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青年视点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内爆:电子传媒时代的感知、现实与文学


□ 张 震

  作者简介:张震(1976-),男,湖北利川人,云南大学中文系讲师,主要从事美学、文艺理论研究
  
  摘要:“内爆”是电子传媒时代的理论反思的一个重要范畴。麦克卢汉描述了电子传媒时代的“感知的内爆”,鲍德里亚则把内爆的范围扩大到社会总体的层面,即“现实的内爆”,而电子传媒时代的文学的后现代诉求,可以视作一种“文学的内爆”。不过,“内爆”概念所传达的只是这一时代的部分的真实。麦克卢汉与鲍德里亚的内爆思想既传达了深刻入微的洞见,也表现出触目惊心的盲视。文学本身作为语言的艺术与“真”的艺术,构成了“文学的内爆”的限度。
  关键词:内爆 电子传媒 麦克卢汉 鲍德里亚 后现代文学
  
  内爆(Implosion),原本是一个物理学的概念。它与“外爆”(explosion)相对,指“一种向内的聚爆过程”。二十世纪的两位重要的媒介思想家麦克卢汉与鲍德里亚把这一概念引入到对电子传媒时代的理论反思之中。在麦克卢汉那里,内爆构成了电子传媒时代与它之前的文字印刷传媒时代在人类感知方式上的最大的区别。鲍德里亚则在此基础上,对内爆概念加以激进化的处理,把内爆的范围扩大到社会总体现实的层面。不仅如此,内爆的概念同样可以应用于文学的领域中。电子传媒时代的文学的后现代诉求,就可以视作一种“文学的内爆”。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认为,“文学的内爆”构成了电子传媒时代的内爆过程的文化表征。不过,可以进一步加以反思的是:“内爆”概念真实地描述了我们所处的电子传媒时代的个体感知与文化现实吗?或者,它所传达的只是这一时代的部分的真实?电子传媒时代的“文学的内爆”是否有其自身的合法性限度?我们将在本文的最后部分尝试着回答这些问题。
  
  一
  
  麦克卢汉把媒介对人类感知方式的影响,视作媒介研究的最为重要的理论问题。他的媒介思想中的两个最基本的命题——“媒介是人的延伸”与“媒介即讯息”,都是围绕着这一问题展开的。所谓“媒介是人的延伸”,就是把媒介看作人的“器官、感官或日功能的强化和放大”。但是,这种延伸、强化和放大,会反过来作用于人,对人的感官造成新的压力,进而“坚定不移、不可抗拒地改变人的感觉比率和感知模式”。正是在此意义上,麦克卢汉提出“媒介即讯息”的著名观点。他解释道:“所谓媒介即是讯息只不过是说:任何媒介对个人和社会的任何影响,都是由于新的尺度产生的;我们的任何一种延伸,都要在我们的事务中引进一种新的尺度。”这里所说的“尺度”,指的就是感知的模式、方式、比率等等。媒介作为感知尺度的影响力如此之大,以致于媒介本身构成了媒介的内容或讯息:“任何媒介的内容都是另一种媒介”,“由于媒介的无所不在的影响,媒介本身成了讯息,而不是内容成了讯息”。
  以这两个基本命题为指导,麦克卢汉把人类的媒介演化史区分为三个阶段:口传媒介时代、文字印刷媒介时代与电子媒介时代。口传媒介时代是拼音文字发明之前的时代。在这个阶段,听觉生活占有支配地位,“人生活在感官平衡和同步的世界之中。这是一个具有部落深度和共鸣的封闭社会。”但是,拼音文字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拼音文字是视觉功能的延伸与放大,它“像炸弹一样降落在部落社会中”,“把人推出部落社会,让他用眼睛代替耳朵,用线性的视觉价值和分割意识取代了整体、深刻、公共的互动”。印刷术进一步强化了拼音文字的线性思维与分割意识,并且使得文字可以清楚、无限制地加以重复。麦克卢汉认为,这导致了人类在社会生活与心理感知上的剧变。从社会的角度来看,印刷术引发了民族主义、工业主义、庞大的市场出现以及个人主义价值观的普及等等。而从更根本的心理角度来看,印刷术导致了部落时代人们的整体感知方式的彻底割裂与分解,时间与空间成为连续的、可以量化的线性序列。这种切分和割裂的感知方式,将文字印刷媒介的“易于分裂而又整齐划一的性质加以延伸,进而使得不同的地区逐渐实现同质化”。因此,麦克卢汉指出,文字印刷媒介时代有一种“外爆”的特征:“由于印刷术的作用,功能分离(或曰爆炸)在一切层次和一切领域都迅速展开了。”
  不过,这种文字印刷媒介所导致的“外爆”,在电子传媒时代得到了根本性的逆转:“拼音文字发端时所引起的‘外向爆炸’,在瞬息万里的电流速度的冲动之下,将要逆转而为‘内向爆炸’。”何以如此呢?麦克卢汉认为,这是由电子传媒的本质特征所决定的。其他媒介都是人的身体的某种感官及其功能的延伸,电子传媒则是人的中枢神经系统的延伸。这是因为,电子传媒的信息传播具有瞬息万里和容量巨大的特点:“电光印出的文字和电的速度,顷刻之间就将其他一切人关注的东西倾泻在每个人的身上,持续不断地将其倾泻在每个人的身上。”因此,电子传媒也就突破了原有媒介的单一感官功能的特点,而是把所有的感官重新整合起来,把文字印刷媒介的线性的视觉感知模式转换为同步的、综合的中枢神经式的意识的“整体场”的模式:“在机械时代,我们完成了身体在空间范围内的延伸。今天,经过了一个世纪的电力技术发展之后,我们的中枢神经系统又得到了延伸,以致于能拥抱全球。……我们正在迅速逼进人类延伸的最后—个阶段——从技术上模拟意识的阶段。”在麦克卢汉看来,正是电子传媒的这一本质特征再一次引发了人类心理与社会的巨变,从外爆逆转为内爆。具体而言,这种逆转表现为三个层次:1、从“扩张”到“紧缩”。由于电子传媒的瞬息万里的特点,人类的时间、空间感觉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就我们这个星球而言,时间差异与空间差异已不复存在”。因此,人的感知方式以及与之相关联的行为组织、制度安排模式等等都从外向的扩张逆转为内向的紧缩。用麦克卢汉的话说,人类的意识经过电子传媒的延伸,已经能够“拥抱全球”:“在电子时代,我们身披全人类,人类就是我们的肌肤。”人类已处于一个“环球村”或“全球通感”的时代。2、从“集中化”到“非集中化”。文字传媒时代的扩张型感知模式是一种线性的单向扩展模式,其扩张本身已经预设了中心与边缘的区别。但是,电子传媒作为感知的整体场消解了中心与边缘之分,或者说,容许任何事物成为中心,并不需要大规模的集中:“部门歌剧的独立王国在电力速度的条件下,像君主制一样冰消雪融了。沉迷于老式的、机械的、由中心向边缘扩展的单向模式,再也不适合我们当今的世界。电的作用不是集中化,而是非集中化。”3、从“割裂分解”到“混合杂交”。文字印刷媒介片面强化了视觉的线性功能与分割意识,因而导致了人类心理生活中视觉官能与其他相关的触觉、听觉、嗅觉等的割裂与分解,而电子传媒因其惊人的容量与速度,可以“贮存和转换一切”。因此,“借助于电子媒介,我们创造了一种动力。有了这一动力,过去的一切技术……都会转换为信息系统。”而这种信息系统就是我们自身转化而成的,就是我们的意识的感觉整体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