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行在欧洲



  借着在希腊做研究的机会,这一年去了欧洲不少的地方。对于希腊这样一个地处东南欧的地中海国家来说,海陆空都会有机会尝试,最方便的当然还是坐飞机。近来欧洲盛行廉价航空,自助式的廉航模式完全体现了欧洲人简单经济的出游观念,甚至在没有任何免费服务的航程中,训练有素的旅游者不忘自己带一块御寒的毛毯。而我的第一次廉航经历则是从要了杯咖啡不知道给钱,飞行途中冻得半死的尴尬中开始的。相当惊人的价格使我有机会去了许多梦中的地方,不过为了便宜的夜班飞机,走到普拉多博物馆累得睁不开眼的时候也是有的。在希腊不去蓝白相间的圣托里尼岛看看恐怕是不可能的,不过夜的话,买张万吨客轮的甲板票就够了,船上有足够的座位可坐,欧美人喜欢去甲板上晒太阳,中国人则坐在船舱里不停抹着防晒霜,这是东西方人对阳光的不同反应。对驴子这种交通工具的保留也是希腊人的特色,甚至在圣岛和伊德拉这样名闻世界的度假胜地,唯一的代步工具就是驴子,臭烘烘的气味加上美不胜收的自然风景,欧美人还是趋之若鹜,乐此不疲。
  
  从雅典坐汽车去博罗奔尼撒的奥林匹亚或者北部的德尔菲会比火车方便得多,据说沿着海岸线和山脊倾斜行驶的火车会让你觉得心惊胆战。不过汽车也要做好心理准备,司机会让你听七小时的希腊音乐,中国游客戏说:这种音乐听多了不是想自杀就是想杀人。
  
  去一个相距不远的国家可以考虑坐跨国运营的汽车“欧洲之线”(Europeline),在巴黎到布鲁塞尔这样的跨国城市之间,相比火车,汽车的价格要更划算。在奔驰的山野间欣赏乡村美景,或者中途停留在卢森堡这样的小国歇腿添油,坐汽车对喜欢欧洲的人来说真是件不错的事。到达一个城市之后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寻找信息中心,它以大大的“I”(information的简写)作为标志,人们在那里得到免费的地图、景点信息以及衣食住行的各种指导。在欧洲,重要的旅游城市都开始运营一种双层观光车,游客戏称这种手持车票随时上下的车叫“跳上跳下车”,意寓它的方便。不过对于像我这样无意横扫景点只留恋博物馆的人,走路却是最佳的选择,不仅省去一天十几欧元的交通费用,也可以边走边看,更加细致入微地了解城市风情。除了巴黎和伦敦这样的大都市,其他城市都是可以依靠双脚来丈量的,前提是你要抵抗得了维也纳冬日的寒风或雅典夏天46℃的酷热。
  其实,从一个城市最普通的交通工具最可以看出这个地方的品性。在雅典,最普及的代步工具是摩托,路面上随处可见摩托与汽车的引擎交织一片,轰鸣着飞驰而过的情景。据说有时在行驶中发生了争执,摩托车骑士会一路与汽车司机口角着,但谁也不会真的把车停下大动干戈。这就是雅典这个被誉为“欧洲的最后一个城市”、“东方的第一个城市”落后又可爱的地方。行人在雅典想要过马路是件困难的事,因为绿灯的时间不够你从这边穿到那边,大多数时候你必须站在相反方向的道路中间等待下一个绿灯的闪现。但是当你徒步走在很容易迷失方向的卫城脚下的普拉卡老城区,你又会觉得这座城市自有它前进的秩序:如果要悠游,你就选择漫无目的的行走;如果要看落日,你就租辆小车飞奔去海边。
  有轨电车至今依然是欧洲老百姓的出行方式,也连接着许多旧日的回忆。有电车的城市很多,在意大利,像都灵和米兰这样的宿敌城市却保持着交通工具很多方面的相似性。哐啷哐啷前进的有轨电车毫不羁绊地驶向不知所以占据车道的小汽车,人们从新古典主义的优雅建筑中走出,等待这古老的现代化工具到站的声音。在斯特拉斯堡,新建的拥有落地大窗的电车变成了斯特拉斯堡人的城市骄傲;而在维也纳,电车旁经过的穿皮草的夫人令你感觉恍若二战之前。
  在雅典这样的小城,地铁基本是为奥运会所作的点缀,即使加上驶往机场的蓝线,迄今雅典统共也只有三条线,而在城中心,每站之间徒步也不过五六分钟。但是人说希腊人本来是懒的,不过他们想做好一件事就会做得很好,就像奥运会。雅典地铁不仅干净,而且每个出入口大厅都布置了不同的艺术作品,有的是古代雕塑复制品,有的是当代大师的艺术装置,行走在这个古老城市的地下的确令人对这个国家刮目相看。
  最肮脏可怕的地铁不是巴黎,而是在马德里,生锈的栏杆,黑黝黝的入口,都记录着西班牙这个昔日海上帝国在工业化进程中缓慢下来的足迹。米兰的地铁一如其他拥有辉煌艺术的城市,记录着这个国度特殊的文化和历史,印象最深的是它用帕尔米吉亚尼诺这位样式主义大师作为一个站名。在巴黎坐地铁一号线,每一个站名都会令你心生崇敬,想象你正穿过卢浮宫或者杜伊勒里会使你充满了遐想,唯一的顾虑是,在巴黎一定要找一张地铁地图带在身上,因为那是全世界最复杂的地铁了。
  原本以为欧洲不像中国这样拥有如此众多的自行车,碰到荷兰来的留学生才知道我是错的,他们说在阿姆斯特丹,同样可以被称为是自行车王国,而掉一个自行车尾灯可能会被罚款二十欧元。冬天再次游历佛罗伦萨时才发现,到处有人骑着一种酷似自行车刚发明时的老式单车,好像故意让人感觉这是一座时间依然停留在文艺复兴的古老的城。这座从北边的圣马可修道院走到阿诺河边绝不超过半个小时的小城,的确最适合走路来观赏以及沉吟。偶尔经过的自行车既不会打破这石子路的寂静,又不会因为过于沉默而令你觉得冷清。在斯图加特,自行车变得更多,人高马大的德国人弓腰骑着赛车一闪而过,大人与小孩头上都按规定戴着夸张的赛车帽子。有自行车的城市令我觉得亲切有度,在最后逗留半月的斯特拉斯堡,朋友为我借来的倒挡刹闸的老式自行车给我制造了不少麻烦,但还是愉快地穿越这个界临国境的城市,去莱茵河那边的德国看了看。在骑车骑累的时候,我们还可以停下来遥望一下吉普赛人在野地里扎的营地(他们的帐篷也都随着时代,换成不错的房车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8年第04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