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有感于文化搭台


□ 熊召政

近几年,有一句口号颇为流行,叫“文化搭台,经济唱戏。”不知别人听了如何,反正我听了觉得心里憋气。记得当年下放农村当知识青年时,我是宣传队员,我们的知青宣传队排练样板戏,在公社的各个大队巡回演出。每到一处,先由当地农民选取精壮者,操锯弄斧,搬东搬西,帮我们搭建舞台。他们累出一身臭汗,得到的称呼是“小工”。待我辈粉墨登场,咿咿呀呀唱过之后,留下的一片狼藉,仍归这些“小工”们收拾。戏子风光,小工遭殃。多少年过去了,当年的场景仍记忆犹新。却是没有想到人事有代谢,风水轮流转。不争气之我辈者,因为选择了舞文弄墨的职业,竟只能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大潮中,充当一名“小工”的角色。流着臭汗,一壁向隅。而在舞台上举手投足皆不入式的演员们,都是令世人眼热的老板。春天因他们而明媚,光环因他们而灿烂。孔夫子若生在当代,一想到自己难免是“小工”的身份,其“惶惶然如丧家之犬”的沮丧,恐怕是日履其新了。
小时候发奋读书,皆因“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一类的古训在起作用。而今天大行其道的格言是“有钱能使鬼推磨”,你听了能不生气?上世纪八十年代改革之初,邓小平提出“发展就是硬道理”,这是何等的金玉良言。可是二十年后,世人们却认为“有钱才是硬道理”。这又是何其的荒谬!
一个地区、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发展,财富固然是极为重要的指标,但决不是惟一的指标。但现在的情况是,国人言必谈钱。一位腰缠万贯的老板到了某地,地方官员必警车开道全程陪同,极尽隆重尤恐有不周之处。什么财富论坛、什么儒商大会,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什么“致富奇招”、“赚钱入门”之类的书籍,充斥各地书摊。如此折磨国人,以至百分之七十的大学生把当老板当成人生第一目标,唉,怎一个“钱”字了得!
一个民族不谈钱,是病态,但一个民族如果一味地只是谈钱,则更是病态。在对待财富的态度上,最能看出一个民族的精神。1996年,我到过俄罗斯,那时,彼国刚实施“休克疗法”不久,国力凋敝,老百姓生存在水深火热之中。按理说,此情之下,老百姓的第一需求应该是面包和黄油,是理直气壮地追求财富。但令我惊奇的是,即便是处于半饥饿状态,俄罗斯人对文学艺术的热情丝毫未减。在莫斯科的特列契亚科夫画廊,前来参观的人排起了长队。人群中,不少是父母带着孩子来的。饥肠辘辘,但并不妨碍他们从传统的画布中汲取无尽的精神营养。那几天里,我还去了著名的阿尔巴特大街,街上有一个非常大的书店,三层楼的营业大厅人流熙熙,人们利用礼拜天来购买书籍,一泡一整天而乐此不疲。我拿起一本《普希金诗选》,问售货员小姐有没有人买,她说就在她这间书店里,每年都可售出几千本。后来,我还去了南斯拉夫贝尔格莱德。因为波黑战争,这个受到国际社会经济制裁的城市,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停车场。因为没有汽油,市民们的轿车都无法使用。但即使在恐怖的战争阴影中,贝市的百姓依然生活在艺术的狂欢节中。该市最繁华的街道上,到处都有画廊,每天都有新的画展开幕,每个画展都有络绎不绝的参观的人群。我在贝尔格莱德只呆了七天,却参加了六场诗歌朗诵会。有一场朗诵会在一所中学举行,全校师生参加,朗诵会举行时整个礼堂鸦雀无声。结束后,那些可爱的中学生们把我堵在门口要求签名,我站在原地差不多签了一个多小时,如此热烈的场面,谁能想到这是在战争期间呢?......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