近代史中的绍兴”师爷”,也爱坐这样的椅子。但随着时代的进步,那些软座木椅,逐渐取代了郑种看上去威风凛凛、但是并不舒服的“太师椅”。但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在上个世纪末的一个作家会议上,我又亲自目睹了一回那仿古的“演出”。
记得,那是受宝岛台湾乏邀,与几位年轻的同行出访台湾之前,在文坛的一个会议室内见到的。那天,出席这个文场会议的有作家莫言、张炜、王安忆、余华、苏童、舒婷;池莉等多人。会议进行之时,突然有一身材微胖的工作人员,搬进一把太师椅,将其盅于长桌一头;并把一个沏好了茶的茶杯,端放于长桌之上。我的脑子在这一瞬间开了小差:真够“派”的,这是谁耍来光临会议呢?室内有空椅子不坐,非要另搬一把“太师椅”来置于长桌之首,俨然一派官府衙门的架式!坐在我对面的几个中、青年作家,也面露狐疑之色,并低声窃窃私语起来。我想是否因,这次出访台湾阵容强大,人还没到宝岛,台湾传媒已然以“强大的文学梦幻团队”即将访台,在报纸上大做文章;是不是这事情已然惊动了中央,中央派大员来参加会议来了?继而一想,就是中央官员下临文化基层,也没有必要大摆这样的谱儿,毛泽东不是早有警世之言告诫后世么:“我们来自五湖四海,都是人民的勤务员”。既然如此,何必非要搬一把太师椅来,以显鹤立鸡群的身威?
谜底终于揭晓:是文坛的一位党务官员走了进来,尸屁股坐在了那把太师椅上。说实在的,这么大的来势和派头,完全出乎我的意料,顿时让我目瞪口呆。因而他讲了些什么话,我的双耳已如失聪一般——之所以双耳失聪,因为我的思想在这尸瞬间开了小差。在我记忆中的文苑官员,作风上都十分清廉克己,笔者也曾在文苑当过一个时期的芝麻绿豆官,那时的一把手(副部级,)自觉不设私人秘书,当然就不会有为其端茶摆椅、牵马,坠蹬的随从了。之所以如此,因为其为官者知道,这儿是高层文化机构,要警惕把文坛变成官场。党组书记唐达成就曾说过如是的话:“文坛一旦形成官场,文学必然会随之变了味道。尸如果此一例还不能说明问题,我再把镜头的焦距拉得远一些:记得,建国初期我还是个青年作者时,曾参加过茅盾先生主持的一次文学,会议,那时他身为文化部长,没有任何一丝官人谱儿;他自端一个茶杯走进会议室,坐在会议桌的一端,像作家中普通一员那样——何况我们这位党务官,员,一无茅盾先生的才商五斗,二无1名贯八方的才情呢!
也许是笔者眼睛里太容不下沙子,所以在午餐桌上,当这位官员端着一杯红葡萄酒过来,为作家远行宝岛饯行时,我便有了一场不识时务的演出:
“哎呀!维熙同志,好久不见了,咱俩碰杯——”
按照常理,我理应积极地回应他的招呼。但他刚才那幕令人作呕的官人气派,真的使我无法与他产生感情共鸣。于是,我来了句有失体统的回答: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