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光阴嘎代让(减族)


嘎代才让(藏族)

黑夜之城

“快到了,不过这座城完全被黑夜笼罩!”

于是,万家灯火

让我看见更多:我们相拥,不敢正视彼此

我听见心跳的声音

从内心开始,延续至开口

说话的那一幕;

我知道,此时诸神已经睡去;我们再次相拥

闭下眼睛。这时,一句话也不说

我们一句话也

不说了;好吗?

“玉珍,你是否看到了

我脸上的一粒沙,在天地间摇晃,飘摇

最后沉人了大地。你是否也听到了

它的这一声急促的叹息?”

现在,让一切安歇吧

什么都不在乎

什么都不想了;我们对视的那一刻

我感知到了

一种轻,与生俱来的一切悲伤

被你—下拂去,

难道真的,对我来说什么都不重要了?

除了你——

我喜欢这样安静地注视你的脸颊

哪怕灯光都灭了。

暮:一个人的祷辞

1

——身体内的石头

如天空中坚硬起来的云朵,开始翻滚

及至远去;随着它的脚步

移动了一个等身步子

陷入一种难以言说的孤独

——看,那朵流泪的云!

(太阳掉入黄河,而我是安静的。)

我按住自己的伤口

天就黑了;月光生锈,但我确实没敢

擦拭它的脸庞

脸庞如花,开始凋落;喟叹

一道看不见的伤

正在聚拢,我下意识地拨动

手腕上的佛珠

为爱人祈祷。天黑得更深了

我躺在病床上

听见她的话是透明而温暖

没有人可以忍受

2

梦见的仅仅是

赤脚散花的绿度母吗?

及至隐去,我才倏然惊醒:

消失得太快;

爱人的造访

我更深地陷于一种孤独!

这时,微弱的月光忽明忽暗

在我的躯体上

美而疼痛地—一

再次结为化石!

暮色纪事

趁暮色返回——

虚伪的月光乘风而去,在天空和大地之间找到了

自己的高度;眼前是一片巨大的空旷——

如果不是在这般情形下赶路,怎么会遇上

成群结队的牦牛在国道中央与我们对视片刻,之后,

又怎么会望见两位僧人蹲在山顶上互相倾诉,

甚至小心翼翼地看着对方,含满泪水的眼睛

不敢眨一下

——这个细节使我极其难受。

我觉得车窗外是寒冷的,山丘上的麻雀

时而跳来跳去,时而安静地啄食,后来的很多麻雀

突然围拢在一起,其中的一只摇摆着尾巴,显得格外孤独,

貌似在等一只走散了的同伴。

夜像一位走累了的人从我身边歇下

不吭声。我们翻过一道又一道熟悉的山梁,这时我仿佛

悟及什么,向南,这方向即是岗拉玉珍的故乡

——我想她。

因 果

天怎么一下就黑了?我背对着窗户与脸色阴沉的外甥玩耍;

静静等着更大的夜深入这座小城,并且掩埋我的躯体和名字。

夜色如同从前,习惯于迟钝地呈现

我看见了它的悲伤,我退后一步,没有说话,多少年来我的星空是

如此的完整,只不过我越来越倦于表述。

倦于想象若干种结局。

谁让我触碰这些凌乱的东西:酒盏、灯光、轰然落地的星辰

层次分明的咳嗽的嗓子,一册焚毁的经卷;

我的夜是多么的险恶。

踮高脚,才能隐约看见远处的月光

向外扩散。只是我对那些深夜还亮着的灯光有些嫉妒

那些暧昧的话语有点嫉妒;我要等待多久,才能隐忍眼里的空虚,

原谅我对黑夜说出了思念。也许,这些叙说留意的不是今夜

而是,一个不能返回的时空,我想象过也如期挣扎过。

以我的信仰和脚步丈量行程,还要走多远,你不关心

它终将停止?我该如何为爱充饥?许久之后,我脚跟上渗滴的血

会使你感到一种温暖吗?

此刻。我的视线越来越模糊,我告诫自己

千万别出声。我也许在别人的眼里死去很久,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不愿获救,也始终舍不得说出原有的爱

多年之后,我突然深深地爱着自己深沉的一面,只觉得过了那么久

我才要每走一步,要看脚上的灰尘。这时,我只能把眼睛紧紧闭上,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光阴嘎代让(减族)”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