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平平安安过个年


□ 李 发

  李发强彝良龙海中学教师。有作品在《滇池》《边疆文学》《青年作家》《广西文学》《特区文学》《佛山文艺》《读者》等刊物发表。
  
  小偷登上从昆明到彝良县的卧铺车的时候,是下午五点五十七分,离发车只有三分钟了。小偷把手揣在裤兜里,在车里晃了晃,找到了自己的铺位。第一排的中间,下铺,还不错。尽管已经到腊月,春城的天气依旧很温暖,车里有点热,他把外衣脱了,压在枕头下,再把被子抱过来放在枕头上,脱了鞋,躺在铺位上,又把右手揣在裤兜里。
  一个卖报纸的女人拿着一大摞报纸上来了,叫着“买报买报”。小偷看了她一眼,就知道的确是卖报纸的。小偷以前也干过卖报纸的事,不过他是借卖报纸在车上晃悠,找机会摸人的钱包。女人说兄弟买两分吧,一块钱。小偷侧了侧身,左手从裤兜里摸出一个硬币,买了两份报纸,一份《春城晚报》,一份《都市时报》,厚厚的。他点了一支烟,侧卧着,左手拿着报纸,无聊地翻看。
  车发动了,司机按了一声喇叭。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女人一手拖着一只小皮箱,另一只手提着一个小包上来了。小偷瞥了她一眼,长得还不错,猜测她是一个外出打工回家过年的打工妹。腊月了,在外面打工的人都铺天盖地地往乡下老家跑。小偷知道打工的人大多没什么钱,有的人虽然看上去穿得洋气,可也就只那一身衣服值点钱。他又瞥了那妇女一眼,又猜不准了。不太像打工的。头发看上去很时尚,尤其是手里的皮箱和皮包,一看就是平常的打工妹不敢买的。小偷又想,大概是个小姐。虽然她的头发没有染得五颜六色,唇上也没有涂口红,衣服也穿得不露,可是凭直觉,他觉得她应该是一个小姐。小偷经常在欢场混,各种各样的小姐他都见过。
  那女上车来,气喘吁吁地说,飞机晚点了,我还以为车走了呢。她站在小偷前面,把皮箱放下,问司机:师傅,我的车票是23坐,在哪里?
  司机说,就在你旁边,第一排,右边,靠窗的上铺。
  麻烦你啦。女人说。然后把皮箱塞到下铺的床下,把包放到她的铺位上,在车上扯了一个塑料袋,坐在小偷旁边,脱鞋。小偷让了让身子,三心二意地浏览报纸。那女的转过头来跟他打招呼:你也是去彝良?小偷点了点头,继续看报。他早听出来了,女人的是彝良口音,只是说起来不太自然,有的字音有点变调。
  女人说,你是彝良的?
  小偷又点点头。
  女人盯着他,表情有些惊讶,彝良哪里?
  小偷说,龙海。
  女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我觉得你有点像一个人,可是你是龙海的,就一定不是了。
  小偷说,像谁?
  女人说,像我二姐夫。
  小偷也笑了笑,说,我光棍一条,是想当人家的姐夫,就是没人嫁给我。
  女人显得很高兴:我是小草坝的,跟龙海挨着呢,我小的时候还去过龙海,现在都记不得是什么样了,我都八年没回云南老家了。一听你说话,一听到车里的人说彝良话,我就感到很高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彝良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彝良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