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传承还是改编:入围“非遗”的尴尬


□ 李建宗

  回想起小时候春节期间在老家看社火,在表演场域中最为吸引人的还是耳熟能详的“小曲”,那一声声唱腔,使人觉得非常爽快和过瘾。一到春节,几乎所有剧种和歌曲要为地方小曲“让位”。
  历史的车轮进入二十一世纪,“现代化”、“都市化”的浪潮不时地冲刷传统的“堤岸”,推动乡村社会发生着急剧变迁。人们享受着现代生活带来的新奇、时髦、便捷、舒适的同时,却根本没有意识到传统文化正在衰退和大量民俗事象的悄然消失。春节期间每当走进一些村落或者小镇时,秧歌队、舞龙灯、耍狮子等整齐划一的表演,与出现在电视荧屏上的城市社火不无两样,似乎没有什么新鲜的感觉,只是一种“年例仪式”而已。
  在传统文化大量消失的当代语境中,特定地域出现的物质文化飞速变迁和地方曲艺完整保存问题,不得不引起人们不断深思。出现在乡村的“现代”意味还不够浓厚的“传统”社火,使人眼前一亮,有着一种难以言说的兴奋和激动。这些历史的“镜像”和文化的“遗留物”,犹如一块地方文化的“活化石”,相对完好地在保留在文化还比较“滞后”的西北农村这座“传统文化储备库”中。
  甘肃中部地处贫瘠的黄土高原,严酷的自然环境使人们的生活总是和发达地区之间存在着一定的差距,尤其是在农村急促的物质变化背后,一些非物质文化却迈着缓慢又沉重的步伐。再加长期深受秦陇文化的濡染,接受新事物的能力总是有限,流行乐、现代舞等虽然出现在个人生活空间,但对传统的精神生活并没有形成太大的冲击和威慑,秦腔和地方小曲还是占据当地人公共空间的主要仪式化活动和娱乐方式。
  通渭马营,这个在地图上看起来并不显眼的名字,在现实中也是一个僻远的乡间小镇。“通渭小曲”作为一种地方曲艺,对于生存在这个县域之内的人来说,几乎是家喻户晓的。尽管很少进入学者的视野,但如果从音乐学、民俗学、人类学、“非遗”等视角切入,还是有一定的学术价值和研究意义。由于历史、文化、地域等因素,“马营小曲”在“通渭小曲”中有着鲜明的特色,无论从数量和种类上说都可以算是首屈一指的,堪称“通渭小曲”的代表,因此,它也以“通渭小曲”的名义冲刺“非遗”。二○○四年由当地的一些民间精英组织和筹划,成立了“马营小曲演唱团”;二○○七年又改为“马营小曲协会”,到最近又出现了“文源同乐会”等。这些民间组织的成立对促进“马营小曲”的繁荣无疑是一件好事。正是这些对地方文化充满热情的组织者和参与者——其中包括许多民间老艺人——的努力,“马营小曲”终于摆脱了寂寞的命运,开始走出本土,踏上舞台和面向市场。在周边一些城市甚至省城的一些高校多次参加演出,一种具有悠久历史的地方民间曲艺成了出现在城里人眼中的“他者”。长期在乡间生长的“下里巴人”登上大雅之堂,摇身一变成为“阳春白雪”,连舞台是什么形状都不知道的表演者,在五彩缤纷的舞台上遭遇了内心的惶惑。一向无人问津的民间艺术也引发了许多学者的兴趣,有关于“通渭小曲”的论文出现在一些报刊杂志上,甚至还进入了音乐专业学生硕士论文的选题范围。二○○六年“马营小曲”被列入甘肃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这是对一个偏远小镇上从事民间艺术工作者的业绩的认同和鼓励,同时也增强了他们的信心,进一步为申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做准备。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