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国高等教育中的一声惊雷(评论)


□ 杨东平

  正当我们凯歌行进、意气风发地迈入"知识经济"和"学历社会",媒体和书商不遗余力地打造"哈佛女孩"、"牛津男孩"的当代神话时,吴雯的报告文学力作《考上大学的苦恼》在这片现代化的交响中发出了一个不谐和音--或许更甚,是一声惊雷。
  我们已经零零星星地知道大学校园里的另一道风景,很多学生失望、无奈、厌学、逃课;我们没有在意,没有深究,以为那是每一个时代校园里都存在的少数问题学生,现在则多了些扮"酷"和标新立异的"另类"。吴雯敏感地捕捉住并强烈地放大了这一现象,她告诉我们,这是一个庞大的"逃课族"。据一个调查,"基础课逃课率在25%以上,专业课逃课率在20%左右,至于哲学、政治经济学、中国革命史等公共课的逃课率在50%以上!"而在一些高校,因不喜欢所学专业而厌学的学生比例竟高达40%!还有一些学生另做选择,退出了这场以消磨青春为代价的"游戏",自己玩去了。"逃离教室"和"逃离大学"的学生原因复杂、情况各异,也不是完全没有所谓校风、学风的问题;但显而易见,这是一种与以往完全不同的教育现象,深刻地暴露了我们这个时代的教育危机和文化危机,蕴涵着具有挑战性和颠覆性的强大力量。在莺歌燕舞的高等教育的高速道下,我们看到了地火在运行。
  我想起了80年代初那场影响深远的人生观大讨论:人生的路为什么越走越窄?这一命题的当代版,是数以亿计的青少年正在深深陷入的人生困境:对未上大学的人而言,人生的路只有"上大学"一条;对许多终年苦读、披荆斩棘进入大学的幸运儿,却是对大学深深的失望和困惑。
  这种失望有两个基本的来源。一是许多视高考为人生唯一目标的学子,在专业选择时或者是茫然无知,或者是屈从了师长或世俗,进入大学之后才发现对所学专业毫无兴趣。学习于是成为一种折磨,这种苦楚之深之痛,每一个性情中人自不难理会。更多的学生感到失望的是陈旧的教育和教学。繁多的课程,陈旧的教材,满堂灌、填鸭式的讲授,死记硬背的考试,使得梦寐以求的大学生涯被称为是"后中学时代"(王朔的说法是高四、高五、高六);而读研究生,又回到"本科时代"。他们理想中的大学,他们心仪的教育,"应该是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但是他们没有那种被摇动、被推动、更没有灵魂被唤醒的感觉,却感到"大学越来越像工厂,流水线生产同样的产品,生产力在不断提高的同时,我们的生存空间却越来越小"。"出国派"忙于考"托"考"G","实践派"忙于在校外兼职打工。"分数、出国、赚钱,现在学生的道路似乎被限制到如此狭窄。他们日益繁忙,却不知道为何繁忙……"
  大学生的这种自我写真,大致是当前教育的实情。我国的高等教育,近些年来在数量、规模、培养能力上迅速发展,在管理体制和教育教学上也进行了一些改革;但无需讳言,就整体而言,它仍未能超越50年代形成的苏联模式和计划体制的架构,其内在的品质、文化和属性--或者说教育的"软件"--并未得到应有的更新和改善,远远落后于社会现代化、人的现代化的实际要求。而现代教育的"现代性",归根结底,正是由教育的"软件"制约和说明的。例如,学生转系、转专业的学习自由,早在1952年实行全国统一高考制度之后就消失了,学生"服从国家需要"、"干一行,爱一行"逐渐成为天经地义的事。不难认识,缺乏对人的个性发展、兴趣爱好、学习自由的基本尊重,学非所愿,用非所学,不仅造成人力资源和教育资源的巨大浪费,也是这几十年来优秀的创造型人才难以出现的重要原因之一。这种无视教育规律,甚至有违人性的做法,至今并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和矫正,尽管今天我们比任何时候都更强烈地呼唤"创造型人才"。激烈的升学竞争继续掩盖着高等教育陈旧落后的真相,扩招的巨大压力则压倒了高等学校改善内在品质的动机。与之相伴的另一个基本事实是,时至今日,学生对学校的管理、教师和教学几乎没有什么管理的权力和参与的渠道。缴费上学的学生仍被习惯性地视为计划体制下只需服从的感恩者,而不是自主的个体、积极的学习主体和学校的真正主人。......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