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们生活在冲积扇上


□ 单之蔷

  撰文 单之蔷

  冲积扇的美丝毫不亚于山峰、河流、瀑布、湖泊……

  有一次我去新疆,飞机在接近乌鲁木齐的时候,我看到下面的景象十分新奇壮观:一条赤裸的山脉横亘在没有一丝绿色的平坦大地上,黄褐加棕黑的色泽统治着一切。这是荒漠地区的寻常景象,似乎在这里只能寻找到那种苍茫、寂寥、无生命的荒凉感。忽然从一个山谷中冲出一支队伍,这支队伍虽然千军万马、人数众多,但在山谷中却十分低调、隐秘,身着和大地一样颜色的迷彩服,不露痕迹地衔枚疾走;但是一冲出山口,来到山前平原上,一切都变了:队伍立刻呈扇形散开,扔掉伪装,露出亮丽的色彩,分成一支支小分队向远方放射性地推进,好像一场大型的团体操正在上演……

  这些都是比喻,其实我说的这支队伍是干旱区山谷中的一支洪流。这里降水稀少,平时这条山谷中并无永久性的河流,偶尔的几次降水,落到了光秃秃的山坡上,由于缺乏地表植被的停滞和蓄积,就会迅速在山谷中汇集起来,携带着砾石和泥沙冲向山口,就是所谓的暴流。这股浑浊的洪流一出山口,没有了山谷的束缚,一下子就会分成一股股支流扩展开来,越展越宽,越展越薄。与此同时其携带泥沙的力量越来越弱,所携带的石、沙、泥就会沿途依次卸载下来,形成一个扇状的堆积体,铺展在山前的大地上。这种景观被称为冲积扇。

  前面描述的冲积扇形成过程是在干旱荒漠里的情形,其实在山清水秀的湿润地区或是半干旱、半湿润地区,冲积扇也是一种常见的景观,但遗憾的是这种景观并没有进入人们的审美视野。我们的先辈们没有欣赏冲积扇的传统,我们没有在唐诗宋词和明清山水画中见到冲积扇作为一种风景出现过,直至今天人们对冲积扇也视而不见。

  然而我却被冲积扇深深地吸引了,我觉得冲积扇的美丝毫不亚于那些大山、雪峰、河流、湖泊、森林、草地……

  透明飞机能带来什么?

  我喜欢在电脑中的Google Earth上看冲积扇,那是一个数字模拟的地球。在那上面我们可以从任何角度、任意高度去看地球,这样过去从来没有进入人类视野的许多景观现在进入了我们的视野。比如看冲积扇,我可以飞临天山的上空看天山南北山麓地带的冲积扇。既可以放大,纤毫毕现地看一个,也可以提升视野同时观看无数个冲积扇,看这些冲积扇怎样彼此联合形成山前的大平原。 我完全理解我们的祖先,理解李白、杜甫,一直到徐霞客,他们的诗歌文章中为什么没有出现冲积扇,我理解我们的山水画大师们为什么不画冲积扇。主要的原因是他们受视角的限制,李杜的年代看世界是用眼睛,视角基本是平的。他们行走在大地上或者骑在驴背上、坐在船上的旅行都不能提升他们的视角、扩大他们的视野。他们不能飞向空中向大地鸟瞰,也没有Google Earth等遥感地图。但他们有很强烈的登高望远的渴望,古人喜欢建楼阁,什么岳阳楼、黄鹤楼、滕王阁等,其中重要的原因是为了登高望远,为了超越平时的视角,获得一个俯瞰的角度,这样他们就会看到平时看不到的世界。有时登楼阁还不够,古人还喜欢登上高山之巅眺望,这使古人获得了更新鲜的一种审美体验,如杜甫之言: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每当诗人们登上楼阁都会赋诗抒情,中国诗歌中许多名篇都是登楼之作。但是古代的楼阁多建在江边和湖边,因此登楼之作描写的对象多是江河湖泊,奔流的江水、浩渺的烟波、远去的帆影都进入了诗人的诗篇,作为一种河流的地貌景观——江心沙洲很幸运,它们因为往往在河流的平缓处出现,能够被登楼的诗人望见,因此经常出现在诗人的诗作中,如:二水中分白鹭洲……冲积扇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它们分布在山前的河谷出口处,没有出现在诗人的视野中。

  今天,我们有了飞机和卫星遥感这种媒介,虽然发明飞机和卫星不是为了登高望远,但是它们的确为人类提供了超越古人楼阁的一个更高的鸟瞰视角。因此通过飞机和卫星我们看到了与古人完全不同的世界图景。

  我曾经在一篇文章中给飞机制造公司提过建议:建造透明的飞机,让乘客观看飞机下面的世界。让我兴奋的是最近看到一篇新闻,说是欧洲的空中客车公司已经开始着手研制透明的飞机,计划2050年面世。我觉得这不是一件简单的飞机材料更新的事件,不仅仅是制造技术的进步,更不是商家炒作的噱头,空中客车也许没有意识到,透明飞机的问世,将改变人们看世界的角度:从平视到鸟瞰,这是人类认知世界方式的一次革命性改变。由此将带来一系列观念的变化,世界因此将为之一变。比如,我们过去总是说山脉,似乎山成一条线,这是我们在平地面对大山时的感觉,就像我们在街上散步,看到两边的房屋排列成行,当我们飞上天空向下看时就会发现,过去我们所说的山脉,大多是一片由诸多山峰组成的山地,就像登上摩天大厦再看我们走过的街道两边的房屋,就会看到它们只是一片街区的一部分;我们过去总是说一条大河,’当飞上天空向下看时,会发现河流是像大树一样由枝枝杈权组成的网,即我们在空中看到的是一个流域;我猜想那时天空中的云将成为重要的景观,因为飞机飞行时总是要飞过平均高达万米的对流层,一直飞到平流层。而云等天气现象都发生在万米以下的对流层,正好成为飞在平流层上透明飞机中乘客观赏的对象。关于云的各种研究和分类的论文将会纷至沓来,去将成为重要的风景,什么云瀑、云河、云纱、云峰、云谷、云盆等风景概念将——涌现;也许闪电将成为观赏的对象,就像我们今天观赏瀑布一样;甚至城市楼宇的屋顶都会为之改变,当我们飞到高空向下看时,看到的更多是屋顶和道路的布局和网络,因此那时人们可能更会关注屋顶和道路的布局美观与否,因为人们希望自己的城市在透明飞机上的观众看来更美一些。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我们生活在冲积扇上”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