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张敏华的诗


□ 张敏华

母语

在母语中找到一个词,
我找到归宿———
重新回到天真,或者
重新找回良知。
当我在母语的睡眠中醒来
片刻间,一个美丽的
天使———闪现。

断章

一条老街,走着我的疑虑,
谁是拆迁我的人?
断裂的石板路无序地堆放在一
起,
经久的路面,丧失了脆弱。

现实,像某种考验我的刑具,
怀疑来自放弃,
回答闪烁其辞,
酸性的生活流产了道德。

只是,酗酒者手中的玩偶,
披着流苏的长发。
而我慵懒的目光,浆洗着
沉溺在奶酪里的春夜。

匮乏

“这是一个……”我看见她穿过
马路,
洒水车从她身边急驶而过。
马路多么干净,
而潮湿成了某种隐喻。

“这是一个精神……”黄昏的轮廓
越来越倦怠,她的青春
被眼泪稀释,就像越洗越脏的水;
她,像一只卡夫卡喂养的甲虫。

“这是一个精神匮乏的……”
觞光交错的夜晚,她的体内斟
满红酒,
我和她迎面相遇———
惊慌,失措到整座城市。

“这是一个精神匮乏的时代”
这次我终于失语:她是虚构的,
我也是虚构的,
但失乐园却是真实的。

晋阳路

第一次和自己的灵魂相遇
就是在这条路上
那年,挖泥机在我的眼睛里
挖掘出几米深的黑泥
在泪水的惶恐中
我看不清车辆和人影
越堆越高的土
挡住了我向教堂了望的视线

一把泥土就可能击碎我们
看不见的火苗,像睡眠一样闪烁
我却要在珍惜中将它熄灭
荒芜的平坦,车辆怯怯地驶过
一场车祸就会使生命短路
在栅栏的阴影里,目光躲闪不及

在路的尽头,在我的指尖上
我享受着形而上的宁静
却无法在肉体的满足中获得满足
喧嚣的岁月,随落日西沉
———我无法返回那片原始的稻田
一首诗金黄色的疼痛
无法隐匿,也无法描述

嘴唇里的阳光

这样的阳光我已经无法再沐浴
我只能一次次地回味
回味,这就是战栗的爱!

命运注定在晚秋
我背起行囊远行,不为幸福
只为这嘴唇里的阳光

倾听秋日的私语
我贫穷的耳朵充满黄金的钟声
而我的唇,将成为谁居住的阳台

哦,这是一片怎样的阳光呀
仿佛初吻:热烈,激动
又仿佛晨光

秋天的落叶带走我什么
我的孤单,我疲惫的灵魂
我小小的一次死亡在谁的心中

沉寂

夜色推开虚掩的门,
一张躲闪不及的脸被灯光抓伤。
我微裂的嘴唇,
轻轻翕动你凌乱的头发。
“逝去的冬天给你带来什么?”
平仄的生活抑制着红尘,
我的预感被你的命运劫持。

转过身,春风迎面而来,
雨后的早晨,清冽的水汽
洗净你疲惫的衣衫;
欲望的肉体,像一块石头
沉寂在湖底。
———是相忘于江湖,还是被
记忆的水泵抽干?

曾经荒芜的往事又像杂草一样
疯长,
而你无法回头—
似乎在你身后,永远是
红灯,
似乎在你身后,
永远是越来越硬化的
生活。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